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吳戈:中國人 你憑什麼做太平洋


在中國,郭川當然很了不起,因為儘管造船和海運發達,海軍瘋狂擴展,中國的海洋意識和海洋實力仍完全仰賴國家行為,社會依然航海傳統匱乏,國民沉迷於集體精神滿足,在個體和生活方式層面,對海洋其實葉公好龍。在這種形勢下,中國民間的任何跨洋遠航活動,雖然在人類史上姍姍來遲,對中國本國仍極富意義,何況此次郭川還有意打破該級別帆船舊金山到上海的時間世界紀錄,而且是單人完成。

然而,也許是惡劣天氣下操作失手,也許是設備故障,10月26日郭川落水失聯。這是人類航海的固有風險,問題是正為此行振奮的中國媒體和社會顯然缺乏心理準備,在隨後的一系列反應中暴露出一種奇怪的心態。

郭川此行雖屬民間行為,卻不無政府參與。以北京市委宣傳部一手打造的官辦新媒體「北京時間」冠名了這艘帆船。該船此前從法國至巴西的跨大西洋航行也刻意突出了為中國參加里約奧運造勢助威的效果,甚至可以說這段奧運之旅正是中國官媒的最大興趣所在。此後郭川從舊金山到上海的跨太平洋之行雖然在航海業內仍極富挑戰性,成功後也必將是振奮民族精神和「講好中國故事」的絕佳題材,但畢竟在政治價值和重視程度上無法與奧運宣傳相提並論。

區別很簡單,奧運是國家的民族的集體的嘉年華,個人來助威是好事,而孤帆獨航太平洋是個人英雄,即使代表國家民族,仍然跳出了國家主導的聚光燈之外。帆船這個事物在中國也如此,它是奧運項目,即使中國沒有優勢,舉國體制仍會為它建設訓練基地、後備力量,但奧運項目中的帆船只能算近岸的技能切磋,帆船的大戲當以大洋為舞台。這其中一系列與國家無關的商業賽事,中國社會力量的實力還相去甚遠。因此,對這個民間商業活動水平和難度遠超國家間競技的領域,習慣聚焦官辦舞台,眼中只有國家榮光的中國官媒的興趣自然內外有別。

由於對國家榮耀的畸形渴求,中國官媒還落下一個頑疾——好大喜功,從不直面失敗。於是,中國航海家只有在創下紀錄的凱旋航段,才可能贏得國內媒體的熱烈追捧,其歡迎場面之盛大不難想像,而當他們在大洋上與自然苦戰,或者寂寞難耐時,諾大的13億人口卻極少有人關注他們的細節和過程,一來國人能把幾張帆認清楚的也寥寥可數,二來中國人民沒耐心是出了名的。

但是,中國人民征服太平洋,特別是把美國人從霸主位置上推下去的狂熱也是出了名的,可惜這種狂熱連第一時間向郭船長伸出援手的一絲能力也沒有。由於事發夏威夷以西海域,失聯後郭川團隊理所當然向美國海岸警衛隊求救,後者立刻向中國再次展示了熟練的應急響應能力。HC-130H大型搜索機4小時準確發現目標,因船上無人回應,飛機來回6趟無功而返。鑒於巡邏船來不及趕到,美國海軍下令距離最近的「馬金島」號兩棲攻擊艦改變航向。雖然一開始直升機無法派人上船,最終還是由兩棲艦派出充氣艇登船搜索。

問題隨之出現,船上無人,海面搜索顯然不宜由這個包括三艘大型艦艇和5000多名陸戰隊員、正趕往中東實施軍事任務的編隊繼續負責,而美國海警兩天內已搜尋4600平方英里的公海面積,結束搜救符合國際慣例。然而中國網友不滿意了,報怨四起,他們全然不顧的是,對這艘中國人駕駛的中國船,其祖國的總領館只能「敦促美方全力搜救」,外交部只能「密切關注並全力協調」,雖然連郭川的家鄉青島市「也在第一時間啟動應急機制」,所有的機制、研究和部署都不見中國任何國家力量的蹤影,而美國卻儼然成了交通事故肇事方一樣,必須負責到底,連美方已採取的行動也似乎是在中國官方「敦促」之下才有的。

最終,郭川團隊也沒有從中國官方得到任何實質搜救力量的幫助,靠的是僱用外國船隻和飛機。為此「郭川老同學拿出了女兒的大學學費」著實感人,但這難道不也暴露該團隊對這種高風險航行一旦發生失事的準備不足?雖然參加搜救的華人義務相助,但飛機和更多專業人員畢竟是僱用的,而且墊資的友人也坦承「付出這麼多人力、物力和財力有什麼意義?這不是一次理性的行動,是要做個心靈的慰藉」,對此上海官媒「澎湃新聞」竟然發出挑撥性標題「不給錢就不搜救?」又引發國內網友對美國的口誅筆伐。

實際上,2016年美國海軍成功救助漂流到太平洋孤島上的兩名船員,2014年美國空軍出動5架飛機歷時11個小時成功救助委內瑞拉漁船上受傷的中國漁民,2012年美國海軍派巡邏機救助台灣漁船,均不是為酬金和感謝而來。

倒是公司標誌赫然印在紅彤彤的郭川船頭的「北京時間」,失聯僅兩天後,儘管最晚到10月28日晚8點多還在發出一些煽情的呼喚,此後卻戛然而止。對美國的幫助,所有中國發言人和媒體沒有一次表示感謝。

這樣的心態、心胸和實力,縱有個別國民率先融入世界,中國又有什麼資格談論在太平洋上的海洋強國地位?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