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于浩成:中国总是藉口内政拒绝讨论本国人权

保障人权已经被公认为国际法的一项普遍原则


今年12月10日将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四十周年,我国代表近几年来在联合国或其他国际会议上讨论人权问题时总是躲躲闪闪,力图回避,似乎是理不直气不壮,一直陷入被动的局面。苏联代表也是如此。美国总统里根去莫斯科同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会谈时首先提出把人权问题列入议程,而苏方则表示拒绝,显得十分被动。

在一些国际会议上,保障人权已经被公认为国际法的一项普遍原则,而我们总是藉口不容许别国干涉内政拒绝讨论本国的人权情况,但这种藉口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人家可以反问一句:既然人权是各国的内政,你们为什麽还不断发表声明谴责南非的种族歧视呢?南非不是也没有说这是本国内政,拒绝别国加以干涉吗?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讲,首先,我们可以指出,国外有些人是没有资格侈谈保障人权问题的。外国侵略势力曾经帮助我国军阀、官僚、买办,地主阶级屠杀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劳动人民。在旧上海一些公园门口曾经挂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中国人的人格遭到这样的侮辱,还有什麽人权可言呢!国外敌对势力又有什麽资格再来讨论我国的人权问题呢?

其次,应该指出,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人权受到蹂躏以及当前存在的某些侵略人权的现象并非社会主义制度本身产生的,这些现象恰恰是背离社会主义原则的结果,而且这些现像一经发现,我们党和政府总是采取措施设法加以纠正的。

什麽是人权?人权就是人的权利,它排除了民族、种族、宗教、国际、性别、年龄等等差别,特别是阶级差别、包括了一切人,具有普遍性,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把人权称之为“权利的最一般的形式”正像有些人不承认有普遍的人性一样,他们也不承认有什麽包括一切人都在内,具有普遍性的人权,这些人经常引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这样一段话做立论的根据:“也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像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麽超阶级的人性。”其实毛泽东自己早在1937年10月10日给雷经天的信中就说过黄克功枪杀刘茜是“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的,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

“人权”的口号是资产阶级在同封建主义制度的斗争中提出来的。资产阶级为了能够争取发展资本,剥削劳动力的自由,打破封建主义的特权和神权的束缚,提出了自由、平等的人权要求。十七、十八世纪的一些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提出的所谓“天赋人权”的思想就反映了这种要求,如英国的洛克(1632—1704年)说:“人类天生都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都“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法国的卢俊(1712—1778年)强调“每个人都生而自由、平等”,“放弃自己的自由,就是放弃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的权利”,“天赋人权论”是新兴资产阶级联合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进行反封建专制的民主革命的思想武器,人权就是他们的主要口号,也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纲领一个基本内容。

1775年,爆发了北美殖民地争取独立的战争,1776年7月4日,由十三个殖民地代表组成的大陆会议通过了一个由杰斐逊起草的《独立宣言》,宣布北美十三个殖民地脱离英国而独立,成立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宣言宣布:“一切人生而平等,上帝赋予他们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个宣言第一次以政治纲领的形式确立了人权原则,马克思称之为“第一个人权宣言”。1789年法国大革命成立的制宪会议通过了《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这个宣言第一次明确提出“人权”的口号,1791年法国制宪会议制定了宪法,这个宣言成了这部宪法的序言《人权宣言》第一次把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提出了自由、平等的人权原则,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了。

人权的口号在当时主要反映了新兴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要求,因为当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便同封建制度发生尖锐的矛盾,封建社会和各种特权成了资本主义进一步发展的严重障碍,这样一来,消除封建的不平等,确立权利平等和行动自由的要求,就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正像恩格斯所说的那样,“当经济关系要求自由和平等权利时,政治制度却每一步都以行会的束缚和特殊的特权同它相对立......一旦社会的经济进步,把摆脱封建桎梏和通过消除封建不平等来确立权利平等的要求提到日程上来,这种要求就必定迅速地获得更大的规模,虽然这一要求是为了工业和商业的利益提出的,可是也必须为广大农民要求同样的平等的权利,农民受着各种程度的奴役,直到完全成为奴隶,他们必须把自己极大部分的劳动时间无偿地献给仁慈的封建领主,此外,还得向领主和国家缴付无数的代役租,另一方面,也不能不要求废除封建特惠,贵族免税以及个别等级的特权,由於人们不再生活在象罗马帝国那样的世界帝国中,而是生活在那些相互平等地交往并且处在差不多相同的资产阶级发展阶段的独立国家所组成的体系中,所以这种要求就很自然地获得了普遍的,超出个别国家范围的性质,而自由和平等也很自然地被宣布为人权”。因此,洛克等启蒙思想家所向往的自由、平等乐园,只不过是资产阶级的理想王国。但是,自由、平等、人权的口号提出了反封建贵族和地主的特权,要求摆脱对封建主义的人身依附关系,主张个性解放,无疑是具有很大的革命的和进步的意义,正像列宁所指出的,“全世界的资本担负过创造自由的任务,它推翻了封建的奴隶制,创造了资产阶级的自由,我们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个有世界历史意义的进步”。

(《人们应有免於恐惧的自由》连载4,《风雨宪政梦》,明镜出版社,2016年)

文章来源:明镜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