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凌宸:台湾问题之我见暨中国本土主义初探



这段时间看了不少台湾的政论节目,一个很深切的感受,就是台湾人的本土意识越炽越旺。
 
如何面对中国,是这些政论节目一个常见话题,但我觉得争执的焦点,则是台湾的统与独,也即台湾的未来。其焦虑反映出的现象,则是台湾人——无论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还是外省人及其后代的身份认同及文化自觉。当我切换于民进党的深绿、浅绿与国民党的深蓝、浅蓝,亲民党的浅蓝与台联的深绿,还有新近在政坛崛起的时代力量及稍显没落的新党,辗转在辜宽敏、彭文正等所提倡的急独,蔡英文所代表的缓独,洪秀柱所领衔的一个中国,吴敦义所倡言的一中各表,以及胡忠信、姚立明、余莓苺、周玉蔻、钟年晃、侯汉廷、赖岳谦等政治名嘴的各色观点,特别是看到同样拥护台湾本土意识的周玉蔻、刘文雄与陈奕齐、刘敬文对呛激辩时,作为一位大陆人,也有些感受不吐不快。
 
台湾问题很是复杂,这源自于它的历史。殖民,是台湾绕不过去的一个伤口。虽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台湾人,是由中国大陆早期移民过去,但无论是日据时代的殖民,还是两蒋统治的戒严时期,以及郑南榕的自焚,彭明敏的流亡,雷震的冤狱,绿岛的抗争,文星的风潮,以及以往的美丽岛事件、野百合运动与新近的太阳花学运,皆给这片土地留下深深的痕迹。这是既成的事实,无法改变,但这些基于事实的历史,影响于现实的轨道,孕育出不同的思潮,形成于社会的分化,反映在政治的抗争与对立,成为摆在台湾人眼前一个现实而重要的问题:如何面对历史?因为身份认同的差异,处理不好,极容易造成族群的分裂,于是考验台湾人智慧的就是:没有共同的过去,能否创造共同的未来?
 
我明白,对于深绿、急独的台湾人来说,中华民国是个外来的流亡政权,非能代表自己的立场,体现自己的政治主张,恨不得焚巢捣穴,立马改朝换代。早在1964年,彭民敏与魏廷朝、谢聪敏,就发表了《台湾人民自救宣言》,呼吁台湾人拒绝共产党、推翻国民党,在国共之外寻求第三条道路,即台湾人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可见台独意识发轫之早。但也允许我指出一个明显的事实:如果1949来的不是国民党,那么1949来的将是共产党。就这一点而言,国民党纵有千般不是,毕竟还是为中华民族保住了一方宝岛。而且,蒋经国时代的国民党,最终还是顺应了历史发展的潮流,主动开放了报禁党禁,迎接民主的洗礼,而不是选择对抗民主,屠杀政敌,发展成新加坡式的半独裁国家,从这一点而言,国民党对于台湾的民主发展功不可没。并且,没有国民党对台湾的耕耘与建设,台湾也不会从一个被盟军炸得满目疮痍的日本殖民地变成亚洲四小龙之一。
 
但是,即使在我这个大陆人看来,如今的国民党也太让人失望,真是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感。2016大选惨败后,输掉总统府,输掉立法院,输掉地方县市,可谓输得一败涂地一塌糊涂,却不知道痛定思痛励精图治,振衰起敝重新出发,却仍是内斗不断党同伐异,拥兵自固争名夺利,足见国民党之梗顽不化兼不思进取,更恶劣的是还病急乱投医与中国共产党眉来眼去,难道真是忘记历史上的两次国共合作,国民党都吃了大亏的经验教训吗?国民党在中共面前如此卑躬屈膝,怎么对得起在大陆惨被诛戮的国民党人及其家属?怎么对得起如今还支持中华民国的大陆泛蓝联盟?又怎么对得起这两千三百万的台湾民众?百年大党啊,如今堕落得如此不堪入目,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国民党的政论名嘴——比如文传副主委等人,在上政论节目时,面对绿营之质询,在关键问题上经常被辩得哑口无言毫无还手之力,最大原因非是辩才不如他人,而是丧失了道义,丧失了立场,失去了民意,当然就没有自信,当然就难以在政见上自圆其说,须知连自己的政治主张、立党原则都背弃,又如何能面对外人的质询?又如何能理直气地针锋相对?这样的国民党,还能不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吗?
 
