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两点心:穷人何所依——评江苏淮安一对老夫妻自杀事件



据扬子晚报网报道,10月11日凌晨,江苏淮安区城东乡花庄村发生了一起惨剧: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妻携手跳楼自杀,现场惨不忍睹。这对老夫妻身患重病,丈夫患有直肠癌,妻子则因糖尿病失明;此患难之时,其四十多岁的儿子又突然身患尿毒症,让这个家庭陷入了灭顶之灾。
如今社会,老人自杀已不是个别案例,而是社会普遍性的问题。据2014年7月30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武汉大学社会学系讲师、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农村老年人自杀的社会学研究”主持人刘燕舞,近6年来在湖北、山东等11个省份的40多个村庄进行调查,发现农村老人的自杀现象已经严重到触目惊心的地步,主要原因一是没人赡养,生存困难,二是为摆脱疾病痛苦。
除了老人自杀之外,中国农村及边远地区的民众生活越来越难,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比如前几个月甘肃康乐县杨改兰一家六口灭绝事件。
这些不断出现的悲剧,反映出底层贫穷民众的绝望。当他们因各种原因而陷入困境时,国家却没有行之有效的保障制度及时救济他们,以致他们失去了中共大肆宣扬的最基本人权——生存权。
中国当局面对国际上对其人权状况的批评时,总是以“生存权和发展权才是最基本的人权”为自己辩护,并自夸“养活了13亿人口、消灭了几千万贫困人口”,“中国人权取得了巨大进步”等等。可是着眼于中国现实,许多地区,大批民众连基本“生存权”都得不到保障。
根据今年10月中国当局公布的资料,按照年收入低于2300元的贫困标准,中国目前还有大约5575万贫困人口;而年收入在2300元以上的,则不算贫困人口。2300元在中国是什么概念呢?目前中国的一张电影票的价格是120-150元;北京的房价每平米近6万元;深圳市卫计委公布,2015年平均每次看病的门诊费为213元……不要说是贫困人家,中国农民有病普遍是“硬扛”。虽说城乡居民有医保保障,但高昂的医疗费用仍然使很多人看不起病,而且一旦遇到大病就能花掉大半生的积蓄,这还算是有医保的。
中国政府说是建立“全民保障体系”,使“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但这仅是在纸面上,而实际上,对于大多数底层民众而言则是:“幼无所教”——5800万留守儿童;“老无所养”——农村60%的老人生计无保障;“贫无所助”——中国的贫困救助线为2300元,达到此标准,政府即不救助,而且政府的救助手续繁琐,加之官吏的贪腐及勒索,救助款被层层盘剥,到贫困者手中的寥寥无几。甘肃杨改兰全家灭绝的案例就是因为当地官吏拒绝给予其救济。
毛时代,百姓穷,还可以推脱说那时国家也穷。但是当今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外汇储备3万多亿美元,为全球第一。有媒体统计,中国有亿万富豪64500人;中国的官员更是无官不贪,哪个不是有数处房产,个个富豪?据媒体披露,中国有省部级退休官员3740多人,每位享有220平米的住房,配有专职司机、警卫、医护人员,每年享有四次带家属高档旅游,每年的各种津贴112万。国级退休官员待遇更是了不得。
为收买官员,中国力保官员的高福利。但庞大官员集团的高福利从何而来?正是来于对民众利益的盘剥。中共的这种“劫贫济富”的制度,就是要巩固其政权,维护权贵阶级的利益。习近平高喊要顶层设计,但其顶层设计的核心是要确保中共统治和权贵利益,所谓“人民的利益”就是个口号、装饰。中共考虑的首先是权贵高官,然后是换取名声的“友好国家”——全世界“大撒币”动则上百亿,然后是公务员,然后是市民,最后是农民。
尽管习近平一再高喊“人民的利益”,但在腐败的极权体制下,底层民众的贫困不可能得到解救;反之,由于官员、权贵掠夺的越来越多、巩固政权的成本越来越高、国外“撒货”的摊子越来越大、经济越来越下滑,中国民众的生活将越来越难,贫困人口将不断膨胀,越来越多的人将失去“生存权”,更多的底层民众将会走向暴力,因活不下去而自杀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种趋势不可避免。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