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卢峰:人大常委会可以无法无天? 重创司法独立酿成三输



中国跟美国的差距有多大,只要看看这两天发生的事就清楚不过。在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马不停蹄四出竞选拉票,其中民主党的希拉莉还出动两位总统:丈夫克林顿及现任总统奥巴马为自己助拳,好争取国民的支持及授权,为他们管理国家。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不是甚么「大大」,也不是甚么「核心」,这一点希拉莉及特朗普都清楚得很。 

指港有漏洞 恶人先告状

同样在这两天,中国政府却悍然借小学鸡宣誓风波发难,一举重写《基本法》及香港相关法律,肆意否定市民按确当程序选出的代表。还语带威吓的说北京的官老爷才是这个特区的真正主人,可以随时按喜好及政治需要改变游戏规则,取消民选议员的当选资格,视民意授权如无物。谁是人民共和国,谁是践踏人民的共和国,实在一清二楚。  

正如我们一再强调,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游蕙祯在就职宣誓时表现幼稚、不堪、侮辱了选民及议会,理应受到谴责及批评,承担政治责任。但是,两人始终是市民一人一票按确当程序选出的代表,得到市民授权,他们的议员身份不应轻易被褫夺,必须经过严谨的司法程序,让两人有全面辩解的机会,再由法院按基本法、香港法律作判断。北京高层却完全无视民意授权的重要性,忽然自行提出释法,几天之间闭门重写《基本法》104条及相关香港法律,以此为依据变相宣布梁、游两人失去议员资格,甚至可能把打击面扩大到其它几位议员身上。这种以官意凌驾民意,把北京的意旨、想法直接加在港人头上的做法,实在粗暴横蛮,不但无法教港人心服,不但难以令港人信任一国两制,反而令港人质疑作为一国两制基石的法治及司法独立受到严重伤害,开始走样变色。

更令人愤怒的是,北京官员对港人包括法律界的忧虑视而不见,反而把责任推在香港身上,推在香港的法律体制上。根据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的说法,北京今次出手释法是因为香港法律在落实《基本法》时有漏洞,并有法定职责人员没有严格按照《基本法》办事。我们认为,这样的说法是恶人先告状,是对本港法律法制的「二度伤害」。首先,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处理议员宣誓问题上尽管论论尽尽,但基本上按过往的成例办事,没有自搞一套,并尽可能让民选议员有纠正错误重新宣誓的机会。这种重视先例、重视选民授权的做法有甚么错呢?难道他作决定前都得先向中联办或人大常委会寻求指示?

重创司法独立 酿成三输

至于本地法律早有宣誓及声明条例规范宣誓的程序,法庭完全可以按相关法例及判例处理今次小学鸡宣誓风波,不必人大常委会代劳。即使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释法前也表明香港法院有能力自行处理。由此可见,所谓存在法律漏洞只是莫须有的罪名,真正的原因在于香港法庭未必能满足北京的期望,也是不会揣摩北京的意思。为了落实本身的政治图谋,为了所谓打击「港独」、「本土」思潮,北京只好赤膊上阵,自行宣布释法,再迫使香港法院跟随。一方面可以在政治上威慑新兴本土势力,另一方面则可以凸显自己大权在握,能任意操弄香港内部事务。

事实上今次释法记者会中李飞说得最多的除了民族大义及反港独以外,就是北京及人大常委会的绝对权威。根据他的说法,所有权力包括法院的终审权、司法独立的安排都是人大常委会授予的,所以人大常委会爱甚么时候释法就释法,也不存在逾越「一国两制」和《基本法》框架的司法独立。这个说法只能反映北京不懂法治为何物。法治及司法独立就是让法院及法官只按宪法、法律、判例审理案件,不受政府或政治力量左右。若果本地法院、法官要时时处处考虑人大常委会或北京的想法才能处理案件,那根本就不是法治或司法独立,而是内地惯用的「依法治国」。

北京也许以为,摆出强硬姿态可以慑服香港,压制本土以至港独思潮。但历史说明,在体制内开导、疏理不同想法才能长治久安,打压只会出现更极端的言行,危害社会稳定。换言之,今次释法只会重创对司法独立的信任,损害国际社会信心,带来更多动荡不安,造成北京、香港、国际社会三输的局面。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