其实,在我看来,哪怕如今国民党窝囊如斯,手中也未尝没有好牌。因为台湾岛内相对于独立与统一,最大的公约数是维持现状,历次台湾的民调皆指出这一客观事实。另外在法理上,正如前总统李登辉在2007年1月29日接受《壹周刊》专访,表示台湾经历20世纪后期的改造,早已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只是现在的名字叫做中华民国,所以台湾根本不存在统独的议题,也不必追求台独。毕竟,因台独可能引发的战争,不是两岸人民之所愿,而统一在一个独裁政权之下受奴役,也非台湾人之所求,也非我这样的中国人所求。那么,维持两岸现状及和平的中间选项,就是最符合于政治现实,最能赢得民心,最能获得选票支持的政治主张。基于此,我觉得国民党现在应该旗帜鲜明地提出以下主张:
 
1、国民党基于既成历史与社会现实,捍卫中华民国政权与宪法。2、国民党基于文化与血缘的客观事实,认同两岸华人皆属同族:中华民族。3、国民党作为中华民国的开创者之一,将一如既往地维护主权独立。4、国民党作为台湾民主的开创者,将继续支持与践行民主政治。5、国民党身为台湾政党之一,将继续立足台湾本土,捍卫人权,维护社会公义与个人自由,为台湾人民的最大福祉打拼。6、国民党既反对台独,也反对中共压迫,反对因台独可能带来的战争而给台湾人民造成的伤害,也反对中共的欺凌与打压。7、国民党身为台湾民主的开创者与建设者,将利用自身之经验,在两岸关系上面,引导对岸顺应历史发展潮流,进行民主政治体制改革,帮助大陆完成政治体制转型。因为国民党深切地认识到,一个民主的中国,相对于一个独裁的中国,更符合台湾人及全人类利益。8、国民党在中华民国的主权独立前提下,主张两岸维持和平。9、国民党在两岸都是民主政治的前提下,不反对统一,但必须由台湾人民公投决定。10,国民党秉持和平、自由、民主及人权的普世价值,以台湾民意为宗旨,以台湾利益为目标,服务台湾人民,将始终不渝地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台湾而努力。
 
也就是说,国民党必须完成本土化与大众化,对内与对外必须扮演起中华民国的捍卫者角色,台湾尊严与台湾价值的守护者角色,才可赢得台湾民意的多数认同,重新有执政的机会。倘若认识不到或认识到了也做不到,国民党危矣,终将被历史所淘汰。但是,这对台湾来说也未必是好事,因为政党轮替才能建立真正民主制度,民主政治就是两党政治或多党政治,需要成熟而有力的反对党,倘若执政党没有在野党监督、抗衡、竞争,也很容易重蹈威权主义的覆辙,或者对民主质量造成腐蚀,这一点,在民进党身上已初见端倪。
 
或许是与国民党缠斗过久,民进党虽然视蓝营为宿敌,但也染上了不少国民党的党阀作风。我们很容易看到,虽然提出转型正义、司法改革等施政目标,但是很遗憾在有些行事作风和办事手段上,民进党也深得国民党的熏陶。法律上的双重标准,政治上的报复打压,抢地盘似的攻城略地,舆论上的煽风点火,挑拨民意鼓动民粹的社会纷争,惟恐天下不乱的两岸挑衅,这些,在台南市长陈菊威胁面包小贩、党产条例的资金断流、金融系统的人事斗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兆丰洗钱、陈水扁的保外就医、辜宽敏的欢迎战争等等事项之上,都可窥见一斑。我以为,倘若民进党的一党之私没有大过台湾整体利益,未尝不能在一些焦点问题上有更为弹性的处理,以减少社会纷争、消弭对立情绪。因为强调自己的立场,不用否定别人的过去,也不能无视他人的认同,不然只是形成循环的政治倾轧,永无社会宁日。而且作为执政党,民进党能否扮演起蓝绿和解的角色,也是对它的一大考验,也是它能否更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一道政治试题。
 
再有就是两岸问题,也是摆在民进党面前的一个考题。因为我看台湾绿营的政论节目,有一个很深切的感受,就是有一部分台湾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认为自己是台湾人——此现象称之为天然独或天然台,台湾与大陆无关,最好切割各走各路;也不认同中华民国的国号,对其抵制或无视;目标是独立建国,本土至上,重新书写历史,自己建构未来。这种本土意识我能理解,但也颇为担扰,因为本土意识各地都有,不仅是台湾,大陆也有自己的本土意识,只不过台湾的本土意识是主张独立,大陆的本土意识是要求统一,因为大陆的本土意识包含台湾在内——台湾是中国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如果只讲本土意识,不讲文化血缘,那么这两种本土意识的对撞就是硬碰硬,最终结果,是谁的实力强谁说了算。从两岸的人民福祉来说,这未必是一个好的选项。而且从实力上而言,我也不看好台湾。
 
