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专访方滨兴:防火墙、网络开放及信息传播自由



美国之音记者在乌镇互联网大会现场独家采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请他谈论网络安全和网络开放自由方面的问题。这位中国网络防火墙研发方面的专家表示,他早已离开防火墙研发领域。访谈中,方滨兴教授把中国防火墙不分良莠地屏蔽大量境外信息(尤其敏感信息)归咎于技术原因,并且对自己被称为中国防火长城之父和网上的相关负面评价感到无奈。
记者:我们很关心网络安全,再有您发明创造的这个防火墙,对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开放,特别是强调创新、吸收外来经验和先进的技术和思想,它到底起的是什么作用呢?
方滨兴:任何时候,安全和发展是个矛盾因素。怎么解决问题?需要一个好的技术。技术要是好了,就不用搞得那么复杂了。你比方说韩国。韩国也有防火墙,你如果在韩国想访问朝鲜的某个网站,就访问不了。当然他会公开,他会说你访问的是不良网站,他还留个电话号码,你要是不服气,你就投诉我。他这个比较公开,这个是比较好。
但是所有问题在哪儿呢?我们的技术如果很差的话,就给用户带来了特别不好的体验。这就好比说,现在的美国有精确制导,平民伤亡极少。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跟技术有关。当然了,还有一些事情可以有一些更好的处理方法。这个是政府的事情。因为我现在已经十年没做(有关防火墙)这个事情了。政府的政策也需要不断地调整。刚开始呢,因为大家突然来,政府有一套做法。等大家逐渐逐渐适应了,可能有另外一套做法,政府也在变化,所以属于公共政策方面的在于政府。
我现在不在圈子里,不了解这个情况。但有一点我想说的是技术层次,如果你有很好的技术,大家都体验得很好。因为我在干的那个年代,没有人(听不清),因为那个时候比较精准,没有这个问题。现在对抗的技术太复杂了,导致想防御的精准的能力就一下下降了。防御精准能力下降了,可能大众体验就比较差了。所以他应该解决精准的事情,如果很精准的时候,谁说话呀?
记者:一个是网络的安全,一个是网络的开放和自由。
方滨兴:这个主要是精准的技术,技术很精准,就不会有这个问题。现在是缺少这个技术。比方说谷歌德国,你打出希特勒,它给你的结果,最后一句就说,根据相关方面的回应,有些结果我给你过滤掉了,你要想了解这个情况,你就点某个键, 就显示说,根据德国监管部门报告,它移掉的是非法信息。但是你注意到,他整个搜索有大量的结果,就那么几条没有了。那就说明它很精准。哪个不行,我就把哪个拿掉,其他的,不是因为有希特勒的我就拿掉,是某些我们也不知道什么结果,因为拿掉就看不到这个结果了。总之他认为你不该看的就三条两条。所以说,你后面有好的技术支撑,政策就好执行。我觉得就缺少好的技术支撑。
记者:就是说您的初衷也并不是把国外先进的思想要挡在外面?
方滨兴:当然不是了。我十几年前干这个的时候,大家没有这个强烈的对抗,一说这个不好,就行了。但后来人家提供了大量的别的工具,把很多东西故意混在一些网站里边,这些网站也不好检测,那么有时候技术人员就处理不了了。处理不了,他采取的就是泛泛方式,这个泛泛的就导致网民抱怨。所以我觉得,需要大家共享的技术,因为,所有的国家都有他的有害信息,所有国家都有,但是很多国家都有它的好办法,这些办法大家都分享一下,分享就会把防范范围缩得很窄。
记者:中国的许多网民都称呼您是中国的防火墙之父,您对此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方滨兴:人家要说,我也没有办法,我就听,我从来不去回应这些话。有人要说你也拦不住,对吧?但是刚才我也说了,因为我比较长的时间不在这儿(防火墙研发领域)了,所以呢,我要真的在这儿,我会仔细琢磨这个技术的。当然我已经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干别的方面的事情了。所以呢,对于这个技术,我很无奈,对很多事情很无奈,你左右不了这个局势,你又参与不了这个技术。 因为它不在我这个领域中。我十几年不在了,我到了北邮就不在这个领域中了。就是跟北邮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记者:您是主动选择离开这个行业的吗?
方滨兴:一个人的生涯应该发生变化,到了学校也是很好的事么。在一个地方,不需要搞那么长时间,现在我又变了,从北邮又到了产业了,对我来说,八年一变,八年一变,认得变化,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记者:对现在的工作,感觉如何?
方滨兴:现在产业是很好,很多时候,我们从产业来看,成果很好么。当然这个距离(研发防火墙)就更远了,原来搞学术还能研究,现在就自主可控啊, 我们提的本质安全呐、聚合安全呐,从这些角度搞更多的研究了。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