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木然:新一輪土地改革會形成新寡頭


內地黨媒在本月初,以《重磅!繼「包產到戶」之後,我國農村又一次迎來重大改革》為題,說:「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後,我國農村改革再度迎來重大制度創新。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上月三十日發布《關於完善農村土地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辦法的意見》。意見指出,現階段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順應農民保留土地承包權、流轉土地經營權的意願,將土地承包經營權分為承包權和經營權,實行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分置並行。」,對此,專家認為:「農村土地經營權的獨立運行,可以更大範圍地優化配置,提升土地利用效率,提升務農勞動力的勞動生產率。但目前需要加快農村土地承包法等相關法律修訂完善工作,尤其是先要在法律上給農村土地經營權定性。」

無可否認,新一輪的農村土地改革是有意義的,從所有權到承包權的兩權分開,調動了農民的積極性,解決了農民的吃飯問題。從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的三權分開,具有實現資源優化配置的可能性和現實性。具有多大的可能性和現實性,只是善良的預期和判斷,事實上可能會走上另外一條路。即官員成為名副其實的大地主和新寡頭。

兩權分開,所有權表面上是集體所有,實則為官員所有,官員有權就任性,強徵土地,利用土地官員自肥的權力濫用與腐敗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二權分立,沒有制約地方官員權力的內容。土地三權分立,仍然沒有制約官員權力的內容。三權分立的結果,可能會導致官員更容易濫用權力,助長腐敗行為。土地資源非但沒有達到優化配置的目的,反而會導致官員權力的高度集中的同時,導致所有權、承包權和經營權的高度集中。高度集中的政治權力和高度集中的經濟權力合而為一,從而成為土地壟斷的新寡頭。

這種土地新寡頭的直接後果,就是讓農民失去土地,讓農民沒有退路,或者說讓農民無家可歸,使他們成為土地的棄兒,城市裏的流民,社會動盪不安的主體。土地新寡頭的間接後果就是權力高度集中,極權主義會死灰復燃。土地三權的保留實質是土地三權的失去。他們進無進路,退無退路。

現代化對於農民來說得有資本進入城裏,在沒有所有權,承包權虛化,經營權被拿走的情況下,農民的資本在哪裏?

洛克早有名言在先,即財產不能公有,權力不能私有。也就是說,財產必須私有,權力必須公有。人類良好的政治秩序、道德秩序和社會秩序,都來源於自生自發的財產私有。財產私有,才有法治,法治存在的目的之一就是保障私有財產。權力公有,才產生現代文明,產生廉潔政治。

中國發展的歷史也都一在表明,有恆產者有恆心,這個恆產,主要是私有的土地。打土豪分田地,翻轉了人類的歷史,破壞了中國基本的道德秩序,產生了政治上的怪胎,即毛澤東的極權主義。這種極權主義恰恰是以消滅私有制為前提,通過消滅私有制進入大躍進的人間天堂,結果讓中國人從此進入人間地獄,並且以死幾千萬人口為代價。

消滅極權主義,就必須消滅極權主義的土壤,即消滅公有制,實現私有制,讓土地私有化。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