民进党本身就是以台独起家,其党纲就主张建立台湾共和国和制定新宪法。但在现实层面,无论法理还是实际操作都极有困难,因为这不仅涉及到台湾岛内,而且还依赖于国际环境的政治气候比如美国的允准与支持。而且时移事变,民进党的许多基本教义都难以跟上时代,所以随后又出台《台湾前途决议文》和《正常国家决议文》以图跟上形势。1996年,民进党正副总统候选人彭明敏、谢长廷在第一界台湾选举中惨败后,新一代更是公布了《台湾独立运动的新世代纲领》,作为团结巩固台湾现状的新政治论述,以弥补、修正以往政治主张之缺陷。但时至今日,民进党内的一些派系及其它台独势力,都不难看出思想之僵化与极端,正如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早在2006年6月1日接受《大众时代》网站专访时就指出的关键问题:“二十一世纪是个全球化的时代;但是台湾的领导者还在谈本土化,是个笑话。台湾必须以全球化的观点来看国家主权的问题,国家主权不是绝对的;但是许多的台独基本教义派人士却不懂得吸收新知,死守着台独基本教义。”事实上,有些台独派系,实质是民粹主义的表现,主张排外与仇恨,从其言论及行为不难看出具有反民主的性质,而且正好成为中共统一台湾的借口。众所周知中共其实是台独最大的推手,而这些极端台独又成了中共统一台湾的推手,两者在某种程度上真可以说是相得益彰、不分轩轾、臭味相投,可看成两群人渣的对决以毒攻毒。当然,也必须客观地指出,民进党主流是在演进当中,尤其是蔡英文当选民进党主席和当选台湾总统之后,在两岸问题上采取比较务实的做法。她主张建立具一致性、可预测、且可持续的两岸关系,维持台湾民主以及台海和平的现状,既不失弹性,又不失自己的立场,是很智慧的政治策略,至于面对中共的压力及绿营内部的压力,这种“维持现状”能维持多久及还能不能惟持下去,是迫于外在压力而改变还是自己主动调整政策进行台独演进,则还需进一步观察当中。
 
谈到这里,如标题多言,我想初探一下中国的本土主义。之所以有此想法,正是有感于台湾、香港本土主义之兴起勃发,而作为无论台湾问题还是香港问题的中国大陆,在这个问题上基本处于失语状态,这是不完整的,也是不应该的。即使是身处海外的华人知识分子,他们不是处于沉默,就是一边倒地站在台湾立场上说话,替台湾发声,比如曹长青之类。当然,身份改变,立场改变,这是自然,无可非议,但身处中国或心系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这个事关国民福祉的重大议题上不能缺席,必须进行自己的理论构建,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必须阐明自己的立场。正如台湾人为台湾发声,香港人为香港发声,中国大陆的人也应该为中国大陆发声,因为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无论港台的本土主义如何强烈,它最终还是面临着要和中国打交道。这个事关全体中国人的议题,单方面是说了不算的,无论是单方面是中国大陆,还是台湾。双方必须坐下来协商交谈,找出符合两岸人民福祉的解决方案。另外,真正对中华民族有承担的人,也必须以中华民族的长远整体利益为指向去思考这个问题,而非以局部利益去做决策。正所以如此,我对曹长青之类的知识分子只站在台湾的立场上发言不以为然,同时,也对国内一提到爱国主义、民族感情就不屑一顾乱骂一通的态度也必须有所批判。
 
爱国是天然而正常的感情,捧高不必贬低也无须,平常心对待即可。虽然很多欧美思想家已指出爱国主义极易被利用,比如爱国主义是无赖的最后庇护所之类,但我想这是个度的问题,而且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爱国主义只是诸多价值观的一种,也会受到诸多其它价值观比如人道主义、自由主义的制约。爱国主义不会一枝独秀超出其它主义之上,反过来说爱国主义也不会因其它主义的存在就变得微不足道,不然难以解释欧美反思爱国主义之深刻,爱国之心却依然兴盛不已连绵不绝,比如美国人爱国之心之炽热与英国人脱欧之举动。但是我注意到,国内许多人,包括很多民主人士或者向往民主的人士,其实问题不少而且某些方面还很严重。由于党文化影响,知识不足,见识所限,头脑简单误读民主,带着专制的作风追求自由,立场引导事实,情绪大于理性,主见代替客观,拒绝了解事实或观点脱离事实,不会或欠于理性交流,一谈到爱国,就联想到爱党,一说到反共,就连带着辱华,俨然在中国说爱国就是很荒唐的事情。事实上,一谈到家国情怀就为之唾弃,还是在党文化造成的心理创伤中转圈,并没有在思想与精神上真正独立与清醒起来。非能共产党统治中国,就在骂共产党时,连国家也一通乱骂。这正是共产党所希望达到的效果,党国不分。很显然,党不是国,国不是党,爱国不是爱党,仁人志士努力改变这个国家正是爱国之体现,而且从政治角度而言,不考虑国家利益,不考虑民族利益而空谈民主自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另从追求民主中国而言,国家领域主权和国民身份的确立,是现代主权国家对内建立法政秩序、对外发展国际外交的前提。
 
