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守魚:沒有獨立的選舉 就只有沉默的爆發


2016年,是全國人大代表換屆選舉的開始,這一年的高潮和低潮,都在同時湧動。

在北京,野靖環等維權人士的積極參選,已經失去了話語平台。2011年的微博熱,也再一次的拉動了選舉人,多名人士紛紛在微博平台上彰顯自己競選的聲音。那一幕,當年並不覺得奇怪,因為2010年的話語,正是「圍觀改變中國」。早在柴靜《穹頂之下》喊出從我做起之前,選舉更是最為直接的從我做起路徑。

不過,現在的中國已經是趙國,最新的話語是賈葭先生喊出來的「早發早移」。國已經不是自己的國,所有的圍觀、所有的參與,又還有什麼樣的意義。雖然還有人在積極地參選,而持續多年參與人大代表競選的湖北人士姚立法,也早在投票開始之前就被當地政府帶走,與外界斷開音訊。如果樂觀的估計,選舉結束之後他還能夠安全回到家中。

無論是積極參與競選的野靖環遭遇到助力和打壓,還是因為參與競選和指導他人參選的姚立法又被悄然失蹤,這一切信息早已被精準的隔離在了中國的語境之外。體制外人士獨立參與競爭選舉,本是標誌性的權利活動,但在精準的信息控制下,這些信息根本無法得到有效地廣泛傳播,只能成為小眾範圍內的孤立事件。

在層層高牆保護之下的中國語境,只有大陸政府極力推動的選舉,滿世界的標語,滿世界的橫幅。

大陸政府如此大力氣的組織選舉,自然是為了政治合法性的需要,讓圍觀吃瓜群眾配合完成這一流程。另一方面,是因為多年來基於權利的覺醒和抗爭的失敗,大眾對選舉的觀感也有了全面的變化。多年來吃瓜陪跑的圍觀者,也一度燃起過支持獨立競選者的理想。然而,當決絕的堅持被堅硬的高牆一次又一次的碾壓之後,堅持者依舊堅韌,圍觀者卻灰心了。這種灰心,更徹底的表現是對陪跑政府組織的選舉也毫無興趣。這一政治冷漠,導致政府動用更大的力量,將狼奔豕突的群眾演員強行拉回到舞台中來。

強拉的冷漠,總會有滑稽,上海剛剛開票的選舉結果,爆了一個大冷門。政府原本只是希望選民們乖乖的在指定候選人名字後面劃上一個例行公事的勾,可是許多人卻斷然的叉掉了官定名單,寫上了各種名字。據說,目前希拉里、特朗普、蒼井空等等已經獲得了相當的合法票數。

這樣的一幕,在以往的選舉中也常常出現,有獨立思考能力而接觸不到獨立競選人的選民,用選票支持過孫悟空、哈維爾等等知名人士。幸運的是,在1998年之後的選舉熱潮中,2003年、2006年、2011年三次大選中都不斷地有驚喜出現,讓獨立的思想能夠在選票上得以呈現。

2016年的政治寒冬,更加徹底的切斷了獨立思想的選民和抗爭精神的獨立候選人之間的聯繫。候選人的聲音無從放大,而選民在無奈之下,選擇了黑色幽默對抗選舉遊戲。

2016年選舉中上海的選舉冷門事件,展示了競選者的壓抑,展示了選民的覺醒,在被徹底原子化的獨立精神中,大眾無意識的共同選擇了消極抵抗,既然投不出我們要的人,也別投出你們要的人。

在全面的政治寒冬之中,獨立的聲音雖然無法大聲的喊出,依然在沉默的爆發。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