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高越农:探究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等著述的思想



探究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等著述的思想
高越农  2016年8月5日(修改于2016年11月15日)
   
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2007年由香港《书作坊》出版社出版。我因为此书而获知辛先生,并学习了此著以及他其后的若干著述。
 
 第一,辛子陵肯定毛泽东此生的第一件大事业
 
所谓毛泽东此生的第一件大事业,指的是打出了一个新中国。
我认为,辛子陵本应该对此予以否定。理由如次:
辛子陵认为早年的马恩是错误的:他们“错误地给资本主义判了死刑,要消灭私有制,消灭资产阶级,结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且一定要用暴力。”(斜体兰字系辛子陵的原话,下同。)“所倡导的社会主义革命,成为了一种暴力社会主义运动”,“误导了包括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在内的几代共产党人。”列宁主义的“暴力社会主义……导致苏联解体,东欧巨变,十月革命的灯塔熄灭……”。可见,辛子陵完全清楚:早年的马恩以及列宁主义都是错误的。
他在其著作《列宁主义怎么错的?错在哪里?》里说:列宁的“离开经济基础任意创造历史的英雄史观……与毛泽东的农民造反的理论对上口了”,“列宁的……先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再运用这个政权去创造经济基础”的思想,在毛泽东那里得到应和:毛说“先要改变生产关系,然后才有可能大大地发展社会生产力,这是普遍规律。”“毛泽东运用他对阶级敌人的“认定权”,在1930~1931年,通过肃反抓“AB团”,开始杀人立威。杀害红军将士1300多人。毛不光要杀光江西地方党中反对过他的人,还要灭掉红军队伍中不忠实于他的人。其恐怖手段不亚于列宁和斯大林。”以这些话为凭,我认定辛子陵会认同:毛泽东从投身革命以来就是列宁主义者。
那么,从什么时候起毛泽东变成了非列宁主义者了呢?没有,终其一生,毛泽东都是列宁主义者。
从毛泽东的著作看,毛泽东是列宁主义者。他所提出的“暴力农民运动‘好得很’”的观点,关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观点,关于十月革命划分了两个时代的观点,关于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消极抗战积极积蓄力量以发动推翻蒋家王朝的内战的战略思想,等等都是对于列宁主义的融会贯通。
他在投身革命以来的主要实践可概括为:1926年发动湖南农民运动,1931年组建的江西苏维埃政府,发动民变、破坏抗日大局,1936年发动‘西安事变’,在整个抗战期间,利用国民党政府全力抗日的大好时机,从背后牵制、袭击国民政府军,以红色武装为依托,建立起成片的红色割据根据地,投靠苏联,欺骗民众,发动内战,1949年在内战的血腥中建立“新中国”。
综上理论和实践两方面显而易见,毛泽东在其完成第一件大事业的时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列宁主义者。
但是,辛子陵从来就没有对毛泽东此生的第一件大事业进行过批判。他说:“历史的遗憾是毛泽东取得政权以后,背离了自己正确的东西”。仿佛在取得政权以前,毛泽东还是正确的。
他说:“毛泽东是伟大的革命家,失败的建设者。建设失败了,革命并没有搞错。肯定和发展(?)他缔造的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功劳,否定和纠正他使国家陷入空想社会主义迷途的错误,是我们的历史责任”。又说:“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的统治,创建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作为一个使受尽压迫和欺凌的中国人民在全世界面前抬起头来、挺起腰来的历史人物,将受到世世代代中国人民的纪念。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是毛泽东革命事业的光辉顶点,也是毛泽东思想的光辉顶点。”
如果辛子陵执意要褒奖毛泽东的建国功勋,他必须作出一个交代:从什么时候起毛泽东由一个列宁主义者蜕变为一个“受尽压迫和欺凌的中国人民”的代表,一个献身民族解放大业的英雄?可是,辛子陵根本作不出。
褒奖毛泽东建国功勋的大有人在。但是,我何以会对于辛子陵的褒奖觉得格外难以理解呢?因为,唯独在辛子陵这里,我看见了理论的自相矛盾:列宁主义是错误的,毛泽东是列宁主义者,但是,毛泽东作为列宁主义者的业绩却彪炳史册。
辛子陵在《导言》里有如下似乎幡然悔悟的自白:“笔者行年七十,经历了中国空想社会主义年代,……毛泽东是我青年时代的偶像,在讲课和撰文中都曾真心实意地鼓吹过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鼓吹过他所推行的空想社会主义;甚至曲解马克思主义,为毛的错误作辩护,把这看作是一个理论工作者的天职,一个共产党人的党性。”
他应该改弦更张了。可是,他依然故我,仍然坚持“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第二,辛子陵坚持“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的又一例证
 