国家者,人民、领土与主权之集合。爱国是自我存在的社会表现,是社会责任感的感情体现,更是身份认同、文化自觉与历史归属的集合,并无不妥。而对于当下的中国政治环境来说,爱国更意味着责任的担当,爱国更意味着坚绝的付出,爱国更意味着让这个国家变得美好,能让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奔流在这片充满苦难的土地。如果人人都“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弃国远走它乡,那么当年的孙中山也没有办法创建中华民国。而且从现实层面而言,能移民他乡的中国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中国人还是要生活在这片土地,所以,不能因为自己计划移民或者已经移民,就否定其它中国人改变中国、追求幸福的努力,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自私自利得无可救药。毕竟,唾弃、谩骂一个愚昧、落后的国家,是最容易的;要改变、建设这样的国家却是最难。而我看华人是舍难取易的多,因为骂得越激烈,越能受追捧,还显得越“聪明”。公允说来,移民是个人选择,并无错,尤其是因逃离政治迫害而流亡他乡的,更是责不在己。但选择留下抗争,也是个人选择,也无错。但民主红卫兵所犯的错误是,为了证明自己选择唾弃有理,就去诋毁他人选择爱国可笑。其实,从道义上而言,相对于选择移民的人,我更尊敬选择留下来抗争的人,因为这意味着去面对更大的风险,去背负更多的压力,去承担更多的责任,哪怕移民的是我自己,我也坚持这样的观点。事实上,更应该为这些人感到骄傲,因为他们坚韧地根植于这片土地,从未放弃为改变国家而进行的长期努力,有些人陷入妻离子散的困境,有些人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另外,唾弃、嘲笑爱国精神,也是一种自卑心理的展示,一种智力不足的症状,因为自己没有担当也就罢了,却还诋毁有担当的人,这不是典型的民族劣根性是什么?这些人的荒谬就在于,他们本身就是自己所唾弃的中国及中国文化中的一员,而且自己就已病得不轻,却还大言不惭指责他人,这不就是以谩骂掩饰自己的卑鄙与无能吗?难怪晚清启蒙思想家龚自珍在《定庵文集》中感叹:“这个时代中国不仅没有有才能的宰相、史学家、将领、人民、工人,甚至连有才能的小偷、盗贼都没有。这是为什么呢?这个时代有一个有才能的人出来,就有100个人要收拾他,甚至杀了他,杀他不用刀、不用锯,不用水火,而是全方位地杀他,把有才的人的文毁灭,把有才的人的名搞臭,连音容笑貌也要灭掉。凡是有忧国之心、有发奋之心、有思考之心、有廉耻之心的人都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只有渣滓才能存活。”
 
其实,若要以他们所唾弃的爱国主义,所批判的酱缸文化而言,真要践行自己的理念,首先应该批判的就是他们自己,虽然这很难,一是因为私心所障,二是因为智力所限。但正如我前面所言,国人多是舍难取易的,所以你能看到的是,中国多的是只有唾弃而无担当的人,多是自顾自而少有或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其实,从这些人身上,恰恰可以反观中国人是一盘散沙、乌合之众的深层次原因,虽然他们还常常抱怨别人不团结。但是不得不说,不谈爱国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没有担当就没有责任,天下兴亡匹夫无责,谈起此国可以随意开骂,粗口不绝,仿佛往这国家身上吐口水,自己就尽到了追求民主的义务,于是便可心安理得,事实上这不过是自由主义的掩耳盗铃,自私自利的幼稚表现而已,更还有不少人是借谩骂而泄私愤,因恨而幸灾乐祸,惟恐天下不乱为反而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独夫心态而已。然而平心而论,这种现象也情有可原,因国家处于内忧外患,文化处于礼崩乐坏的历史衰弱期时,极易看到这种寡恩薄义、反目成仇、崇洋媚外的弱者心态,无担当、无责任、无远见,整个就是一堕落社会出产的三无产品,心理自卑、缺少自信、言辞与行为偏激。再加上共产党对中国传统文化及传统道德的摧残与灭绝,也导致民众陷入虚无主义、犬儒主义、功利主义的窠臼,但是有些人由于披上一件自由主义的外皮,就极难看清楚本相。不过,从这些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之批判基本与共产党同出一辙的现象,也不难发现深层的同构性,身上所隐藏的红卫兵病毒。可想而知,一个人若是这样的心态,无论走在那里,也是极容易怨天尤人牢骚满腹的,毕竟丧家之犬无以爱国,一个国家的变革以及文化的复兴与更新,不能指望一群心理自卑、认知扭曲的人,而必须是一群对人民痛苦感受最深切的人,一群对社会不公不义之现象最愤慨的人,一群对自由、民主与公义最执着的人,只有拥有这样的使命感、责任感才能闯出国族的出路与生路。胡适曾言:“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取国家的国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所以,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必须有自己正常的人格与国族观念,必须努力构建自己的身份认同、文化自觉及历史归宿,并且应该向外界公布让众人知晓自己之主张,这也正是我提出中国本土主义原因之一。
 
