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岑敖暉:人大釋法、港獨、自決、宣誓



一、「對民主派來說,港獨、特選是怎樣一回事?」
保守民主派一直理解港獨、梁特、習總的框架都是:
港獨=梁振英:梁特為累積連任政治資本,挑動社會矛盾,四處播「獨」;同系統的中聯辦、張曉明、(張德江)、以致江派,基於自己的權力、地位考慮,要對抗習系總書記,不惜不切和梁振英站在同一陣線,共同播「獨」逼習不郁他們;
因此,習近平為鞏固自己權力,必須刪除江系的勢力,當中包括梁振英、張曉明以及其中聯辦系統;基於這個原因,習近平會吹「和風」,用一個溫和民主派能夠接受的人選,a.k.a.曾俊華去作為達到這個政治目標的工具,同時拉籠溫和民主派,聯同建制派、香港商界、john tsang,殺振英,保香港平安。
(當然,背後必有拉攏部分民主派共同推動通過假普選方案的政治議程。)
可惜人大一就宣誓案釋法,就會完全把這個習打算對港吹和風這個「幻想」Debunk了。
二、「人大釋法」
一釋法,就可以肯定習近平的「和風」策略不是目的(ends)本身,而僅是手段(means)而已,目的都是基於鞏固自己權力的考量。
透過釋法告訴香港人的政治訊息很簡單:就是一切超越原有香港民主運動(沿基本法爭取的路線)的政治、運動路線,包括民主自決、港獨、民族自決,都是不能夠被容許的。
姑且看看建制派新成立的專業律師團隊首領梁美芬的言論:「風波以外提到這一些主張,包括港獨的主張、自決的主張、甚至提倡香港民族論,或一般基本的法理問題,例如一國兩制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角色,這都是和現在官司相關的。我認為在適當的時間,應有一些很清晰的概念,說明一國兩制的底線在哪。」
梁美芬一番言論,就算不能證實,也與以上推斷相符。
三、「釋法矛頭直指所有超越基本法的民主運動」
換言之,一旦釋法可以肯定的是:
1. 習絕無因照顧香港人需要而放軟對港政策的考慮,一切都是政治鬥爭的手段,並非目的;
2. 一旦香港出現超出北京底線的狀況,包括民主自決、港獨等路線發大,對政權構成威脅,要考量的就高於政治鬥爭了,因為關乎整體國家政策。
所以,釋法目標不在梁游兩人本身,而是針對所有超越基本法的民主運動路線。
此例一開,有關路線、議員被打壓、甚至被DQ,悲觀地想,只是時間上的事情。
部分民主派也屢想因青政爭議言論而想play down件事,專注在特首選舉,誓要倒梁。這實在是見樹不見林。
他們同樣不明白的是,港獨不會隨梁振英而去,港獨是被「人大八三一框架」所勾死的。
釋法與否、兩人能夠就任與否,比John Tsang是否做到特首重要不只一萬倍。
四、最後,宣誓風波帶出香港民主運動、反抗運動最重要的問題是,除了周日一個遊行外,風波以來發生所有事情都是在議會內發生,民間、街頭的反抗力度、動員力是弱得異常可怕。
於我而言,這可是跟「人大八三一」決定,對香港民主運動一樣重要(if not 更重)的事情。
文章来源:立场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