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李英之:我所认识的这几位律师



709案所涉及的律师大概有二百多名,包括约谈、传唤和被拘押的。现在快一年半了,这个案子还有几位律师被关押着,他们还没有见上自己亲人委托的代理律师,这其中就有我所认识的谢燕益、李和平和王全璋三位律师。

8月初,胡石根等人被审判,被判颠覆政权罪,在央视新闻中播放了。我以为这几个律师的宣判也会跟着被播放呢,特别是被指为和胡石根同谋的李和平律师。谁知后来并没有播放。为什么呢?显然,他们至少没有认罪,没有认罪的大概是不会让上电视的。

到现在为止,他们亲人委托的代理律师也没有探视上他们。有的似乎是被委派了家属并不同意的官派律师做代理,这些官派律师是否向家属通报了他们被关押期间的情况?我还不知道。这一年多了,他们得不到任何亲人和朋友的信息,更别说给他们的慰问。他们要独自支撑,他们是多么地不容易啊。

我和谢燕益律师是在一次餐会上第一次见到的,那次他带了一摞子书,自印的,叫《信仰之路》,我回去翻了翻,是他自己的文集,看到他在书中主要诉求的“和平民主”的概念,我也是这个主张呢。还有似乎就是他认为江泽民连续担任军委主席违宪的文章,很醒目。还有几次我电话咨询过他一些案件的法律问题。我们有一次在一起吃饭,是他招待一位来自四川的搞书法的朋友,董前勇律师也在坐,在这次聚会的聊天中,我表达了现执政党对中国历史发展是有贡献的的观点。谢律师主要是倾听,并没有表达自己的什么观点。

2015年初,我对关注徐纯合案投入了非常大的精力,起因还是由于看到了谢律师写的那份徐纯合案报案书吧,是写给最高检、公安部等国家部级单位的。我读了很惊讶,很大的义愤让我对徐纯合案欲罢不能,于是后来做了很多此案维权方面的工作。

大家都知道,他后来去了徐纯合被枪杀的地方——庆安,和谢阳等律师一起见了家属,做了徐纯合案的代理律师。他们为徐案做了很多工作,发表了不少相关的法律文本,还要为徐纯合亲属状告央视精神索赔1000万,但是后来,他和谢阳律师都被抓进去了,这些工作当然就没有下文了。官方指枪杀徐纯合的那个警察“依法合规”,但是如果两位谢律师没有被抓进去,他们还为徐纯合案的维权努力吗?官方的结论就不容辩驳吗?官方指控谢燕益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是因为他为徐纯合案所做的这些吗?还是另有别的什么?

我印象还很深的是在2015年初的时候他写的一篇呼吁停止反腐败(在一定程度上?)的文章,似乎是说反腐败打击面太宽,搞下去,整个政府都没法存在了。这篇文章的文采非常好,我印象深刻。后来竟知道他夫人原姗姗怀着孩子,在他被抓进去后不久才出生的,这都让我非常揪心,因为,女人生孩子时丈夫是必须要在身边的。而且谢律师的母亲在他被抓不久也去世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和他被抓有关系。他的母亲据说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律师。

我也认识李和平律师。最近这几年的最初,我也很有兴趣于研究司法不公的问题,想寻求这方面的改变,就想到了陪审团的办法,我对陪审团也做了些研究,还发了相关的呼吁聚人一起推动陪审团的帖子。后来才知道,李和平律师他们也在搞这个,早就搞了,他们不叫陪审团,而叫民决团。我就和他约,想见面聊聊。去了他在三元桥的办公室,还一起吃了饭,我说的不少,有些慷慨陈词,我比较容易激动,因为心还未老未绝望的缘故吧。还有天津的访民张兰英也在场。后来还看到他们推广民决团的一些活动。还有一次一起吃饭谈民决团如何推动的问题,那次陈泰和律师刚从广西来京,陈律师还给了我他的这方面的一本书,叫《最普通的权利》。我印象中陈律师是和李和平一起对于推动民决团最用力的,709案中他也被抓关起来了,不过只关了不到两个月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次吃饭北京访民李学惠和王全璋律师也在场。

再后来就是在央视上看到对胡石根和周世锋等人的判决,一再提到李和平律师参加了“七味烧”的饭局,言下之意似乎也要对李和平律师在电视上转播判决他“颠覆政权”罪呢,但终于没有。是因为他还没认罪?经常获知他夫人王峭岭女士和王全璋夫人李文足女士以及谢阳夫人陈桂秋女士为他们的丈夫鸣不平而做的一些宣传活动。

李和平律师推动的民决团,肯定是想和平的依法的去改变现行司法审判中太多不公正的现实,是去着力维护拱卫着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民众应该有这个权利吧。但是现在还有谁去进行呢?热心努力去和平地依法地改变现行体制不公之处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少了,心都凉了?

李律师进去这么长时间,我也一直在挂怀,在一次聚会上见到他夫人王峭岭,也加了微信,还建了家属信息群,希望把这些被关的人的家属都联系到一起,做些至少人道方面的帮助。爹不在,孩子都还小,他们的妻儿需要关心。

王全璋是个山东汉子,才三十多出头吧,言谈中孔武有力,我们是在一起听过讲座的,记得有一次他和别人辩论,谈及在社团成立方面寻求突破呢。再后来就是他被抓起来的消息,还是在中央电视台四套节目上看到对他的案子的报道,说他和外国人权团体合作,拿钱的事儿,什么罪名我现在记不清了。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这三位律师的故事。当局指控他们的所谓犯罪事实,以我现在的条件是没法能搞清楚是真是假是否成立的。那电视上都是一面之词啊,你看不到听不到他们为自己的辩护。他们都是律师,他们应该很明白现行的法律。在我的印象中,他们都是知法守法之人,他们也是要努力去改变现行体制不公之处的。

中国的问题非常严重,他们是积极地去行动以寻求改变的人。这样的人在中国不算多。非常惦记他们,因为一年多了,他们联系不到亲人和朋友,见不到律师,他们要遭多少罪啊。看来他们的骨头够硬。有司不能总这样关押着、拖着他们。有司对他们按不按法律处置?!相关的法律是不是公正的?

在这个国家,肯定有很多人对现行体制不满。但是,在现行体制下,他们有和平地依法地改变这个体制的路径和办法吗?还是他们只有会被当局指控为“煽颠罪”或“颠覆罪”的改变路径和办法?

2016年8—10月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