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墙外文摘:习近平主义背后的特朗普幽灵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上报》发表文章《福山论特朗普-"历史终结"后的"中国时刻"?》,作者曾昭明指出,按照中国天朝主义话语的逻辑,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可说并不让人意外,不过是体现了自由民主体制的极致荒谬:如果自由民主体制意味着对人的普遍而平等的"承认",那么,相对于儒家经典所登录的圣王礼乐教化建制,自由民主体制也就必然意味着追求卓越身位的"贵族优越意识"(君子)的消失。
作者认为,在普世人权与民主理念退潮的当下,习近平式的"王权主义",要以香港为刍狗,用实际的政治决断,来确立中国对香港的"帝国式主权"是不可挑战的。这种前所未有的政治局势,似乎一时之间让一些台湾的本土派和民主派觉得受到了双重夹击。对于中国学人,特朗普正好以他的实际作为阐释了一个基本事实:现代的民主伦理,不是无坚不摧。或许,我们还该由此进一步看到另一个更为隐晦的疑情:每个天朝主义的"民粹主义批判"话语背后,其实可能都躲藏着一个"特朗普式的幽灵"。
特朗普想和普京融洽相处?安倍晋三或可帮忙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面对特朗普,日本的戒备与机遇》,作者船桥洋一认为,特朗普出任总统有可能成为二战结束以来美日关系面临的最大挑战。但他指出,奥巴马任内,日美两国政府很难在对华问题上达成步调一致。华盛顿在希望与北京建立"特殊关系"和对抗北京,特别是其对南海多个岛屿提出的强硬主张之间摇摆不定。而另一头,东京一直明确认为中国是对该地区基于规则的秩序持续发展的严重威胁。
作者说,特朗普自称有信心与像弗拉基米尔?V•普京这样的铁腕人物"融洽相处"。但安倍晋三和普京举行过十余次会面,并同他建立起了一种值得信赖的、有建设性的关系。通过东京的帮助,特朗普可以争取改善美俄关系,并鼓励莫斯科在朝鲜半岛安全局势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上进行合作,同时抢先防止莫斯科和北京进一步拉近关系。

China Tausende demonstrieren in Hongkong gegen Einmischung aus Peking (Reuters/B. Yip)
香港民众示威反对人大释法
《基本法》乃是政治角力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哲学角度:宪法-公民沉睡前的政治决定》,作者李宇森指出,整场宣誓争议方向,令香港人疑虑三权是否不再分立。但是,除了针对个别宪法条文的讨论外,甚少人关心宪法本身的政治角色。《基本法》体现的是北京的意志。当然,独裁政权的政治意志,仍然有其合法性,不然现在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体制是无法执行。但是,若然地方的人民如香港人,觉察到自己是有能力并且有权利进行制宪,则宪法的根本基础便会动摇。在封闭的法律体系下,无法妥善应对这种对抗,因为政治的角力,终究要在政治的舞台解决。人大释法,正正是一再印证这结论。
作者引述法国哲学家卢梭等人的理论认为,真正的主权者,是全体的公民。只有通过他们的裁决,拥护民主的宪政国家才得以可能,整个伴随的政治和司法秩序才得以诞生。最根本的宪法,是人民的抉择,亦只有人民可更改。因此,香港人追求民主,与其说是源于基本法第45条的规定,倒不如说是重新决定这地方作为一个政治共同体,以实现其渴求的权利和政体。
民进党是孙中山的继承者?
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谁是孙中山的真正继承者?》,作者舒缃家认为,孙中山在终结中国绵延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后建立起的"新中国",是"中华民国"。之后不过十来年,共产党就"里通外国"苏联,开始了在"北方敌对势力"支持下颠覆中华民国,并在1949年得逞。中共绝非孙中山的继承者。
作者认为,马英九领导的国民党也不是合格的孙中山继承者,洪秀柱领导的国民党更不如。面对"中华民国"的最大敌人中共,民进党的捍卫姿态远比马英九洪秀柱坚定,"太阳花运动"就是明证。当然,众所周知,民进党在主观上实质要捍卫的,是"台湾"。但今天台湾和"中华民国"已是一体两面,捍卫台湾就是捍卫中华民国。虽然在实质上,"中华民国"已被民进党抽离了"大陆","民族"也非"中华民族",但在表面上,强力捍卫"中华民国"、全面落实"三民主义",今天不是民进党做得最似模似样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