在《千秋功罪毛泽东》的01节“要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领袖—毛泽东后半世的追求”里,辛子陵详细记述了毛泽东领导下的抗美援朝战争。他肯定:“第一抢是北朝鲜打的。”“是北朝鲜在苏联的帮助下发动了朝鲜战争,这就是历史的真相。”他还引用大量的内部资料披露,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之间在发动这场战争之前,进行过反反复复的多边磋商。战争打响了以后,“我方”的攻守战和的总决断权是由斯大林掌控的。从01节可见,辛子陵对于抗美援朝战争原始素材的了解几乎无微不至。
事实上,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初的这场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实现其全球战略的一个关键步骤,是他实现苏共列宁主义霸权的冒险行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这就决定了这场战争的非正义性。
“我方”发动的这场战争是非正义性战争。这已经成为了很多明白人的共识。可惜,辛子陵仍然执意要歌颂、赞美“我方”在这场战争中的功绩,他更极力讴歌毛泽东。我摘录其中的几段颂词如下:
“作为大政治家和大军事家,毛泽东知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口号下面蕴藏着多么大的能量。”
“毛泽东是清醒的,谨慎的。他是个敢于承担历史责任的人。”
“毛泽东有这样一种超人的禀赋,他的决心能感染别人,使怯者勇,使弱者强,使蔽者明。”
“抗美援朝是天字第一号使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大胜仗。”
且不说“大胜仗”是否属实,我认为,能够“使中国人民扬眉吐气的”的绝不应该是一场非正义战争。
他下面的这段话更加离谱:“毛泽东在建国之初,以久战疲惫之军队,以久战残破之经济,敢下决心打这一仗,实在是大智大勇(!)。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昂首挺胸自立于世界列国之林,没有人再敢找上门来欺负中国。这是给新中国在世界上奠基的一仗(!)。这是毛泽东一生革命事业光辉的顶峰。(!)”
他为什么又一次把毛泽东抬举到“光辉的顶峰”?其原因仍然是:怎么也不肯放弃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
1949年——“光辉的顶点”;1953年——“光辉的顶峰”。
 
 
第三,辛子陵不愿意批判共产党人的一党专政制度
 
辛子陵在《政改兴邦脱苏入美》里对“党国体制”大加挞伐。
对于其危害性,此文做了淋漓尽致的揭露:“立国63年,发生了三次大祸乱:大跃进饿死三千七百万人,文化大革命整了一亿人死了两千万,1989年“六四”调动国防军镇压学生,死亡713人,都是党国体制造的孽。……改革开放以来,党国体制控制市场经济,政以私行,官以贿进,产生了权贵利益集团。……现在是全党大醒悟,废除党国体制的时候了。”
我思考,为什么辛子陵不用人们比较熟悉的词语“一党专政”,而要推出人们比较陌生的词语“党国体制”?这里面颇有讲究。因为:“党国体制是1954年制宪行宪时鬼斧神工般地悄悄完成的。”而在辛子陵的心目中,一党专政在延安时期乃至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年里还颇有成效。而且,在中国将来过渡到民主社会主义社会的过程中,一党专政还是需要的。所以,他把鞭笞的对象限定为“党国体制”。
我认为,“党国体制”只不过是“一党专政”的一种形式。不认真批判“一党专政”,认为不实行“党国体制”的“一党专政”仍然大有裨益的看法是不正确的。
辛子陵在其《千秋功罪毛泽东》的“结束语”里说:“民主社会主义在中国是有历史渊源的。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新民主主义社会就是民主社会主义的雏形。毛泽东于1940年1月发表《新民主主义论》,政治上主张联合政府,反对一党专政;经济上保护私有制,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对资产阶级采取又团结又斗争的政策。”他以为,中国共产党曾经按照《新民主主义论》建立起新民主主义社会。这个社会既然“反对一党专政”,当然也不会实行“一党专政”。可是,这样的新民主主义社会,不论在延安或新中国都不曾有过。因为,中国共产党还从来没有建立过不实行一党专政的政权。既然如此,还何谈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的雏形”?
     我认为,这是他讳言“一党专政”的原因。
“一党专政”是狐狸的一条尾巴,当把它藏掖妥帖,就可以说出许多冠冕堂皇的话来。“到“七大”时,毛泽东提出“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路透社记者问:“自由民主的中国”如何界说?毛泽东回答:“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可惜,这仅仅是毛泽东的一个“界说”而已。在一党专政制度的阴影下,毛的回答全是虚言。试问:毛泽东如此美言的“自由民主的中国”,哪个中国人——包括辛子陵在内——今生有幸见到?
 
