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监察体制改革:伪装的政治改革忽悠开始了



今天的中国,但凡被叫做“政治改革”,无不具有一个显著特征:集权。中南海诸君,拍马屁的媒体,甚至北京政权的批评者,已经全数陷入疯狂的集权崇拜之中。今天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最新出版的《内幕》第59期白纬君专稿,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一轮伪装的政治改革忽悠开始了。

法广:当上核心的习近平出手新动作,要对国家监察体制进行大手术。你能先介绍一下,这个监察体制改革到底有些什么内容?
陈小平:迄今为止,被党国舆论热捧的关于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全部内容都在中共中央办公厅的一纸小小红头文件中,即《关于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细数一下,全部字数不超过750个字。
这个红头文件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改革,中央成立深化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协调进行。
北京、山西、浙江开展改革试点。由省(市)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省(市)监察委员会,作为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合署办公。
法广:北京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看作是“重大政治改革”,但最新出版的《内幕》第59期白纬君专稿将之称作“伪装的政治改革”,这是为什么?
陈小平:虽然中央办公厅的红头文件说这是顶层设计的“重大政治改革”,但如此重大的政治改革既不是通过国家权力机构,也不是通过中共才结束的六中全会宣布的,通过目前这种程序出台的“重大政治改革”完全不像什么“重大政治改革”。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使得目前中国宪法规定的“一府两院”体制变成了“一府两院一委"体制,是对中国宪法体制大突破。这种改革既未通过修宪进行,也未通过人大特别法授权来启动,共产党这种无法无天任性而为的做法实在不像在搞政治改革。
最重要的是一点是,国家监察体制的改革,是在向党国一体体制和集权政治的原始回归,不仅离宪政民主这种人类政治文明越来越远,即使连邓小平提倡的打了折扣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改革也不如。这等于说,这种改革既背离普世价值,也搞非邓化。
法广: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如何搞非邓化的呢?
陈小平:邓小平曾经说过,党和国家领导体制改革有几个原则:第一,权力不宜过分集中,第二,兼职、副职不宜过多,第三,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
从邓小平主张的党和国家领导体制改革看,党政分开才是改革,而党政不分则是政治改革的倒退。现在的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将纪委与监察委员会合一,这样不仅可以让纪委的黑社会性质的“双规”合法化,且在现有的诸多党政不分的体制基础上,继续强化了党政不分体制。
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是反对过份集权的。现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就是在纪委突破双重领导体制,开始实行垂直领导体制后进行的,其通过法律固化集权化的意图十分明显。
事实上,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集权化,只是今天中国政治从整体上走向集权化的一个侧面。今天的中国,但凡被披挂“政治改革”字眼的举措,无不具有一个显著特征:集权。今天的中国,中南海的诸君,拍马屁的媒体,甚至北京政权的批评者,已经全数陷入疯狂的集权崇拜之中。现在的中国有一种政治雾霾:集权就是政治改革,违宪就是政治改革。
法广:除了说这一轮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伪装的政治改革”,白纬君专稿还说,定然可以预见的是,这是一轮政治改革忽悠的开始。这又是为什么?
陈小平:中国有句俗话,凡事不过三。十八大以来,中国人已经被忽悠两次了,难道他们还要被忽悠第三次?
第一次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北京说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很多人信了,以为中南海的大佬们这回终于开始非常接近市场经济普世价值了。但事实上,现在中国最时髦的经济政策是国企姓党,指令型经济、甚至农业合作社再生。几乎没有什么人否认,2013年那场盛会定下的宏大改革计划基本夭折了。
第二次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北京说“开启了全面依法治国新时代”,很多人又信了,以为一向信奉丛林法则治国的中共要从良了,但有人发现,现在的中国“每个人都在遵守习近平制订的法律”。北京不仅将手伸到香港抓人,还将“犯罪嫌疑人”上电视认罪发展成为“法治中国”模式,还将“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与无耻地镇压律师运动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如今的北京,只要一说法治,老百姓就有想笑的冲动。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