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京沪人代选举投票均有独立参选人受压



北京及上海的人大代表选举,周二(15日)举行投票。当局为确保由官方支持的候选人获选,对独立参选人进行打压,有人在投票日前夕被派出所拘留,亦有人被全天候监控,阻碍宣传工作。(李莱 报道)
上海独立参选人冯正虎周三(16日)向本台表示,在周一下午,在选区内派放宣传单张时被阻,后来更被当地派出所带走问话,以“扰乱公共秩序”拘留24小时,直到投票日下午5时左右才被释放。他估计当局没有再进一步行动,是因为投票日已到,再关押也没甚么价值。
冯正虎说:他可能关我已经没甚么价值了。那天我是下午4时在我的选区投放向选民拜票的传单,他街道办、工作人员、保安等等都看我这个人,一看到我发了就来阻碍,不让我发,说我破坏选举。后来110警车来了,说你发甚么东西,你写的吗,我说我写的宣传单子,过了一会又说领导请我去派出所谈一谈。 那我就跟他们去了。去了那边,有人来跟我作笔录呀,以“扰乱公共秩序”的案子了。
冯正虎形容自己的宣传行为完全合法,质疑警方的拘留时间过长,有刻意拖延的嫌疑。当他返回家中时,更发现被抄家,令他与外界联系更困难。冯正虎认为,当局的打压无必要,因为在程序上已能排除当局不合心意的人选。
冯正虎说:他们把我抄家,把我电脑拿掉,把我打印机拿了,又把我手机扣押了。这种打压来自当局的恐惧,底下的系统把领导没指定的人都要把他压著,如果压不了会用各种方式挤掉。打压很多候选人,根本没必要呀,让我们这些独立参选人候选人进来,按照推荐程序,早就把领导不喜欢的候选人挤掉了。
冯正虎透露,除了他之外,上海市有其他独立参选人受到打压,但由于其他人在农村选区,力度较轻。同时,冯正虎的助选成员徐佩玲、崔福芳等5人也受到当局的打压,以“破坏选举罪”行政拘留5天。拘留期间,5人的膳食待遇很差,一度没有膳食提供,在强烈抗议下,最终获得2个馒头。
另外,首都北京的独立参选人刘惠珍早前通过第一轮选举,成为独立派少有的候选人。不过,她投票前夕受到当局跟踪,监控人员寸步不离,令她感到无形压力。
刘惠珍说:门口24小时有人看著,主要我走到那里去,只要走出去都有人跟著我,我有一个告知书,书里面说我不能宣传。他不限制我,但是一直跟著我,如果别人跟我谈这个问题的话,还不要记者来采访我。他们就是用这种无形的压力来,就我参选表上的推荐人,他们都受到过谈话,他们都找过谈,然后第二轮的时候就有人不敢选我。
记者所掌握的告知书中,指初步候选人与选见面,必须由分会和镇选举委员会统一组织,不允许个人进行自我宣传、集会等,又要求自觉抵制干扰破坏人大选举的行为。刘惠珍认为若非当局的打压,会有机会当选。
刘惠珍说:如果不阻止我让我宣传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当选),因为很多很多村民都愿意投我票,我可能真的选得上。一晚活动过后,在我推荐表上的人都受到谈话,其中有一个老太太,就对著我的门口骂我,所以可能让村民觉得不能选我,别的村民,有的就不敢想我,主要是不懂的人不敢想我,因为在这一块主要是不懂的,有警察谈话就非常害怕。
独立候选人受到打压的同时,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也到投票站投票,他表示要坚持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保障人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并加强对选举工作的监督,对违规违纪违法问题“零容忍”,确保选举工作风清气正。有独立候选人表示,习近平的讲话,是对目前地方选举的现实情况一大讽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