当然,反过来谈,狂热、狭隘的爱国主义也须警惕。从个人而言,这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从集体而言,这是当局刻意制造的效果。尤其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里,爱国主义极容易被利用,借爱国之名行祸国之实的绝不少见,所以往往以至于一提到爱国,一提到民族感情,就被鄙夷不屑,就被嗤之以鼻,这,其实又走入了一种极端。常识可知过犹不及,极左当然不好,极右也未必就是正常,而在中国爱国主义就处于极为尴尬的位置,不是容易被中共所利用,就是容易被一些民主人士所抹黑,以至于动辄得咎,干脆提也不提。而在这种不正常的氛围里,正是应该有勇气正本清源,正是应该恢复爱国主义的真实面目,正视爱国主义的积极意义,比如凝聚力与道德感召力,做到既不担心被利用,也不用恐惧被抹黑,因为民主中国、自由中国的主体正是中国,倘若连爱国都不可提,谁又敢相信他们是在为这个国家争取自由与民主呢?
 
再有,民主政治也是选票政治,在中国民主化后,政党竞争必须考虑到赞成统一的选民选票,而因既往的教育与宣传,台湾是祖国宝岛的印象深入人心,宝岛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观念根深蒂固,赞成与拥护统一的人数并不少,而且实际上可能占绝大多数,而支持台湾独立的人数可能少之又少,那么在这种现实情况之下,如何响应大陆的民意,如何赢得他们的选票,如何能在赢得选票的同时更智慧地解决两岸问题,而不陷入民粹的骑劫、政见的极端,避免及杜绝两岸发生擦枪走火的可能,也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及民主人士所必须未雨绸缪的。因为这里面还牵涉一个极关键的问题,也即是对中国大陆而言,台湾的统独问题还不仅是台湾的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面对和处理台湾问题,还牵扯到西藏、新疆、内蒙等省份的问题,所以从这个政治视角来看,台湾会有一个示范效应,台湾可以只考虑自身,但对大陆而言不会是单一的考虑必须考虑到全局的效应,因为倘若处理不好,那么大陆人民极容易陷入到动荡不安四分五裂甚至内战四起的状态,所以大陆必须顾全大局从现实出发,把大陆人民的民意放在第一位。我想这一点台湾人也应该能理解,因为作为本地主义,台湾人把台湾的利益放在首位,那么大陆人把大陆的利益放在首位也理所当然,不然岂不是只准我讲本土主义,不准你讲本地主义?那这就不是本地主义而是霸权主义。所以,从此层面而言,中国本土主义的提出不单是本土立场的构建,更涉及到各族同胞的融合与共存,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
 
另外,国家认同还牵涉到一个民族认同的问题,不然中华民国本身就是独立国家,为什么还有人要提倡台独呢?这恰恰就是身份认同、民族认同外延在政治主张上的表现。而我发现很少人注意到,一些台独人士提倡的不仅是两国论,遂行的更是两族论。不但否认两岸同属一国,都是华人国家,更否定两岸都是同胞,都是中华民族,所以要正名修宪,建立台湾共和国。只不过两国论是显而易见的,但这种两族论却躲藏在两国论下,不易发觉。前者是公开而激进的,后者是隐秘而心藏不宣的,但两族论的危害性却远远超过两国论。在我看来,海峡两岸的有识之士都要注意这种以台独为名,实则行民族分化的企图,因为这不仅会给两岸关系带来危险,同样也会给台湾内部带来动乱。因为一个民族两个国家甚至多个国家,实际存在,比如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所建立的英美澳加等国。但把一个民族分裂成两个民族却是世所罕见。所以,针对这种以实现民族分化而实行独立建国的政治目的,理应提出相应的应对与制衡。站在中国本土主义的立场,我虽反对台独,但承认它有法理,也理解台独人士的诉求。但是对于这种包藏祸心的两族论却不认同,而且鄙视。在这里,要感谢台湾绿营的政论节目,正是因为他们平时不屑掩盖的排华、反华的情绪,才让我发现这个虽不宣之于口但却藏之于心的关键问题。所以,从此角度而言,中国本土主义的提出实则是对港台本土主义的因应与制衡,但却力求杜绝港台本土主义已展现的弊端与局限性,希望能提升与拓宽本土主义的包容性与开放性。毕竟,本土主义也是诸多主义中之一种,本土主义必不可少但也不能至高无上,不能违背人道主义更不能建立在排外与仇外的基础之上,不然这样的本土主义与种族主义有何区别?中国本土主义的构建自然应该避免这些缺陷,在以中国本土利益为优先的同时,承担起现代文明国家应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而且,从当下的世界格局来看,在反全球化的背景下,基于贸易保护主义、本土优先、民族主义、反移民等政治立场以及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金融危机、失业率上升、难民问题、恐怖袭击、对精英阶层之不满等社会现象,使得代表本土主义的右翼势力在欧美政坛迅速崛起,大有风起云涌之势,在选举中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皆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与成绩,由此也不难看出本土主义之复兴与民意之支持:提倡美国优先的川普赢得总统大选;早前的英国脱欧派胜出无须多言;法国的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更是已准备冲刺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甚至在丹麦、荷兰、比利时、瑞士、芬兰、奥地利、意大利这样的传统自由国家中,右翼势力的党派不是身居执政联盟,就是在选举在处于领先地位;至于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罗马尼亚这些中东欧国家,右翼势力向来是有深厚的历史土壤。所以,基于世界之大格局,政治之新形势,特别是在他人已有而我全无的情况下,中国本土主义的提出也是势在必行。虽然因为国情不同,面对之问题会有差别,但在“本土优先、人民至上”的这一最能赢得民意支持的前提下,中国本土主义之产生是理所当然。
那么,我所提出的中国本土主义是什么呢?我之构想如下:
 
