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楊彼得:作為黑社會大客戶的政府


截訪行為根本上就是一種犯罪行為,因為它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侵害公民正當的上訪權利

大陸一直不承認境內存在黑社會組織,但很擔心所謂「黑社會性質組織」坐大,所以歷年發動多輪「打黑」運動,以顯示與黑社會組織不共戴天。但實際上,很多基層政府就是黑社會的最大客戶,也就是黑社會的衣食父母。

近日有消息說,四川岳池縣鎮裕鎮農民楊天直被截訪人員傷害致死,屍體在家鄉路邊被發現。今年8月中旬,68歲的楊天直等4人在北京國家信訪局附近被多名截訪者帶上車後,遭受一路戴手銬、膠布綑綁小腿、封嘴後虐打。截訪者是一幫職業截訪人員,他們通過身份證查詢系統查獲楊天直等人身份信息,然後就給四川岳池縣鎮裕鎮黨委書記余傑打去電話,余書記答應給一筆報酬,讓截訪人員將楊天直等人押送回川。

截訪行為根本上就是一種犯罪行為,因為它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侵害公民正當的上訪權利,但大陸很多地方政府顯然是把它當成了一項「現代服務業」。結果截訪在北京發展成一個頗具規模的行當,並且已經公司化、組織化運作,發展成黑社會性質的組織了。其實早在10多年前,全國人大已經修改刑法,設立「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入境發展黑社會組織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三個罪名,以打擊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及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犯罪行為。

類似截訪人員截訪、虐待上訪人員的情況在北京並不少見,實際上一直屬於稀鬆平常。2010年發生北京保安公司「安元鼎」私設黑監獄從事截訪的醜聞,後來媒體調查發現,截訪、黑監獄在北京已經發展成一個長長的產業鏈條,有民間截訪組織直接捉人的,有國家信訪局抓人後送到遣送站再轉賣黑監獄的。這些黑監獄與各省、市、自治區及以下地方政府駐京辦簽訂服務協議,由地方政府按截訪人頭付給費用,而黑監獄拿到錢後還要「返還」一部分給各地駐京辦官員。

在中國,有些大企業只和政府做生意,比如安邦保險每年有以千億元計的保費,他們想把錢放貸給地方政府以獲得無風險收益,但未必有地方政府願意做這種生意。而北京黑監獄只有地方政府這個大客戶,但既然有政府作為客戶,黑監獄就不愁沒錢賺。「安元鼎」2008年成立專門從事截訪的「護送部」以後,全年營業收入就由2007年的860萬元躍升為2100萬元。2009年初,他們應貴州省要求押送了兩輛大客車訪民回黔,就從貴州方面拿到了30萬元酬勞。

政府成為黑社會的客戶,這似乎有點駭人聽聞,其實政府方面安之若素,社會上也見怪不怪。比如過去20年來盛行中國的強制拆遷,雖然時常有警察、城管到現場湊熱鬧,其實真正的「執行人」就是盤踞地面的黑社會人員。黑社會人員躲在暗處,心狠手辣,正有地方政府需要的高效率。這是各地經常發生拆遷戶非正常死亡的原因。和北京黑監獄辦理上訪人員交接的,實際上經常是各地公安機關,可見公安機關並不以黑監獄、黑社會性質組織為非。

北京至今仍存在職業截訪人員,不僅說明截訪在北京截訪是一方養人的沃土,而且官方並未誠心打擊這類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這幾年,北京地方法院已經審理大量非法截訪、黑監獄犯罪案件,但主要是因為截訪者做過了頭,太不注意社會影響,致死了人命。這次因為楊天直之死,四川警方已經抓捕截訪人員7人,其實也不是因為警方要打擊非法截訪,而是有人死了,弄得輿論喧騰。如果截訪人員注意分寸,在北京截訪就不會受到打擊,而地方政府還是世界上最忠實的客戶群。

四川岳池縣鎮裕鎮黨委、政府的官員說,他們面臨巨大的維穩考核壓力,這是他們接受北京職業截訪人員提供服務的原因。這就是說,地方政府跟黑社會犯罪活動是一種相依為命的關係,這種關係是不得已的,自然就是合理的。但這個世界上的惡,哪一樣不是情非得已的呢?貪污受賄是缺錢,玩女人是生理、心理的需要。就算是殺人放火,也總歸是有果必有因。政府接受黑社會服務,也就顯得理所當然,還望國人海涵也。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