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基层人大选举 独立候选人遭打压

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有被选举权的公民,只要得到十个人的支持就可以参选基层人大代表。但是北京房山区的独立候选人刘惠珍却受到当局的监视和限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她叫刘惠珍,来自一个农民家庭,是北京市房山区的独立人大代表候选人。看上去,这个身材娇小、声音柔和的女子不像是会给强大的中共政府带来威胁的人。然而面对她的参选,当局的回应是:几十名留板寸、叫嚷着的男子跟踪她、阻挠她与选民见面。
这种管控宣示出中共要保持对各级在政治上坚如磐石般掌控的决心,与之相随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权力上的稳步累积--他已经成为自80年代邓小平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
处于严密监督下的独立候选人
"我想参加人大选举的原因很简单、很单纯。每个人都有权利投身选举,"45岁的刘惠珍近日接受采访时说,"这些人做得太过分了。"
刘慧珍的家早前遭拆迁,美联社想在她目前居住的小棚对其进行采访,但遭到至少七名自称是"自愿者"的阻拦--这些人把车停在小棚子的马路对面,阻止外来者进入。
在晚些时候,美联社对刘慧珍进行了FaceTime(视频聊天)采访。其中,刘表示,有10-20人在门外,阻止她出门。
对于独立候选人而言,基层人大选举时的这种骚扰已成为家常便饭。在全国上下,独立候选人都处于严密的监督下,被阻止进行宣传活动。
草根阶层的公民社会活跃分子姚立法在1998年当选潜江市的人大代表以来,曾数次遭拘留,被阻止自荐参选,而他目前已经失联了好几周。他的支持者表示,姚显然又遭到了拘押。
严防"西方流毒"
在习近平党政下,北京政府不断对被控诉为"西方流毒"的价值观提出警告,例如言论自由、多党民主,与此同时寻求确立中国在亚洲的主导地位、力推民族主义。
Bildkombo Donald Trump Xi Jinping
特朗普当选会给北京带来机遇?
分析人士表示,在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选战两派异常分裂之时,北京领导层更加坚信,其专制威权的社会制度会取得胜利,而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将逐步下降。
"如果中国想说,民主不是一个好东西,那么这个(美国大选)显然对其有利",香港科技大学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崔大伟(David Zweig)说。
希望发声、监督政府
由于关系着明年的十九大,今年的基层人大选举格外关键。在经过层层选举后,将选出2300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此,尽管被设置了多重障碍,基层人大选举还是吸引了不少投身维权运动的独立候选人。政治学者、支持中国选举制度改革的李凡说,这些独立候选人既包括在拆迁等问题上寻求赔偿的人士,也包括一些希望实现政治领域公平竞争的理想主义者。
"他们想要先通过人大代表的身份发声,然后用法律手段来投票或采取政策行动,监督、遏制政府的非法行为",李凡说。他还表示,这些独立候选人的另一个参选动力在于,人大代表享有非经特别许可不受逮捕、拘留等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利。
"他们并非政府官员,因此权力有限,但他们有权发声,对政府进行监督",这位政治学者说。
想当选不容易
表面上,登记成为候选人的规定简单而具有包容性。除了那些受到党政机关推举者外,仅需要十个人的支持就可以参选。不过,维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表示,在现实中,党政官员通过筛选候选人,防止一些不受欢迎的候选人当选,即便胜选也阻挠他们担任公职。
在香港接受美联社采访的李凡说,最可能成为独立候选人的是党员,或者那些获得官方首肯、被认为会遵守党的路线方针的人。他同时表示,在10年前,中国政府对独立候选人的态度变强硬,并且在2011年习近平准备上台前格外严厉。
李凡说,"法律没有变,变的是政府态度"。
房山区的独立候选人刘惠珍说,鉴于受到压迫性的监控,她只能通过微博与潜在的选民进行联络。在中国,微博虽然备受欢迎,但受到审查。刘惠珍,整个经历非常让人抑郁,"这影响了我的生活,让我感到压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