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德语媒体:民粹主义重击西方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德国主流媒体倍感震惊。明镜在线、时代在线等纷纷发表评论,惊呼世界进入了民粹主义时代。
US-Präsidentschaftswahl 2016 - Anhänger Donald Trump in New York (Reuters/B. McDermid)
明镜在线评论员哈尔姆斯(Florian Harms)发文称,民粹主义时代终是到来了。他在视频评论中首先分析了希拉里败选,特朗普获胜的原因:
"民粹主义者特朗普赢得了美国大选,并将成为下届美国总统。他在选战中撒谎、侮辱妇女和少数民族,但他现在得到了世界上权力最大的职位。大多数观察家先前都预测克林顿会当选,在大多数民调中克林顿也领先于特朗普。现在,一切化为乌有。为什么会这样呢?希拉里·克林顿是一个虚弱的竞选者,在成百上千万美国人眼里代表了华盛顿阶层,代表了黑幕交易、政治利己主义以及可能的腐败。因此她遭到许多美国人的憎恨……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得到了证实,美国人倾向于选择代表现任总统对立面的候选人。"
哈尔姆斯接着问道,特朗普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并自问自答地说:"问题是,我们不知道答案,因为特朗普令人捉摸不定,他在选战中提出许多极端的要求,比如在与墨西哥的边界上筑墙。驱逐移民。至于他是否能对此加以实施,有待观察,值得怀疑。问题在于,美国成了一个分裂的国家,这是本次选举给人们的一个很大的教训。两大阵营以这样的方式互相撕咬,对世界而言,美国不再是一个帮手,而是一大问题。"
评论指出,"我们现在最终进入了一个民粹主义时代。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在选战前被许多观察家称为"噩梦"。俄罗斯的专制总统普京、土耳其的专制总统埃尔多安,英国要退欧,民粹主义者在欧洲大行其道,现在又来了特朗普。国际政治将变得更狂野,更艰难、更难以预测。这很糟糕。"不过,评论也引用德国总统高克的话指出,美国相互抗衡、相互平衡的制度现在是希望所在,没有哪个美国总统能够搞独裁。
《法兰克福汇报》:西方秩序遭到新的打击
《法兰克福汇报》发表题为"复仇者入白宫"的评论,指出民粹主义起义的威力已经胜过了所有对特朗普捉摸不定的警告。评论开篇写道,在一个极端戏剧化的选举夜之后,克林顿的支持者陷入震惊,美国的伙伴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不知道将会面对什么。文章说:"他(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受到许多所谓平民百姓的欢迎,他们认为政治精英不能代表他们,经济精英将他们排除在外,文化精英瞧不起他们。特朗普成功地利用了这种沮丧和苦涩。"
文章说:"有一点是清楚的。在英国退欧之后,西方秩序老旧的大厦又遭到新的打击。许多美国人的愤怒显然超过对进行危险的方向性转变的担心。他们选择了一个明显有很大性格缺陷的人所代表的"转变",正如8年前许多其他选民选择奥巴马承诺的转变一样。
评论最后写道,"对美国的朋友和盟友来说,这意味着必须熟悉新的形势,系紧安全带。"
时代在线:划时代灾难
德国《时代》周刊在线发表评论写道,"特朗普是划时代的灾难,这不仅将在许多年里改变这个大国和其民主制度,全世界也会感受到这一错误的影响。"
评论写道,"选特朗普的人可能认为这样做是对现有制度的抗议,但他们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反民主起义的一部分。反民主起义的煽动者不再相信将一个现代国家团结在一起的东西……价值观没了,只有强势者的权力……贫穷的反对有钱的,黑人反对白人,没文化的反对有文化的--特朗普将自己的成功建立在这些冲突之上,无所顾忌、残忍地对其加以利用。"
文章接着写道:"特朗普的胜利让那些失意者感觉成了赢家。人人机会均等的美国梦对他们不再重要。松绑了的仇恨指向黑人、穆斯林、拉丁裔、女性、记者--名单很长,有可能是这次选举中所有的输家。胜利或者毁灭--特朗普对其支持者这样说道。这是所有专制运动所走的道路。"
文章认为,特朗普因此非常危险:"特朗普会和中国进行一场贸易战吗?会和俄罗斯及其暴力推行的霸权主义妥协吗?会放弃北约的团结吗?会关心欧洲吗?会关心中东吗?会让我们今天所知的伟大的美国民主留下多少?
"我们了解到的特朗普的计划和设想令人感到害怕。更严重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他明天会不会又想出什么可以为他赢得掌声的主意?在压力下会变出什么花样。他是一个核大国的最高指挥。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变得不可预测。"
《南德意志报》:世界屏住呼吸
《南德意志报》文章评价特朗普的胜利对美国和全世界都是划时代的转折性事件。文章说:“大多数美国人想要一场革命——通过特朗普的当选他们达到了目的。美国出现两极化,许多人陷入对未来的恐惧中。世界屏住呼吸。”
评论分析道,“特朗普将当上总统,参众两院将由共和党主导,最高法院的空缺将由占多数的保守派按照自己的愿望安排。美国将完成全面的权力转移。国家的三大支柱——行政、立法、司法将掌握在一个极端化和不可捉摸的政党以及一个堪称滑稽的总统手中。更可能的是,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来说还是危险的。民主党人遭到致命惨败。美国和全世界站在一个新纪元面前。”
文章最后写道,在英国退欧公投后,这是今年第二次出现被忽略、甚至几乎被遗忘的阶层赢得了倾听和权力。“这不是特朗普凭一己之力可以释放的力量,他只是对其加以了利用。”
文章来源:DW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