中国本土主义宣言
 
鉴于,对宪政、人权、法治、公义、平等、博爱、正义等普世价值之认可;鉴于,对民主政治、自由社会之认同;鉴于,对中国本土利益之捍卫;鉴于,人民有权推翻暴政追求自由;鉴于,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之骑劫与祸害;鉴于,中国共产党对爱国主义之利用;鉴于,中国共产党对民族主义之操控;鉴于,中国共产党是分裂主义的最大肇因;鉴于,港台本土主义之发展与兴盛;鉴于,中国本土主义之沉默与空白;鉴于,本土主义对于本土人士安身立命之重要;鉴于,本土主义与本土人士之利益攸关;鉴于,本土主义对于身份认同、文化自觉、民族自尊、历史归属之重要;鉴于,本土主义是未来民主中国发展不可或缺之重要角色;鉴于,应有中国本土主义对港台本土主义的反制与因应;
 
中国本土主义的理念如下:
 
一、建立民主中国、自由中国、法治中国;二、保障人权、捍卫公义、促进公平,推行契约意识、规则意识、法治意识,维护宗教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等现代文明社会公认的各项公民权利;三、以中国本土利益作为出发点,主张中国本土利益优先;四、反对分裂,维护领土完整,主张国家统一;五、在主权统一的前提下,主张和解、稳定与繁荣;六、捍卫中国主体性与中国文化;七、促进中国的文化复兴与文化更新;八、建立与培育自信、健康的国民人格,增加对本土的感情认同、思想认同、心理认同;九、立足于本土、放眼于世界,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承担相应的责任,作出应有的贡献;十、中国本土主义只是诸多主义中之一种,当本土主义与更高阶的主义发生冲突时,在维护本土利益的同时,应视具体情况采取商榷、退让、妥协、服从等方式以求妥善解决问题。
 
那么,基于中国的本土主义,又如何应对台湾问题呢?在回复这个问题之前,我必须先指出:本土主义也好,分裂主义也好,独立思潮也好,其实最大的罪魁祸首是中共。若不是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治,若不是中共这样的残民害国,若不是中共这样的持强凌弱,怎能怪他人离心离德呢?怎能怪他人渐行渐远呢?事实上,中共就是台独最大的推手,中共也是港独、藏独、疆独的最大推手。因为道理实在太简单:人们本来就有反抗暴政的天然权利,当然也有脱离暴政统治的权利。更不用提中共为了夺取政权,打着“民族自决”的旗帜,早在1928年就策动台湾独立、1935年策动西藏独立、1935年策动内蒙古独、1945年配合苏联策动外蒙古独立、1946年配合苏联策动新疆独立的历史事实。但是,我也必须客观地指出,最大的问题在大陆,不等于所有问题都在大陆,正如港台问题也有部分原因是事出港台。事实上,基于利益或意识形态,也有不少是利用大陆的独裁而遂行自己的政治目的,也有不少人是披着反共的外衣而进行反华。所以,必须把这些事实区别对待,不然极容易陷入混乱,也很容易被利用。但是,仅针对本土主义而言,在我看来台湾的本土主义无错,独立思潮也无错,大陆的本土主义也无错,统一思潮也无错,因为各自都有各自的法理,而且各自的法理都有各自的历史渊源。比如从大陆而言,依造中华民国宪法之第四条固有疆域,不但中华民国之领土包含中国大陆,而且依照中华民国宪法第三条国民及《中华民国国籍法》第二章第二条第一和第二款规定(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属中华民国国籍:一、出生时父或母为中华民国国民。二、出生于父或母死亡后,其父或母死亡时为中华民国国民。)绝大多数大陆人也属中华民国国民。所以,从法理而言,变更《中华民国宪法》,须有大陆中华民国国民的参与和认同,不然可视之无效,可采取相应的反制与因应。那么,此种状况就形成逻辑上的矛盾,因为民进党的党纲主张建立台湾共和国,必须制定新宪法。但制定新宪法,又必须得到全体中华民国国民的参与与认同,这就形成了制度死锁。也难怪台独势力要建立台湾国制定新宪法,完全废掉中华民国重起炉造,因为他们也认识到了中华民国的存在,事实上就制约了台独的可能。所以,无论台湾的依持现状也好,独立也好,或者中国大陆的维持现状也好,统一也好,双方都必须认真面对对方的诉求,聆听对方的意见,正视对方的立场。如果双方都坚持于自己的立场而否认对方的立场,那么就没法沟通与交流,最终就只能以实力解决——政治问题最终就是看实力,谁的实力强谁说了算,但这对于两岸来说,都未必是个好的选择。如果双方在各自承认对方立场的前提下,能坐下来和谈,那么就可通过协商来解决,正如蔡英文在双十讲话中所言“只要有利于两岸和平发展,有利于两岸人民福祉,什么都可以谈。只要有利于两岸和平发展,有利于两岸人民福祉,什么都可以谈。两岸领导人应共同展现智能和弹性,将两岸带回到理性、冷静的态度,一起把两岸现存的分歧带向双赢的未来。”
 
