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今当刑离”“泪与君别” 贾敬龙今天被执行死刑

media
图为网络流传贾敬龙遗照


中国官方媒体以及中国河北地方法院今天报告对贾敬龙执行了死刑。官方的报告说,对贾敬龙行刑前遵照中国法律允许贾敬龙与他的家人最后一次见面诀别。官方没有公布对贾敬龙执行死刑的方式。中国的死刑政策在国内外遭到批评,官方说年执行死刑数百人,但独立批评认为,中国执行死刑人数是国家机密。贾敬龙死前坚持立嘱捐献遗体器官。
 





据法新社报导,贾敬龙今天早上被执行死刑。尽管官方没有报告执行死刑方式,但中国一般施行注射行刑。贾敬龙之死起因于一起强拆事件,该事件在中国网络引发巨大争议,网络广泛呼吁中国司法应当大赦,免去他的死刑。
法新社报导说,官方媒体强调贾敬龙在2015年在河北当地用钉子土造枪打死了所在地村干部。但是网络呼吁以及贾敬龙的律师们则认为贾敬龙蒙冤,因为当地政府强拆他的新房这一事实,以及贾敬龙打死村干部后主动投案自首这些事实应当被作为减刑的重要因素。
贾敬龙生于1986年,根据河北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贾敬龙是杀人犯。
但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早前消息,贾敬龙的住宅被违章强拆,贾敬龙既没有获得赔偿或补偿,甚至遭到强拆的毒打。
法新社指出,中国强拆是引发民众愤怒导致中国社会不安定的一个主要原因。许多地方包括城边村镇因为各种发展计划而强征土地。
中国网络很多人署名为贾敬龙免死呼吁,贾敬龙的律师也向中国司法最高当局请求免死。
法新社指出,中国是世界上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但中国每年执行多少死刑犯则是国家机密。
据博讯消息报导,备受关注的河北青年贾敬龙死刑,今天上午在河北石家庄执行。石家庄中级法院院已派人到贾敬龙家,通知家人见最后一面。
贾敬龙案再度成为中国社会反抗暴力管治的象征,因而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学界和法律界呼吁“刀下留人”不绝,正因为此,也引起当局紧张。
报导引述中国国内评论人士认为,贾案是目前阶级冲突、拆迁财政体制与屁民财产的冲突、维稳体制与正义的冲突极致之典型,必有一方被动摇。如贾不死,邪恶无法维持。
报导指,昨日,官方开动宣传机器为对贾敬龙执行死刑保驾护航,《人民日报》发出署名评论“从贾敬龙案看不实网络舆论冲击司法权威”,对社会公知联署救命的方式发出警告,被视为是贾敬龙执行死刑的最后信号。
报导说,贾敬龙委托律师带出了一首诀别诗词。
他留给律师的最后的话是:
“如果我被执行死刑,请帮我转给我的亲朋和外面关心我的人,我没有别的办法向他们一一告别,只好拜托你们了。”
贾敬龙绝笔诗如此写道:
【沁园春•别】
今当刑离,半梦消断,一往无前。
纵万般洒脱,玉石莹莹,清白颠覆,自有堪堪。
绛河澄澈,皓月婵娟,思凝眸。
哀空残月,待憔悴,或余日无多,肝胆涅槃。
世间何其涟滟,常愁余放风倚阑看,念香花幽草,犹忆偏爱,蛐鸣蝶舞,览尽风姿。
一任孤掷,贾在高营,惟是泯仇愧泽酬。但已矣,恨有幸人来,泪与君别。
据苹果日报报导,在婚礼前新房被强拆、恋情破裂,冤屈得不到解决,愤而杀死村长的河北村民贾敬龙,虽然各界呼吁当局刀下留人,惟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经签法执行死刑的命令。
今日早上,贾敬龙代理律师甘元春证实,早上7时,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派人到贾敬龙家,通知家属见其最后一面。按照惯例,见完面就会马上执行死刑。他留给律师的最后的话是:「如果我被执行死刑,请帮我转给我的亲朋和外面关心我的人,我没有别的办法向他们一一告别,只好拜託你们了。」
甘元春亦带出了贾敬龙的一首诀别诗词。
报导还说,贾敬龙前任代理律师魏汝久表示,贾敬龙在二审判决后签下了器官捐赠书。家人得知后希望他撤回,但他坚持捐献。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