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

程翔质疑“辱华”宣誓是德国“国会纵火案”翩版



中国人大常委会因应两名本土派当选议员的“辱华”宣誓内容和方式而解释香港《基本法》后,香港不少亲建制人士指香港未立法落实《基本法》中有关保障国家安全的第23条是祸根之一,而行政长官梁振英更表明,北京政府会认为23条立法有“现实意义”。时事评论员程翔称,很多港人认为这是藉“辱华”宣誓案来坐实“国家安全”危机,为《基本法》23条立法鸣锣开道,是德国“国会纵火案”的翻版,促中共统战部停止乱港。





程翔今(13日)天撰文,不点名地质疑是次风波的起因之一是现任特首梁振英向北京争取连任的手段。程翔指出,“不排除有人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炮制出一场闹剧以证明“港独”形势严峻,不是“疾风知劲草”的人无法应对。” 梁振英2014年解决雨伞运动后上京述职后引述领导人习近平以“疾风知劲草”来赞赏其工作表现。
程翔以“郑永健案”作为港人忧虑所谓辱华宣誓是德国1933年“国会纵火案”翻版的重要“环境证供”。根据刚判刑的“郑永健案”,中共统战部的“李总”和“张总”透过梁振英的前特首竞选办公室人员高凌翔约见网台主持郑永健,要郑接触本土派,用金钱引诱他们出选约四十个特定的区议会选区,目的是摊薄泛民候选人的票源,为建制派候选人保驾护航。“李总”和“张总”提出的金钱“资助”额最高达法定竞选经费的三倍,贿选意图明确。而与统战部“接触”的本土组织中,就有“本土民主前线”及引起今次宣誓风波的“青年新政”,故“郑永健案”是一个接近“人赃并获”的案例,说明中共在操控本土组织。
另外,被中资企业控制的《成报》亦曾报道,“青年新政”成员最早是参加亲中人士刘乃强创办的香港小区网络而成形。程翔表示,这些客观事实令很多香港人对一些本土组织存有戒心。他续称,统战部招揽有分裂之嫌的港独人士,而作为声称反港独的梁振英的人员,高凌翔竟介绍郑永健去替“港独”分子牵线拿统战部的钱,这都是不合理的,令人无法排除“国会纵火案”的可能。
程翔呼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敦促中共交代事件真相,禁止统战部这种乱港行为。港府2003年曾就《基本法》23条订定国家安全法草案,但因有一成人上街抗议而搁置,一直是北京不满香港表现之一,特首梁振英上任前后都表示,23条立法不在他的工作议程,但在人大常委会释法后却改变口风,指香港出现的港独和分裂国家的主张,相信会令中央政府认为,23条立法不光是未完成宪法责任的问题,而是有了现实意义,而港人亦看到有港独和分裂国家的可能性。
另外,有评论认为,港独问题是梁振英上任后指责一份大学校刊的专题后才引起关注,然后梁又大力打压及引进赤化措施,才激发年轻人大谈本土主义,故指梁振英才是“港独”之父。国会纵火案是指德国领袖希特拉藉一名共产党员在国会纵火事件后被捕而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要求时任总统兴登堡签署《国会纵火法令》,取消大部分公民权利,令希特拉有空间建立纳粹专制政权。
文章来源:RF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