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清流浦: 谈有效抗争(上)习核心的符号代表着什么?



把抗争问题分两半来谈,一是因为读者不同。大部分人关心的是中共六中全会发生了什么事;并不在乎“抗争”;而后一半主要谈民主抗争,不在大部分人“关心”的范围内;可能谈抗争,还会使胆小的人发怵,所以,另文分开说。二,也是为了发表方便。估计后一半议题一些网站看了会哆嗦,成为“忌讳”之议。

前一半

一,从中共六中全会谈起

习核心的符号代表着什么?表达了习近平获得了中常委会“拍板权”。中共的所谓 “民主集中制”规则是一个很诡秘的政治概念,表面上是“辩证”的,其实是一种诡辩术。以民主的意思解释可以是民主票决制,常委们一人一票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强调集中制也可以是,其他常委只能“民主发言”,党的书记一票定局。在中共体制内,这个民主集中制的实质是个权力问题,民主是表,集权才是本质。于是,历来围绕着民主集中制的争斗便没完没了。习近平争夺当“核心”是这个民主集中制的最新表现。习近平从当上党主席后,就一直在谋求将十八届中常委的民主票决制变为一人定局的“集中制”。习任党主席之初,曾有两周时间不知去向。当时传说很多,其中之一说,他向胡江施压,要求两位元老不得干政,否则,他就不当此主席。后来果然二位前主席没有干预。如果此事为真,这就是他为中常委权力的第一次抗争。

正式上任后,人们只见他把各种权力集于一身,一下头上挂满了十几个领导小组的组长头衔,原有的所有党政军重要机构领导权都被废止,而归于各种文革式“领导小组”。从这种毛式夺权中,人们又一次似乎感到了习近平要跳开原有党务和行政机构搞什么。搞文革?现在六中全会终于使他的“核心”权力欲如愿以偿,从今后中常委和政治局进入了习近平一人拍板时期,那么,习近平究竟要用这个“拍板权”干什么,人们就会更清楚了。之前,有人说中南海内的决定不都是习近平本人的意思。

让我们来做一个推测,习近平准备以个人“核心”之权来干什么?在权力场中,权力有两种作用,一种是保障最高权力人自己的地位,以便推行自己的治国理念。这个情况国外各党都有,属于现代政党规律。党主席说话不算数,什么事都干不了。另一种为自己私利而控制权力,最大化地变国家财富为个人和小集团财富。习近平集权后会用权力干前一类事,还是主要用权力干后一件事?

“反腐”是习近平当政后主要可圈可点的一件事。一部分国民对这件事给予正面评价,有人因此对习近平成“核心”后的政治前景持乐观态度。然而,持这种看法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那么看好习近平反腐呢?因为人们越来越明白地看出,习近平的反腐有双重目标,一方面是为了制止“权力寻租”,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清除党内异己。现在的“习家军”一词便是对反腐后一目标的表达。习近平现在越来越赤裸裸地要官员、党员、军人、甚至所有老百姓都向以他自己为首的党表“忠诚”,把反腐的后一目标表现的淋漓尽致。习家军的人没有贪腐吗?只是中纪委不调查而已。如果把反腐调查权力交给国家司法机构,或者开放新闻舆论监督机制,习家军那点肉麻的“之江新军”应该已经溃不成军了。封锁舆论,封锁网络,无非就是要保护习家军罢了。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否定习近平反腐这件事与广大民众的愿望有契合之处,民众的愿望希望反贪官,习近平迎合民众的情绪是为救党,两者的契合点仅此而已。

在“反腐”以外,习近平在经济、外交、国家法制建设、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推动现代文明意识形态上乏善可陈。这既表现了习近平的思想意识基础,也意味着习核心之后一种国家进步危机感正一步步地向社会改革势力逼近。作为一种信号,20167月聚集中共良知的《炎黄春秋》被专制封建意识形态的代表者——中宣部强制占领后,整个中国的舆论控制、封锁不断强化,完全延续了习近平了20138.19《全国宣传工作会议》的思想。1989年六四惨案后,留存的中共党内“改革派”被边缘化,进而被封闭,应该使体制内改革者看清习的权力核心前景何在了吧。

然而,事情可能更严重。《六中全会公报》中说,为了党中央(即习核心)的统一领导,“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领导核心至关重要。”我们可以将之概括为“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核心”思想。这不仅使有历史知识的人们忽然记起了希特勒的“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法西斯主义。历史上,毛泽东曾经实际实行过,一个党一个核心一种思想的专制主义,结果出了“文革”,所有中常委仅剩周恩来。斯大林也曾经实行过:一个党一个核心一种思想的极权主义,结果所有31名政治局委员中,20人死于政治斗争;第十七次党代会的129名委员被捕和枪决的有98人;1966名代表中被捕1108人,几乎全部死于狱中;全部16位陆军政治委员,和28位军政委中的25位被处以死刑;5位元帅中的3位、15位将军中的13位、9位海军上将中的8位、57位军长中的50位、186位师长中的154位都被处以死刑。当然最后被处决的是贝利亚——那个处决了上述人员的刽子手。正如文革结束后大平反中揭露的情况,由于法律失效,这些被处决的人均被冠之以各种不成罪的罪名。

很显然,“核心”是一种危险的政治游戏。可是,面对这样的危险游戏,人们在开始时为什么不反抗不抗争,以至直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反抗者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大概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是心理,二是政治。

心理方面,开始时人们对个人“核心”制和相关机构并无防备。通常官员们都会认为,自己是高级党员,有经历,有资历,有党内人脉资源,甚至与最高“核心”个人还有过交集,所以,游戏不会玩到自己身上。可是,他们忘了,“核心”人物常常要取的正是他们的这些资源。

