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梁京:川普时代的挑战


本期《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标题是“川普时代“。这是一个充满历史感的标题。我相信,那些投了川普一票的人,包括川普本人都很难想像他将在四年后连任。事实上,因准确预测川普胜出而暴得大名的美国大学历史教授Allan Lichtman大胆预测,川普很快就会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弹劾。但无可否认的是,川普胜选确实开辟了一个新时代,这个新时代不会因他离开白宫而结束。

Lichtman解释自己为何能连续9次成功预测选举结果时说,民调只能把握历史的一瞬,他的模型则可能把握了更深层的历史力量(force of history),而历史的力量远比人们认识到的更为强大。

那么,川普的胜利难道是必然的吗?究竟是什么样的历史力量把川普送入了白宫?对这两个问题的思考,显然对我们理解川普时代,尤其是理解川普时代带来的挑战有帮助。

正如许多人认识到的,这一轮全球化是川普现像背后最重要的历史力量,那么这一轮全球化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追求统一的政治秩序,也就是追求世界大同,是人类不可改变的文化本能。尽管每一次努力都不可避免遭遇挫折,但总体上,人类离这个理想不是越来越远,而是越来越近,尽管这个过程带来了巨大的进步,也带来了巨大的人为灾难,由此带来自我毁灭的风险,是人类无以逃避的宿命。

以美国为首、信奉“新自由主义“的西方文化和政治精英是这一轮全球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现在看来,他们犯了两个重大错误,第一是低估了文化差异也就是低估了亨廷顿所说的“文明冲突“的风险,第二就是低估了金融全球化的风险。今天中东的乱局以及中国以党国资本主义方式崛起对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挑战,都与第一个错误直接相关。第二个错误则对美国和西方的民主政治带来了严重挑战。凯恩斯早就认识到,扩大贸易自由可以扩展自由秩序,但金融全球化会危及民主。可惜他的这个远见被“新自由主义”者忽视了。

金融全球化助长了权力精英与资本的全球结盟,不仅加剧了收入分配的不公,更严重的是,金融全球化从内部瓦解了维系民主政治有效性的精英责任和社会信任。没有这个后果,就不会有川普入主美国总统的机会。

但川普上台并没有给出化解全球秩序危机和民主政治危机的答案,恰恰相反,川普选择的煽动种族和阶级仇恨的竞选策略获得成功,正在加剧美国和世界的秩序危机。美国华人是这个危险最直接的体验者,虽然很多华人选择了川普,但马上就遭遇了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粗暴恐吓。

好在美国社会再次展示了其深厚的自由、平等和民主政治的传统,川普本人和占据多数的共和党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正在对川普竞选中的各种过头承诺和过份言论做调整。他们显然知道川普这次玩火带来的巨大风险。

不过,即使川普和共和党能成功平息反对川普当选总统的情绪,也无法真正回应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挑战,那就是如何让整个人类都获得自由。川普提出的口号“美国人第一”,意味著美国人可以置人类多数人的命运不顾而独享自由。这其实是不可能的,因为自由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共同理想,孤立主义将带来全球灾难。历史早已证明,美国人民如果不能帮助其他文明获得自由,自己也不能真正自由。川普时代最积极的历史意义可能就在于,它将让美国青年一代从自己的切身体会中重新认识到这个道理。事实上,此次大选已经启动了一场以青年为主力的社会和文化革命。川普胜选后的美国,则让更多青年人认识到,如果他们没有为自由而牺牲的意志和勇气,自己也会失去自由。与这一代人的对话令我相信,川普时代的终结者,将从这场革命和这一代人中应运而生。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