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曾节明: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本次美国大选,选前狂挺希拉里,恶骂特朗普是“疯子”、“流氓”、“小丑”的徐水良等人,眼见希拉里惨败,转而竭力攻击美国大选制度:

徐水良咋呼:美国大选的“选举人票”等制度不够民主,应该以直接总票数多寡决定谁当选!徐水良并指控:中共和俄国普京当局操控了大选。

唐夫则宣称: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是制度是“漏洞”,因为这种“漏洞”造成了据说是“中共代理”的特朗普当选;唐夫大骂:本届美国大选“选举不公,民愤极大”!

徐水良、唐夫以及许多希拉里的粉丝,现在都拼命地强调希拉里所获的直接选票,比特朗普多了数十万张的现象,并以此作为美国选举制度不民主、有问题的依据。

其实赢得了直接选票却输掉了选举的事,在美国大选史上早不是新闻,最近的一次是十六年前小布什对决戈尔的大选,戈尔的直接选票大大多于小布什,且赢得了佛州之外的普选,只因在佛罗里达比小布什少获537张普选票,最终痛失佛州的所有29张选举人票,以266271的选举人票比惜败。那一次,戈尔比希拉里“冤”得多。

既然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会造成直接选票多,反而输掉大选的“怪现象”,那么当年美国立国的先贤为什么要设计这一制度呢?怎么,难道华盛顿、汉密尔顿等人,还不如徐水良、唐夫吗?

既然直接选票多,反而输掉大选的情况,在美国大选史上已不止一次地发生,那么为什么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不去废除这种计票制度呢?难道他们还不如徐水良、唐夫吗?
  
事实上恰恰相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美国大选计票制度,非但不是“漏洞”,而是划时代的、伟大的制度设计。

何为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就是“选举人票”制度+“赢者通吃”制度,即:按各州在国会议员的人数(每州参议员两名,外加上一定数额的众议员——众议员人数取决于该州人口多寡,约每七十万人中产生一名众议员)决定各州的选举人票数,议员多的州,“选举人票”就多。
很明显,如果但以“选举人票”决定大选输赢,那与以直接选票决定大选输赢并无二致。但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奇就奇在一个“赢者通吃”的制度,它构成了对“人多欺人少”多数暴政的强力制约。

以本次大选为例,虽然希拉里在深蓝州获得的直接选票,一边倒地压倒特朗普,但是特朗普在更多的州获得的直接选票,“险胜(或者差距并不悬殊地战胜)”希拉里,而只要“险胜”一个州,特朗普就赢得了该州所有的选举人票。
比如,希拉里在哥伦比亚特区赢得了93%的直接选票,而特疯子只获得了4%的直接选票,希拉里仅在这一区,所得的直接选票就比特朗普多出24万多张,但是这24万多张票只赢得了三张选举人票,因为哥伦比亚特区的选举人票只有三张。而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赢得49%的直接选票,直接选票只比希拉里(获48%的直接选票)多13万多张,却通吃整个佛州的29张选举人票。
... ...
所以,特朗普依靠选举人票大胜希拉里(290:228),赢得了此次美国大选。

如此“不够民主”的、“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就是张三一言、徐水良、唐夫之流深恶痛绝的美国选举制度“漏洞”。

其实,此种看似有违民主的“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可以防止诸多重大的弊端:

其一,它可以防止人口多的州操控美国政治,而小州的利益受到漠视。因为如果只计直接选票的话,那么必然造成人口多的大州所支持的候选人当选;若候选人只要搞定人口大州,就可以当选,则其当选后的政策,必向人口大州倾斜,则东西海岸得利,而科罗拉多、内华达、俄亥俄、肯塔基、田纳西等诸多的州将被漠视,这对于美国的整体发展,显然是不利的,而且会造成众多的州对华盛顿离心离德,甚至会导致美国分裂。

以本次总统选举为例,概括起来可以说,希拉里是“得票不得州”,特疯子是“得州不得票”,表面上看似乎多出数十万直接选票的希拉里“更得民心”,但希拉里的大得票,集中于深蓝的几个州,而特朗普则在更广泛的州取胜,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显然更具有代表性。
因此笔者敢断:若美国不取“赢者通吃”制度而让希拉里当选,选后的动乱会更大。

其二,选举人票+“赢者通吃”的选举制度,能够有效防止黑幕政治交易,且最大限度地减少总统“难产”式的动荡,利于维持宪政的稳定。

因为选举人票+“赢者通吃”的制度,能够比较快的决出大选的胜负,而令黑幕政治交易者难以作弊:

一是,比起计人头票,选举人票+“赢者通吃”能够更快地计票和决胜负,总统一天之内一次性产生,也就令黑幕政客难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进行黑箱交易,若像欧洲许多国家的首脑选举那样,第一轮投票未过半,再举行第二轮投票,这时候就容易被做手脚。

二是,“选举人票”制度可以避免以全国人头计算选票,清点到每一个村镇的每一张选票,麻烦而旷日持久,而且计票中容易做手脚,使总统长时间无法产生或者诱发作弊。

三是,这种选举法不会产生众多小党,有利于政权稳定。由于选举人制度是以“州”为单位计票,且“赢者通吃”,每个州的选举结果只有一个赢家,这使得票第二多、第三多的候选人毫无所获。这样就不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小党,这就避免了多党制国家多个小党联合起来投不信任票而结束内阁的乱象。总统因触犯法律遭弹劾,副总统则继任,不存在必须解散内阁、提前全国大选之事,从而使宪政比较稳定。

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的内阁选举,常导致首相(总理)变更如月经妇女换卫生巾般的频繁,内阁经常垮台,此种现象若换在中国,势必天下大乱甚至军阀混战...相比之下,美国选举制度的优势是很明显的。

其三,也是为本次大选所验证的重要的优势:就是令权势集团(包括外国政府)和利益集团难以操纵选举。

在美国现行的选举人票+“赢者通吃”的制度,因此,权势、利益集团若想操控选举,确保产生自己属意的新总统,就必须在半数以上的州做手脚:比如,贿选;投票机作弊——使得机器只投出希拉里等等;主流媒体传媒攻势——轰炸洗脑;收买计票人员...等等。要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大范围地进行如此操控,难度太大(因为成本太高,不被曝光的可能性太渺茫),而只有理论上的可能。

但是,如果以直接选票数断输赢,且不准“赢者通吃”,操控大选的难度就大大减小,因为只要搞定几个沿海人口大州,就“大事济矣”!

此次美国大选,希拉里得到在职总统奥巴马、华尔街和美国主流媒体一边倒地大力支持,仍然功败垂成,败就败在乔治.华盛顿等美国先贤设计的独特的选举制度上!

请设想:倘若没有这一独特的选举制度,则必然是:谁得到权势、利益集团的支持——在职总统、华尔街和美国主流媒体...的支持,谁就当选总统无疑!

此种更易受操纵的选举,究竟是更民主了,还是更危险(离专制更近)了?
  
当然,对于美国的此种独特制度,共产党专制民粹无神论毒入骨髓的张三一言、徐水良之流,如果不深恶痛绝,反倒不正常了。

曾节明 2016.11.12丙申己亥戊戌于晴寒纽约州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