 
第四,剖析辛子陵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言论
 
   《千秋功罪毛泽东》的“结束语”给出“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的答案:“20世纪人类的选择:民主社会主义”。“结束语”讲的中心是:中国必须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具体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思想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将像今日欧洲那样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裕文明、公正和谐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向民主社会主义转变,是服膺马克思、恩格斯晚年遗教,继承新民主主义传统,彻底脱离苏联模式,回归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
我作如下点评:
 
现在是摒弃马克思主义的时候了
 
马克思主义学说,前期和后期存在差异是事实。但是,它的基本内涵是同一的。只存在一个马克思主义。辛子陵在前期和后期马克思主义里的自由穿梭之后,把一个谁也不能不服膺的辛记马克思主义学说奉献了出来。
辛子陵把马恩看成是“神殿”里的菩萨,让人们“绕开那些并非马克思主义传人的2、3流的神殿,直接向马克思请教”。所谓“在当今中国,所谓“话语权”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云云,醉翁之意在推销辛记马克思主义。
还是周有光老先生说的好:“马克思没有看到真正的资本主义。……他只看到初级阶段的前半部分,因此《资本论》只是哲学推理,不是科学论证。马克思主义理论已经被否定,从实践上也被否定了。”
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学说,而马恩只看到了它的初级阶段的前半部分,而且已经给人类造成了大灾难。所以,现在到了必须摒弃马克思主义的时候。
辛子陵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民主社会主义幌子下为共产党一党专政制度敞开大门的、使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得以继续横行的共产党专制主义。
 
 
对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颇有历史渊源说法的批判
 
“结束语”说:“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以及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基础,吸收社会民主党民主执政、廉洁执政和缩小三大差别的治国经验,构建与世界民主潮流相和谐的意识形态,形成一套完整的、适宜国情的执政理论。这一理论体系应命名为民主社会主义理论,……”,此话表明,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颇有历史渊源。奇怪!中国共产党几代领导人以一党专政理论为护身符的理论,也可堪称“民主社会主义理论”?
关于“中国从此走上了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说法的批判
“结束语”说:“2004年3月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保护私有制的主要条文载入宪法,……标志着中国从此走上了民主社会主义道路。”
众所周知,在中国写入宪法里的条文不少是摆饰。即使写进去了也没有任何“标志”意义。而中国可能走的仅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是什么“民主社会主义道路”。
5)辛子陵一再鼓吹,瑞典和瑞典社会民主党是中国和中共应该效仿的典范:“瑞典虽是小国,瑞典社会民主党虽是小党,但它是民主社会主义的典范,它……为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了成功的范例。”但是,他笔下的“典范”形象是被扭曲了的。他回避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瑞典废止了一党专政。
 
 第五,我直到2007年读到《千秋功罪毛泽东》时,还认为毛泽东是伟大领袖。此著促进了我的觉醒。我因此要谢谢辛老!
 
现在,我谨将《探究辛子陵的大著《千秋功罪毛泽东》的思想》公之于众,以期得到辛子陵先生及其他识者的指教。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