两岸问题之解决在于两岸人民共同之努力。在这里,我想先引用高智晟先生在《2017,起来中国》一书中关于台湾问题的论述,这不仅是原因我和他立场一致,而且也认为这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得当方法,具体内容如下:
 
(三十)台湾关系问题未来民主宪政政府将放弃武力解决台湾的统一问题。大陆与台湾都是中国不能分割的领土,中国的统一当和平实现。我有一个未必成熟的想法,即是:2017年后,中国大陆干脆起用中华民国国号,起用中华民国宪法,恢复中华民国法统,先在形式逻辑上达成统一。中华民国大陆政府及中华民国台湾政府在终于统一前并立。联合国使用中华民国国号,使用中华民国国旗。国旗、国歌、国徽双方共享。驻联合国代表团由双方成员组成。所有由国家或政府为成员的国际组织,均由双方协商基础上派代表组成。驻国际机构的首席代表或主席,由双方人员轮流担任。所有驻外使、领馆,均由双方协商派员组成,一方任主代表时,另一方任副代表,下届则由上届的副代表方任主代表,上届的主代表方则任下届的副代表。内部实行协商议事机制,双方可协商达成最终统一路线图,确定一个统一前的期限;在此期间,台湾和大陆都各自保有独立的行政权力、司法终审权、立法的独立权,但这种独立权是相对的,即在《中华民国宪法》原则下的独立,双方都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保有或减少武装力量。双方税赋及财富不在非自愿的情形下越过海峡中间线。所有对外关系都由双方协商进行,或者在确立了统一年限后,由中华民国(大陆)政府和中华民国(台湾)政府各自行使对外的程序性外交事务。在双方确定的统一期限到来前,中华民国(大陆)政府可做以下承诺,但并不要求中华民国(台湾)政府以对等承诺: 
 
1.台湾公民在大陆取得与大陆公民平等的权力,这权利包括公民权利和民事权利。台湾公民在大陆的包括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在内的政治权利不受限制。广泛的民事权利,诸如:居住、迁徙、置业、上学、自愿服兵役、婚姻、继承、收养等,与大陆公民平等享有。 
 
2.台湾军队在属于传统大陆主权辖下的领陆、领海、领空、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享有与大陆军队同等的权力,诸如训练、补给、演习、追逃等行动,但在技术上当提前知会大陆有关部门。大陆方面将继续恪守海峡中间线原则,非经台湾同意,军队不出现在任何由台湾控制的区域。 
 
3.台湾的企业,在中国大陆的领陆、领海、领空、领海毗连区及海床、其洋底,属于中国大陆主权辖属,而无争议的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范围内,享有与大陆企业同等的权利,其上述范围内的经营行为当遵守中国大陆的相关法律义务。 
 
4.承认台湾生效判决的既判力效力,愿执行台湾的生效判决。 
 
5.台湾政府或公民提出的,而不影响大陆政府或公民实体权力或权利、利益的其它需要予以方便。
 
6.台湾岛内中国人的「全民公决」结果,不能产生国际公法相关原则意义上的法律后果,台湾是全体中国人的台湾,其与加拿大魁北克省法语系族群谋求该省独立,数次公投结果皆为联邦最高法院否决的法理意义是一致的。 
 
7.对于新疆和西藏的未来,两省的僧、俗领袖当有因应历史及现实的考虑。联邦(省)式自治,是现令历史背景下,各省能够获得的最充分、最现实的自治形式,中国没有任何可能获得接受国家分裂事实的能力。
 
