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张海涛二审将闭门审理 看守所饱受酷刑



今年初被判监19年的新疆公民记者张海涛,被认为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判刑最重的因言获罪良心犯之一。当局已向张海涛代理律师下达二审不开庭审理通知。代理律师日前到乌鲁木齐看守所探视张海涛时,获悉张海涛遭受到酷刑和非人道对待。(吴亦桐/李莱 报道)
新疆公民记者、自由撰稿人张海涛今年1月15日被判刑19年;代理律师陈进学周三(16日)上午再次会见张海涛,告知他二审不开庭审理的消息,张海涛本人亦认为二审不会改判,但他仍然坚持拒绝认罪。
陈进学说:他说感谢外界对他的关注,是外界的关注让他一直信念坚定,说他从失去自由一年多来,他的精神和信念,他也坚决不认罪,他认为不能退了,他说写几篇文章就被判19年,这种情况下退无可退了。
陈进学曾于周一(14日)到乌鲁木齐看守所探望张海涛,他向律师透露遭受了酷刑和非人道对待。张海涛妻子李爱杰周三和律师赶至看守所交涉,要求看守所做出解释并给出张海涛的体检结果。李爱杰向本台透露,这些酷刑的曝光让她担忧丈夫的生命安全。
李爱杰说:海涛肚子老是疼,一疼就是几个小时,疼得头上直冒汗,他们检查过了,也不给检查结果,里面管教说吃得太多了,昨天看守所的驻所检察官给我打电话了,说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我说难道律师还给我说假话吗?进来的时候不是说脚镣要去掉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去掉,我怎么能相信你们呀;再这样下去海涛受不了的,会出人命的。
律师陈进学也向本台指出,张海涛在看守所被佩戴脚镣,驻看守所检察官说是分级管理需要,对此陈进学提出抗议,二审法官承诺通知看守所取掉脚镣;但看守所否认对张海涛实施多项限制措施。
张海涛向律师透露的酷刑手段,包括被捕后被带至没有监控录影的地方反复殴打,对他进行疲劳审判,还试图用欺骗、威胁、恐吓等手段强迫其认罪;张海涛一审判决后,一直被强迫戴脚镣;被监禁在面积狭小的囚室;看守所还利用同监犯人监视和威胁张海涛;通讯权利、监外活动亦被剥夺;律师每次会见张海涛,进入会见室及回到监室时,张海涛都被脱光衣服检查;在三个月以前,张海涛患上反复发作的严重腹痛,看守所带他到医院检查后,拒绝向他告知体检结果。
陈进学认为张海涛案中,每级司法部门都在推诿。对于当局下达二审不开庭通知,陈进学表示对二审结果并不乐观,在新疆特殊的高压维稳背景下,对言论判罪更加严重。
陈进学说:21号前交辩护意见,他们决定不开庭审理,只进行书面审理,他的审限是在12月19号,我们只能是尽力的去辩护,但对结果不敢抱有希望;新疆这种维稳高压,比如说伊力哈木判无期,海涛判19年,之前的赵海通判14年,这都是高压下的重刑。
现年45岁的张海涛是一位公民记者,经常在网上发表时政评论并参与维权行动。去年6月4日,张海涛因参加纪念六四活动遭当局拘禁,同年6月26日被以”煽动民族仇恨及民族歧视罪”进行抄家和正式刑拘;今年1月15日,张海涛被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有期徒刑15年,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罪合并执行19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2万元。今年6月4日,全美学自联授予张海涛2016年度自由精神奖。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