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何清涟:中国会勇扛全球化领军大旗吗?



美国候任总统川普终于宣布上任后要立即废止TPP,让那些还在冀盼他手下留情的国家完全绝望,智利、秘鲁终于转投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替代贸易协议而去。世界很不情愿地意识到,主张美国优先的川普最后可能会将“世界总统”一位慷慨让贤。英国《金融时报》立刻将“世界总统”这一位置的职能分拆为二,其网站首页上两篇文章赫然并列,一是《中国将引领全球化》,另一篇是《默克尔是西方衣钵的继承人》,将全球化的经济领军大任降之于中国,西方价值的接班大任赋予了德国总理默克尔。
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访欧时,已经将价值观火炬传递给默克尔,她也表示要竞选总理的第四个任期。但北京是否愿意接过全球化经济领军的帅旗,却有待观察。
全球化领军缺位,中国为何受到青睐?
中国政府还未来得及就“领军”之事表态。但一些民间人士比政府更着急接盘。有篇文章标题为《川普胜选是中国的大机会》,大意是川普要美国优先,退出全球化领军之位,“等于帮中国创造了一个重要的国际战略机遇,中国一定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还有人感叹说:“才几十年的功夫,角色完全倒转了:原来美国是全球化的领头羊,中国是闭关锁国的,现在中国成了全球化的支持者,美国要闭关锁国了。”
民间人士表达抓住机遇的愿望绝对政治正确,但川普的“美国优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美国不再出钱出力帮助别国建设他们的国家,并非闭关锁国。川普宣布废止TPP后,美国表示庆祝的群体阶层包括制造业工人及工会,还有环保团体与中小企业。事实上,TPP只是美国承诺进一步免除或大幅度减少成员国上万种商品的关税,并非自由贸易的宣言书。在它之前,世界各国的贸易自由早就存在了多少年,虽然存在关税甚至贸易壁垒,但谁敢说那不是自由贸易?
中国被相中做全球化的新领军,是因中国在全球化中的角色引发的联想。
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
今年8月,我在《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一文中,引述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米拉诺维奇和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E.罗默发布的研究结论,即在全球化趋势下,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快速上升,但发达国家内部却扩大了贫富差距。从1988年到2011年,发达国家中下层家庭的收入几乎没有变化。因此引出了一个严峻的结论:即使全球化的发展必然带动世界整体收入的上升,缩小全球收入差距,但同时在发达国家内部也引起了不平等的加剧。在后者所引发的不满情绪的主导下,全球化也许会被认为是在制造一个更加不平等的世界。
近几天,美国媒体也报道了一个两年前就写出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由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经济学家贾斯汀·皮尔斯(Justin Pierce)和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彼得·肖特(Peter Schott)联合发表,其重要结论之一是:美国自2000年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PNTR)地位以来,美国制造业中就业机会流失的一半可以归咎于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增加。在美国那些受PNTR影响较大的地区(研究中以郡作为单位),自杀及其相关原因造成的死亡案例明显增多,失业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将导致自杀率提高11%。论文提到,相对来说,白人男性从事制造业的比例比其他群体更高。白人男性群体是受影响的“重灾区”。
佛罗里达州的支持川普大会。这张图上的人大多数人是白人(2016年10月24日)
佛罗里达州的支持川普大会。这张图上的人大多数人是白人(2016年10月24日)
但卷入全球化的国家当中有一个最大的例外,那就是中国成为纯粹的受益者。这个受益可从四个层面总结:
一是GDP总量的剧增。中国从“改革开放元年”即1978年的2168亿美元,增至2015年的10.98万亿美元,扩大了整整48倍。
二是从资本净输入国成为资本输出大国。改革开放前,中国对外只有对兄弟国家的援助而无投资,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首次超过1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
三是养成了全世界最多的亿万富豪。中国在改革开放前没有富人,到2015年,中国亿万富豪高达568名,首超美国(535名)成为世界之最,占全球亿万富豪2188名的四分之一强。2015年中国平均每五天诞生一位亿万富翁。其中科技业、消费品与零售业、房地产业都是富翁“温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微软公司,同美中互联网界大公司主管合影,包括中国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等富豪和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等富豪(2015年9月23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微软公司,同美中互联网界大公司主管合影,包括中国互联网大佬马云、马化腾等富豪和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等富豪(2015年9月23日)
四是养成了占总人口20%多的中产阶级。据瑞信《2015全球财富报告》,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级人口,达1.09亿名,超越美国的9200万名中产阶级人数。
不过,中国对全球化也并非全盘接受,比如对普世价值,以选举权为核心的政治权利等,中国就一直拒绝接受。从胡锦涛时期开始,中共中央不断宣布的防止颜色革命、五不搞,七不讲,就是明确宣布拒绝西方价值观的渗透与影响。这一点,中共与殖民化时代清朝廷拒斥西化一样,那时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如今是马克思毛泽东思想为体,西方科技为用。
在中国政府看来,中国既得全球化经济之利,又避免了西方价值观之害,是一本万利、只赚不赔的生意。也因此,就算美国欧盟等国右翼民粹主义高涨,都反全球化,中国也决不会加入反全球化大军。
全球化领军大旗,中国能否扛得动?