不得不提到的是,凡核心制必配有一个神秘的权力监督控制机构。希特勒的盖世太保,斯大林的贝利亚和“内务部”,毛泽东的“中央文革小组”。这些组织的一个特点就是在“核心”的掩护下制造罪名。因为,有这样的机构,党内政治就变得悬莫可测。首先,“核心”认定的罪名,其他人就是有疑问,也都“相信”了“核心”;其次,直到这事发生到自己身上,才豁然醒悟。可是,其他的人还不明白,规则不可能因一事而变。其三,如若党内都对一个人的罪名表示“怀疑”,“核心”也可以将该秘密权力机构的主管反抓起来,让其自己承担罪名,如贝利亚的前任叶若夫;或者干脆处决掉。这种手法通常被称为找“替罪羊”。毛泽东找的最高替罪羊,非林彪莫属。林彪怎么也想不到游戏的结局,自己会成为“核心”的替罪羊。习核心现在有没有配之以这样的控制机构呢?一个越来越庞大,只受“核心”个人控制,其他人无法管束,由习近平直线领导的中纪委就是这样的机构。

现在来看看中共十八大后的政治方面。现在人们常说中共内部有左右两派,或者江、胡、习三派,或者改革派与保守派。这些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很容易搞混了实际的政治情况。中共党内表面上有拥毛派与拥邓派之分,实际上因利益、观念、传统关系等可以分成几大集团。首先,最大的党内派系在权力之争,以习近平为界分两派,习的方针政策针对的利益阶层与习提拔重用的官僚是两大势力。其二,这个大分歧下,坚持赵紫阳和胡耀邦改革思想的党内老高级官员自成一派;他们交叉在撑习与反习两派中。这派人曾经对习近平怀有幻想,因为习是老改革领导人习仲勋的大儿子;但通过《炎黄春秋》事件后,他们与习近平实际上分道扬镳了。这些被习近平边缘化的人现在对习近平的认识分化很大。其三是被称为“老干部”的一批人,这些人的情况更复杂,他们的个人利益和思想七零八落。由于老干部个人利益与党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就是有看法也不可能多议论了;因为是元老,是习近平的权力合法性来源,他们在党内的影响似乎不可动摇。可就具体人来说,习核心并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些老干部中的改革者,在《炎黄春秋》事变后,对自己和这个党都更加失望。其四,是被称为“团派”的集体。在中共内部被精心培育的政治“接班人”,在胡锦涛当政时期已经结成了一个势力强大的官僚集团,可因为他们在多方面不被习近平认可,忽然也成了被边缘势力。习近平为什么不认可这股势力,理由是“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不学无术的官僚多;陈云曾经有个说法: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继承权力还是我們的孩子更可靠,不会掘自己的祖坟。这些人的血缘不属于“红二代”。那么,团派中的令计划、李克强、张德江、李源潮虽然血统官阶不够高,但也算是“红二代”啊;可惜,共青团的首要成员多是习认为的权力威胁,他们与习同为一党,不为一派。简单说,习不可能是他们的“核心”,特别在十九大、二十大党主席之争时。其五,是贪腐官僚势力。中共党内有贪腐行为的人数有多少?可以说十之八九吧。在经济市场化条件下,经过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鼓动,利用权力发财已经倾党倾国。论大,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够大;论多,中纪委六中全会期间报告,三年抓出贪官一百万。可想而知,涉贪官员有多少。现在这些人惶惶不可终日,叫苦连天。六中全会就像悬在他们头上的利剑,这些人觉都睡不实啊。

十九大前必有惊心动魄之事。现在很多人认为,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下一步将会出现文革时拥毛泽东式的拥习潮。也有评论将之形容“比肩毛和邓”。笔者认为恰恰相反。第一时代不同了,人不同了;第二网络出现了,信息渠道无法完全封闭了;第三毛、邓样的领袖现在不存在,习近平的“权威”成分中,皮鞭效应居多,实际功业几乎看不到。在此条件下,习近平咄咄逼人的十九大夺权,一定迫使各方面反对势力一致把矛头对准习。党内主张民主建党和法制化的势力会继续推动政治改革就不用说了。团派、有问题官员,非习近平集团官员的反弹将会异常激烈。习近平步步紧逼,各方面势力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等待习家军坐大,然后实行毛泽东式政治大清洗;要么,趁现在习家军还没有完全占领制高点,在十九大前全面翻盘。中共的政治前途,经过六中全会又一次变成了权力官员们你死我活的利益争斗。反对派绝不会束手待毙,这一点在六中全会公报中已经可以看出端倪。由此可见,未来十九大前的一年,中共内部将发生异常激烈和生死存在的搏斗。

王岐山命运多舛。几个月来,世界民主政治体制的代表性国家——美国的总统大选处在一种白刃化状态中,权力对人性的刺激表现的令人毛骨悚然。可那仅仅是为了权力,而不含性命。在一种封建化的政治体制下,当权力之争到了关系生死存亡的时候会怎么样呢?古时帝王的亲情相害,血溅皇族之戏,在现今的北朝鲜刚刚又在上演,金正恩刚杀了其姑父。作为权斗过程中专操生杀之权的刀手,从来就没有好命运。人们现在看到,习近平“核心”的权力之争实质上与中国的民主政治变革无关,所以,不管习近平在未来的权争中是否能得势,王岐山都命运多舛。不是被对手所害,就是被习近平所害,除非……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