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5日星期六

老松:瀰天大谎的“长征神话”



今年十月是所谓中共“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人民日报》麾下的“参考消息”联合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策划了一个特别报道:“世畀视野下的中国长征”,为已经被世人视为瀰天大谎的“长征神话”重新涂上重彩。几位军内鼓吹手乾脆把调门提高到世界级的高度,什么“长征──吸引世界目光的历史丰碑”、“全人类共同拥有的精神财富”。大概是吹牛者的逻辑,不吹白不吹,要吹吹大一点所使然,其实这个“长征神话”早就被史家所揭穿是破洞百出。这里跟进说几句,不然单由中共媒体自说自话也太寂寞无趣。
 
中共“长征”的策划者与总导演是蒋介石不是毛泽东
 
八十年前的这场中共大逃亡,实为蒋介石所策划导演,是他抗日大棋局中的一步棋,是他对日大战略“攘外必先安内”举措下迫使中共不得不接受的悲情演出。
关注过这段抗日战争历史的人都知道,日本军部狂人吞并东三省及华北部分地区之后,蒋氏及其智囊团鉴於对当时中日力量对比悬殊的认识,以及对当时国际形势之判断,决定暂缓对日宣战,与日签定屈辱的《溏沽协定》以自保,集中精力清除内患驱赶中共割据势力。於是蒋氏中央军於一九三三年九月集中五十五万大军,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围剿。在抵抗无力的情况下,莫斯科下令中共中央红军八万人於一九三四年十月开始撤离苏区,以“北上抗日”为名进行大逃亡。它的规模之大、运动地域之远、宣传之迷人,确实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流寇运动。
 
老戏新编的“捉放曹”剧
 
它真如中共自我吹嘘的经过千难万险、百折不挠,创造了奇蹟,彪炳了伟大的长征精神吗?还是蒋氏与苏联有约,故意导演的一场前面放行后面追赶,被赶者按指定地点集中到陕北安息的老戏新编呢?根椐笔者认真通读有关此段历史的资料与史家的着作,得知真实历史总导演蒋氏曾在日记(一九三四年九月二日)写道:“经国回家事,亦正式交涉。”也就是与莫斯科作交易,以中共的生存换回蒋经国。之后也对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特使居里说过,“我把共产党从江西赶去陕北,在那里他们的数量降低到几千人,但没人去动他们。”当时老蒋“放曹操”除了换回唯一亲生骨肉外,另一目的就是利用中共红军大逃亡入侵西南与西北这片尚属不听话的部属控制的广大地带,借机跟进自己的中央军,以准备日后自己与日军开战后作为大后方。从史料上得到证实,中共大逃亡的几路兵马逃亡撤退所经之处,都是顺顺当当如入无兵之境,甚至国军还放鞭炮相送。长征途中几次小战役都是因共军不按指定路线撤兵或先攻击国军所引起的,所谓前堵后击空中跟随都是编造神话之需要而妙笔生花之作。红军过草地爬雪山,中共当时的高层都是坐担架由士兵抬着过“艰苦”生活的。他们之所以消遥无惧全因为心中明白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中共江山实由三大帝国馈赠
 
大家知道中共江山之所得,首先要感谢俄共对中国的“革命输出”。从派人到北京找李大钊、陈独秀建党,收买当时中国社会一大批处於低层走投无路生计困难的知识人,帮助他们加入正在得势的国民党阵营一起闹革命。北伐途中,因急於独吞胜利果实得罪了国民党右派而遭清洗,於是受共产国际指示在南昌等城市发动武装起义.失败后逃到深山老林里坐寨闹革命,经费全由卢布来支撑,干部全由莫斯科来培养选定,乘日本入侵中国国民党自顾不暇来发展壮大。抗日胜利后,苏军入侵东北为中共佔领地盘,出钱出武器为中共奠定了打败国民党坐天下的资本。因此苏共是中共的第一恩人。
 
帮中共得天下的第二恩人是谁家皇军呢?此答案早被中共毛主席坦率对来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说出了。毛说:战争赔偿不要了,是你日本人帮助我们建立了社会主义.确实,如果没有日本皇军入侵,国民党退居大后方,中共即使有苏联人支持也是不能坐定江山的。
 
还有其它帝国义务为中共建立政权助力吗?美国杜鲁门政府也。杜鲁门政府在国共内战中后期扯国民党的后腿是已为史家所证明了的。总之,中共不要以为政权之得手全出於自己的流寇运动,枪桿子里出政权,天下是自己打下来的,也就是其宣传的什么“长征精神”!“长征精神”是虚构的,在今天的信息时代,一切谎言都会被揭穿。权力等於真理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还是少作一点虚妄的宣传为好,因为欲盖则弥彰!

文章来源:争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