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石蒜:上訪不再?


上訪個案仍是多不勝數,更多發生在京城以外,但是,翻開報紙或看網站已找不到。


近年間,看的電影多是國內注資的作品,令人念念不忘的始終是姜文《讓子彈飛》巨作。不過,作品上畫前,看罷國內外的傳媒大篇幅式、專輯式採訪報道後,感到有點膩,更覺宣傳味濃,引致當時對這部作品有點卻步。直至看到有文章提及到當中有很多符碼,有歷史學家給它進行解構拆件分析,該剎那我的「卻步」開始變為「起步」。戲院裏,看得令人大笑,不過,內心卻感到抽搐。這股抽搐感至今難忘。

不過,這股感受差不多已久違了,直至最近看《我不是潘金蓮》,猜不到這股感受再湧上心頭。看這部作品純粹出於一個好奇心,撇除導演馮小剛繼續使用有他自己符碼色彩的導演手法外,作品另一個賣點是,首次感受到演員李冰冰不再是一名不斷賣弄姿色的花瓶女演員,敢於在觀眾跟前展示自己相對「醜陋」的容貌,單是這股勇氣已令人拍掌。至於,令人感到久違了的內心抽搐感,說實話不是戲中的故事,而是觀眾的反應。

故事講述仍處於一孩政策下,女主角與丈夫為求多生一孩,協定假離婚。未料,法院竟「如願以償」二人離婚,女主角遂不斷上訪,由縣市去到人大,她的鍥而不捨就因為丈夫在朋友前曾經罵她一句是「潘金蓮」,這股不白之冤成為她的動力,年年上訪,洗脫污名。

縣市等各部委亦因為她的「死牛一面頸」用盡千方百計把她留住腳步,以免害官員自己的官位不保。最終,一招「男人計」令這名看似鐵石心腸的婦女如冰山般溶化,甘做貼心的小婦人,冷不妨「男人計」被她識破,她遂重返過去十多年間所做的一件事,直至罵她的丈夫死了,她才驀然發覺人生的動力已經失去,欲自尋短見,怎料,又遇上果園老闆著她往「生意競敵」的果園去上吊。這一句不經意的真心話,救回這名尋死的婦女,往後更自食其力開食店。孰料,重遇當年因她的上訪導致失去官位的縣長,她才吐出不斷上訪的原因是她因離婚案而失去腹中的胎兒。

對跑中國線的新聞記者而言,對上訪應不感陌生,尤其是北京奧運時,這類上訪個案多不勝數。還記得在上訪局門外,整天都堆滿一群一群的人,各自拿著一大堆文件,互相申冤,又一起罵,有些訪民則坐在辦公室裏,大嗓子的不斷問職員甚至埋怨他們辦事不力。但是,官與民之間就似有一股「默契」,你有你的叫喊,我有我坐辦公室,無擦出激烈火花。

可是,這些只是老遠以前,京城一隅的面貌而已,現在的狀況如何?有些資深記者說仍然存在,且更多發生在京城以外的地方,但是,翻開報紙或看網站卻找不到。怪不得,我看《我不是潘金蓮》後感到內心抽搐,表面是觀眾看後說「荒謬!」、「幾好笑呀,作得!」,內裏卻反映出內地傳媒同業的無力。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