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内蒙异见学者哈达再提上诉



内蒙古政治犯哈达提出上诉,他周二(22日)接受本台采访时披露,当年遭迫害系狱并遭受严重酷刑,其亲属和朋友受到株连,出狱后仍长期失去人身自由。他要求当局为其平反并惩处责任人,也呼吁国际社会启动对中共当局,对其实施迫害和酷刑的调查。(吴亦桐/程文 报道)
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组织“南蒙古资讯中心”,周一发布了内蒙古政治犯哈达的上诉书英文版,这份提交给中国最高法院的上诉书,最早由哈达于2014年5月完成,上诉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详细就当局指控的罪名逐一驳斥,指出很多定罪证据并不属实,也不成立;第二部分披露哈达入狱后,当局依然持续使用酷刑以逼迫认罪,其家人和朋友变受到株连;第三部分则公开哈达在出狱后,中共当局依然将他关在黑监狱,被剥夺政治权利的4年成为实刑,使其15年刑期变为19年。哈达要求最高法院重新审理此案,为其彻底平反并问责炮制冤案的相关责任人。
现年62岁的的内蒙古学者哈达, 是“南蒙古联盟”创始人及“内蒙古之声”杂誌主编;为目前中国被关押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1995年12月10遭当局拘捕,1996被以“分裂罪”和“间谍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在哈达被关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甚至是药物伤害,他的妻子新娜和儿子威勒斯遭当局构陷获罪。
2010年12月哈达刑满获释后,当局再将以“剥夺政治权利4年”为由,将其关押在呼和浩特一个黑监狱中长达4年,目前哈达在另一政府指定的居住点,依然未获得完全的人身自由。
本台记者联系到哈达,他向本台透露,这份上诉书在国内石沉大海,接下来他将选择坚持上诉,尽管无望,但可以将真相公诸天下。
哈达说:“这个肯定要上诉,因为这个案件相当冤枉,很多事情根本没做,他们就用酷刑,施加酷刑,我已经实在受不了乱编乱说的,他们都当成证据了,你仔细看看我那个诉状,很多东西根本就没有证据,而且判了15年,结果又多关了4年,是19年,现在又马上到两年了,在家里软禁,这跟在监狱没啥大区别。我觉得共产党不下台的话,这个政府不结束的话,我永远会被关下去的。你不是说现在是依法治国吗?那就按法律来,得给我调查清楚,把这个案子给彻底平反昭雪,把整我的那么多人追究法律责任。”
因受哈达株连,早前被以“非法经营罪”判三缓五的哈达妻子新娜透露,哈达出狱后,她们所遭受的压力依然很大,当局一直试图以各种方式继续游说哈达认罪及闭嘴,不久前当局试图以为哈达办理低保等相利诱,遭到新娜的拒绝。
新娜说:我不要你们的低保,不希望你们施舍,你们对我们是迫害。
哈达在上诉书提及的另一位蒙古族异见人士、作家高玉莲,为南蒙古联盟成员,在哈达入狱后被当局反复抓捕多次,2010年因呼吁公众前往监狱迎接哈达出狱,再遭秘密关押,2011年8月高玉莲获释后继续被软禁,后身患癌症,于2016年10月病逝。
哈达回顾,当年他和关心蒙古族族群利益的朋友,因质疑中共对蒙古族的政策及关注本民族族群利益而身陷囹圄,在他出狱后,透过一些资讯渠道获悉中共当局对蒙古的高压政策愈甚,近年也发生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反抗事件。一些牧民曾辗转联系哈达讨论蒙古族的现实处境,这些人随后遭到当局秘密关押。哈达认为自己作为蒙古的头号政治犯,是中共当局对蒙高压政策的为数不多的见证者,这也是当局对他继续实施迫害和控制的原因,当局担忧哈达所了解的真相,会引发民族权利及自治话题的发酵,引发牧民更加强烈的反抗行动。
哈达说:“就怕这个蒙古人把我捧起来,接受我的思想闹事发生动荡,他们最怕是少数民族先动起来,这样蔓延到全国,这样共产党政权垮台。”
据悉南蒙古人权资讯中心主任恩和巴图(Enghebatu Togochog)已于去年将此上诉书提交到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该委员会就中国的多起酷刑案例,要求中国政府提交调查报告。哈达也呼吁国际社会对其所遭受的酷刑进行联合调查,并向中国政府施压恢复人身自由。明日,哈达将对外公开修改过的中文版上诉书。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