做世界领袖这愿望,从20世纪以来,不知多少国家的首脑们怀抱这雄心壮志,但都难以达成。无他,因为这领袖地位得有三样:军事实力、经济实力与价值观这软实力,同时具备三种实力且能保持长盛不衰的,少之又少。美国曾被称为“上帝选中之国”,就是它在二战之后,长期保持了这三种实力。
以下逐项检索中国的实力:
以军事实力而论,中国军事实力排名第三、在“全球火力指数”中排名第四,都居前五强之内。不过,与排名第一的美国相比较,世界都知道差距太大,尤其是全球进行武力干涉所需的空军、海军作战能力,实在落后太多。
以经济实力而论,中国虽与美国同为GDP年超10万亿美元俱乐部的两个成员,但人均相差太多。以2015年为例,在世界191个国家中,美国GDP总量为17.94万亿元,排名第一;中国GDP总量为10.98万亿元,排名第二。但美国人均GDP为49866美元,排名第12位;中国人均GDP为7990,排名第76位。以美国如此实力,尚有70%左右的人民要求美国政府少管外国闲事,多关注国内事务,改善民生。实力远逊的中国必须惦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中国的富人数量虽然超过美国,但穷人的数量之多却仅次于印度,居世界第二。新疆、藏区两地及内地每年花费的“国家安全费用”与军费不相上下,这种情况下,能够“维持稳定”就算不错了,根本无法像美国那样做全球化领军,雄心勃勃地外扩。
至于价值观方面,胡锦涛时期还弄了个“中国模式”,一帮中外学者在嚷嚷“北京共识将要取代华盛顿共识”,习接任后,这些说法都束之高阁,只剩下全球大撒币展示经济实力。
以上这些弱项,中国政府心知肚明。充当全球化领军,听起来非常吸引人,似乎是“皇帝轮流做,终于到我家”了。但北京更清楚地知道“梦中黄梁固然味美,眼前饥饿着实难熬”,这“饥饿”就是眼下的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
法国兴业银行公布最新一季的全球金融市场“黑天鹅”榜单,中国因为房市泡沫、高负债和不良贷款,成为最大的“纯经济风险”,并预估中国有20%的机率硬着陆。这个估计并没有夸大其辞,只要看看国内媒体如今喊出的口号是“放弃房地产,保卫外汇储备”,就知道中国外汇储备正面临迅速流失的风险,有如金融防波堤上最薄弱的一环。大家只要想想,中国政府倾力保护的币种不是自家人民币而是美元,就知道这人民币虽然成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钦定的五大储备货币之一,但其实力却远远比不上美元。
美国的世界领袖地位一靠超强的军事实力;二靠美元长期获得的世界认同,能满世界卖国债;三靠经济上支持全世界。中国一无美国的国力,二则价值观与西方世界格格不入;三来是人民币没有美元那强势的国际地位,实无接位之能。真要去接,肯定压弯了腰,还弄得全世界喋喋不休,埋怨没前任“世界总统”做得好。
鉴于以上种种事实,可以断定:美国要淡化自身在全球的领导作用,中国确实乐见其成,因为至少会比奉行意识形态至上的奥巴马政府时期,中国感到的各种压力会小一些。但如果认为北京因西方媒体这种意在警告美国的架秧子哄抬就患上“大头症”,那也是低看了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智商。习领导下的中共,决不希望与美国争霸,而是希望国际格局最后演化成美、俄、中三足鼎立,中国师毛晚年故智,游刃于美、俄之间,小心维持自己那资源高度对外依存的经济利益,以保证中共的执政地位不倒。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