我想即使是台湾人也不难看出高智晟先生此方案所展现出来的诚意与善意。可以说,在可能的范围内,大陆方面做了极大的让步,给出了极大的优惠,而且不要求台湾进行对等的响应,这可以说是为了两岸和平而做出的极大努力。而且,这项方案不但有利于两岸和平发展,有利于两岸人民福祉,也有利于两岸的优势互补,比如台湾的科技力量与大陆市场的结合,台湾民主经验对大陆转型的帮助等,可谓互利与双赢。其实两岸的冲突,首要是价值观上的冲突,比如民主与极权、自由与独裁,次要是利益上的冲突,比如台湾的反服贸,但如果两岸能统一在人权、法治、公义等普世价值下,统一在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之下,统一在市场经济之下,那么很多矛盾将被无形化解,很多对立将被消融,很多分歧也会迎刃而解,全方位的合作将能展开,多形式的交融将能进行,更能为两岸青年创造更美好的未来,而两岸青年的未来,不正是两岸的最大公约数吗?
 
所以,综合高智晟先生的主张,结合于中国本土主义的立场,我所设想的两岸问题解决方案如下:
 
1,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国大陆也是中国的一部分。2、中国属于中国大陆公民,也属于台湾公民。3、尊重台湾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立场,即台湾代表中华民国。4、中国大陆放弃用武力统一台湾,但不放弃用武力反对分裂,但武力是最后选项。5、中国大陆主张用和平方式解决两岸统一问题。6、台湾公民可在中国大陆取得与大陆公民平等权利。7、台湾企业可在中国大陆取得与大陆企业平等权利。8、台湾可保留军队直到双方统一。9、在无涉分裂事项的前提下,尊重台湾司法、承认并愿执行台湾生效判决的既判力效力,愿执行台湾的生效判决。10、台湾政府或公民提出的,而不影响大陆政府或公民实体权力或权利、利益的其它需要予以方便。11、不承认单一方面的“全民公决”结果,无论是单一方是中国大陆还是台湾,鉴于台湾是全体中国人的台湾,全民公决自然也需全体中国人的参与才具合法性。12、两岸可统一在中华民国的国号与宪法之下。
 
当然,上述方案建立在中国自由民主的前提之下。或许有人问,如果中国一直独裁怎么办?我的回答是:一是这不可能,中国不可能永远处于专制与奴役之下,民主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二是即使中国将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独裁——虽然在我看来这可能性太小——那么就承认台湾独立也无妨。因为从道义而言,不可能让台湾同胞处于中共的奴役之下,这简直是文明的退步,历史的逆流,中国大陆之不幸绝不能发生在台湾,祸国殃民的惨剧绝不能再度上演,稍有同胞之情民主之思的人都难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另外从长远而言,中国大陆民主以后,作为文化同源血源相亲的两岸,再次的融合也不是没有可能,比如欧盟形式。所以,作为中国本土派的当务之急并非两岸问题,而是尽快推翻中共极权,建立民主政治,追赶上文明世界的步伐,不然,本已落后的中国恐怕会被抛得更远,而且成为世界和平的威胁,不仅台湾安全无保障,全世界恐怕都深受其害,极具危险。但两岸问题虽非当务之急,却也不能缺乏相关的思考,不然中国大陆将会处于极为被动的局面,这样的形势肯定不符合大陆人的利益。所以此篇文章,算是抛砖引玉,希望能看到更多有识之士的见解,倘若此篇文章能够激发国民对这个话题的关切与思考,那就不负我望。在这里,也希望台湾政府能正视大陆民意与两岸同属一国的历史事实,希望台湾人民能摆脱狭隘的地方主义及思想框架,真诚理解大陆人民要求统一的心声,以及在自由民主体制下繁荣发展的强烈意愿。也希望作为执政党的民进党和在野党的国民党及其它政党,能多与中国的民主人士交流,在对抗中共极权的一致目标之下,能从双方历史、文化、血缘上的长远关系出发,从地缘政治、区域稳定、经济利益着眼,创造共生共荣、互信互利的美好未来,共同建立一个文化多元、政治民主、司法公平、社会自由、经济繁荣、命运一体的伟大国家。
 
参考资料:
 
高智晟律师:《2017,起来中国》
彭民敏、魏廷朝、谢聪敏:《台湾人民自救宣言》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人权宣言》
民进党党纲
民进党:《台湾前途决议文》
民进党:《正常国家决议文》
周奕成:《台湾独立运动的新世代纲领》
维基百科:台湾独立运动
维基百科:台湾本土运动
美国《独立宣言》
联合国《人权宣言》
蔡英文:520讲话、双十讲话
洪秀柱:退选演讲
程翔:《诸独根源皆中共》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