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星期四

木然:反腐這麼厲害 民眾還不滿意


現在強調反腐在路上,但是民眾對反腐已經逐漸失去了興趣,至少反腐敗已經不再是民眾關注的熱點。這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民眾沒有獲得反腐敗的紅利。反腐敗,抓大老虎,人們都看到了,但反腐敗抓貪官的錢和物到哪裏去了,民眾沒有看到。不但沒有看到,而且還沒有在反腐敗中感受到切實的好處。一般而言,在目前的體制下,如果拋開理想主義不談,腐敗確實能夠促進經濟的發展。只有腐敗,官員才有做事的動力,沒有腐敗,官員就失去了做事的動力。花錢辦事總比花錢不辦事好,花錢既能減少政治成本,也能減少經濟成本,權錢交易的雙方都能撈到好處。反腐敗之後,官員非但沒有了做事的內在經濟動力,做事還會被政治搞掉。這樣做的結果,不但懶政盛行,而且與腐敗有關的項目被迫停工,與腐敗有關的高級飯店被迫關門,與腐敗有關的經濟難以發展,這無疑給經濟發展暫時帶來不利的影響。

第二,反腐敗具有選擇性,有些腐敗的官員還在台上。普通人對大政治不懂,對大腐敗也難以察覺,這或是因為政治不透明,或者是沒有選舉,或者信息不對稱,民眾難以切實深刻感受到大政治帶來的大腐敗。民眾能夠感知的是身邊的小政治,小官員,小腐敗。這些小官員的小腐敗,普通民眾認識深刻。人們會經常發現,反大腐敗搞得轟轟烈烈,反小腐敗卻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小官員的小腐敗不但沒有下台,反而在台上講反腐敗的重要性和緊迫性,這種政治上的小演員盡管演技拙劣,卻不斷地不停地在台上上演著。人們就會因此認為,反腐敗是有選擇的。這或者是只反大貪官,不反小貪官,或者是反小貪官反不過來,因為小貪官實在太多,只有選擇性地象徵性反腐。正是這選擇性反腐,讓民眾看不到政治清明的希望。小腐敗難反,小官更肆無忌憚,並通過道德宰制的方式把身邊的民眾由公民化為臣民,讓臣民不能和不敢亂說亂動,達到強化小腐敗的目的。

第三,地方官員專橫跋扈的毛病還沒有改變。網上有一個流行語,說走群眾路線的結果就是讓群眾無路可走。每一次的政治宣講,每一次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教育,都沒有讓民眾真正受益,都如同T台走秀,沒有實際效果。官員不是民選的,輿論批評又不是獨立的,獨立的批評又是受到遏制的,把網絡輿論和社會輿論視為「敵情」,視為敵對勢力的破壞和搗亂,進而通過打擊敵對勢力的方式打擊社會輿論,讓社會輿論成為死水一潭。暴力、威脅、恐嚇、謊言充斥於官場。為達維穩的目的,為達維護官員既得利益者的目的不惜一切代價去鎮壓民眾的反抗,讓普通民眾生活在恐懼狀態之下。

第四,塔西佗陷阱來臨,公信力盡失。人們通過事實看到,愈是腐敗的官員,在台上說的反腐敗的話愈有力,愈感人。他們用感人的話語來掩蓋腐敗的醜惡。人們看得多了,也就不在相信這樣的官員會反腐敗,這樣的官員只會強化腐敗,強化讓他們能夠腐敗的制度。儘管後來上台的官員不腐敗,人們也會在經驗和本能上認為後來上台的不腐敗的官員也是一個腐敗分子,或者是一個潛在的腐敗分子,現在不腐敗,以後肯定會腐敗。何況,人類社會的政治經驗一再表明,權力易於和導致腐敗,絕對權力易於和導致絕對腐敗。無論什麼樣的人,無論是政治家還是普通的小官員,只要掌握了絕對權力,一定就是腐敗分子。

第五,經濟發展下行,生活動盪。受國內和國際環境的影響,經濟下行,人民幣貶值,實體經濟關門率高,失業率尤其是大學生失業率比重增加。在這種情況下,社會保障制度又沒有及時有效地跟進和完善,人們的恐慌和焦慮感增加,對政治信心和經濟信心不足。儘管政治上總是這也擁護那也擁護,這或者是制造的虛假民意,或者是虛假宣傳。與擁護口號不斷相對比的是,人們因生活得不到解決的各種群體性事件和維權事件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不斷地增加。

第六,兩極分化嚴重,分配不公沒有得到解決。公平正義得不到解決,社會結構板結化,整個社會的流動機會在不斷地減少。官二代產生官三代,富二代產生富三代,紅二代產生紅三代,窮二代產生窮三代。封建的血統論死灰復燃,幫派意識、江湖意識、黑社會意識、地緣意識、家族意識等亞文化不斷地衝擊主流文化,甚至佔據主流文化的地盤。家族出身、家庭出身、階級出身等自然專橫和社會專橫使社會失去了應有的生機和活力。

第七,政治體制改革沒有跟上,政治集權增加了不確定性。現在政治體制改革提得少,國家治理或政治治理提得多。政治體制改革提得少,改革得就更少。反腐敗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反腐敗不能提升普通民眾的社會尊嚴和政治尊嚴,尤其是不能提升普通民眾的政治尊嚴。只有自由民主化的改革才能提升民眾的政治尊嚴。在鄧小平時代,發展是硬道理,在改革改放達到了較為發達的水平之後,提升尊嚴就是比發展還硬的硬道理。經濟發展必須與政治尊嚴一致,而這沒有自由民主化的改革是不可能做到的。人們從政治現象至少看到,國家治理和政治治理的標誌是集權,而不是自由民主化的改革。這種集權引發了人們對專制的恐慌、恐懼和焦慮。

第八,橫向比較落差明顯。在經濟全經球化和互聯網時代,走出國門的多了,了解世界信息的渠道多了,而且了解世界很便捷。過去那種閉關鎖國的歷史比較換成改革開放之後的橫向比較。鄧小平早就警告說,如果不發展,人民一比較就出了問題。一比較,就發現國內的經濟水平、文化素質、文明素質、政治文明水平、政治文明素質、官員素質與西方比有較大的差別。一比較就會對中國的經濟政治不滿。在反腐敗方面與西方國家反腐敗的比較,差別更大。這邊是人治性的治標式的反腐,西方是法治式的治本式的反腐,二者反腐不在同一個水平上。粗放式的、運動式的、有選擇性的反腐終歸不如法治式的、制度化的反腐給力。

如果讓民眾對反腐敗滿意,改革的紅利得還給民眾,更為主要的是,得讓全民參與,讓民眾在參與反腐的過程中體現出政治尊嚴。畢竟反腐不是一黨之事,而是全民之事。黨反腐不能代替全民反腐。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