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人大常委启动释法程序 确定未依法宣誓后果


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立法会宣誓问题,已经启动法律解释程序,内容相信会包括宣誓无效及丧失议员资格的规定。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指,释法会清楚规定宣誓方式及未有依法宣誓的后果。有学者认为,释法的规定不应有追溯力。(戴维森 报道)

新华社周六(5日)下午报道,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受委员长会议委托,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作出关于基本法第104条解释草案的说明,介绍了有关条例的立法含意和所包含的法律原则。 会议已启动法律解释程序,将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权威性解释,为依法处理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选举及宣誓发生的问题指明方向。消息人士指,与会的人大常委分开六组讨论,认为释法有助法庭清晰处理案件。有关草案预料会审议两天,周一(7日)上午表决。

在北京,列席常委会会议的港区人大代表兼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透露,释法是要作出规范。  

谭惠珠说:能够合法、有效力的宣誓,就表示他有担任、就职作议员的资格,这是最重要的课题。至于如果他宣誓时用了甚么形式和行动,可能都会有一些规范, 以及如果不能作出合法和有效性的宣誓有甚么后果,亦会有一些规范。

谭惠珠表示,释法未必会处理港独问题,但不排除可能性。

谭惠珠说:我们解释的是基本法第104条,港独这个问题只是说到香港发生情形,要处理的内容,在释法中未必会有。如果释法而令港独成为一个大家有基础可以去考虑的部分,我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而返港后出席电台节目的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表示,本以为立法会的宣誓争议可以在香港内部解决,但听取各方意见后认为释法有必要性;她强调人大有权释法,现阶段释法并无破坏香港的法治。她指人大在宣誓司法覆核案有判决前释法,是为免法庭作出不符基本法原意的判决,否则冲击更大。

梁爱诗说:大家争议是甚么,就是说立法会议员会否因为他被邀请作出宣誓而拒绝宣誓,因而丧失、失去他的就任资格,这是关于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问题,可能要作出清晰的解释。第二是(基本法)第104条没有说明后果,原本是倚靠其他法律,但恐防如果有人说基本法中没有写,人大常委会的法律解释就是就后果作出更清晰的澄清,我觉得是好事。

她认为,如果香港的议员可以在立法会宣传港独,是否在新疆或者西藏的人民代表大会亦可以这样做?如果中央对香港不表态,如何向西藏、新疆代表交代?中央处事都要公平。

占中行动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表示,相信任何一次人大释法,无论由特首提请,或者人大常委主动提请,其实已经与原先基本法起草时,要在法院终极判决才有释法的安排,某程度上超出原意。而任何一次在法院以外释法,都会对香港在一国两制下要维持普通法制度,是很大冲击。他又表示,不肯定今次的释法有否追溯力。

戴耀廷说:基本法第158条指如果有法庭的裁决,不受释法影响;没特别说人大常委的解释是没追溯力或有追溯力。但若看中国本身法律有关人大常委作出法律解释,在立法法中都将法律解释视同法律同等效力。我们可以想像如果修改1条法律,都应该一般来说是没追溯力。即使今次处理了怎样宣誓的规定,似乎若没有追溯力,应该不影响已经作出的行为。 

他指即使释法可以阻止有关议员就职,但不能遏止讨论港独思潮蔓延。

《人民日报》周六发表评论员文章,认为人大释法既是行使权力,亦是履行宪制责任,通过明确相关法律规定,澄清香港社会对基本法所规定的特区法定公职人员宣誓效忠制度的模糊认识,为依法处理立法会选举和宣誓中发生的问题,提供有力指引和明确方向。文章指,凡分裂国家、推动港独的人,直接违反宪法、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无资格参选和担任基本法规定的公职。人大常委会适时作出解释,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和基本法权威、维护香港的法治和社会政治稳定,具有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