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芦苇:香港礼崩乐坏 才是七十尾八十后的最痛




中共启动第五次释法,名为释法,实则「立法」。把大量额外加入的条件、指引加入法例,如具体列明只可以宣誓一次、要求「庄严」,都是直接关系香港法律《宣誓及声明条例》,有偏离「解释基本法」之句。

公我赢、字你输,释法实如不停立法

情况有如你早决定以包剪揼猜拳作为定胜负方式,包赢揼、揼胜剪、剪赢包等规则、都清楚列入条文,什么是包、剪、揼也描述了。但当定胜负后,却突然提出原来所谓的剪,是要食指中指伸直,两指间形成某一角度才算剪,否则作废。

至于什么角度,没说明,由监督人裁决。当然,若你出了一个完美的剪后,又有新规则,原来连手指甲也不能过长,以免影响猜包剪揼的「庄严」。何为过长?又是由监督人决定。

公我赢,字你输的完善演释,所谓基本法,法例,犹如空文。有基本法、无基本法、永续基本法,也是徒然。

两害相权取其轻,难以理解吗?

再者,中共为何要「立法」?打击梁游的港独势力?开玩笑!

梁游议员宣誓的表现,相信很难获得大部分香港人认同,错是错,但却只能说是「小学鸡」的错。正常人会如何看待小学鸡?一笑置之。但689却为「小学鸡」行为提出司法覆核;那班阉人建制派议员,不惜狂搬笼门搞流会;最后,人大甚至在无明显法理依据下,主动提出释法。

为了什么?为了惩罚两只「小学鸡」,不惜犠牲行政立法关系;浪费数百万罐午餐肉及立会的日常运作,甚至犠牲了香港的法治,就是为了惩罚两只小学鸡?为了弥补那早完成人类补完计划、意志离奇单一的强国十三亿人脆弱心灵?

别开玩笑吧!梁游是错,但689、建制阉人、中共更是大错特错!两害相权取其轻,香港人,难道这道理真的那么难以理解吗?

一个不法政权,有法不依,无法无天,屡次破坏基本法, 转过头反指责你违法,还说要去「解释」法律,荒谬绝伦,已成香港日常事

七十尾八十后之最痛

你可知今天的七十尾八十后最痛苦的是什么?
未能上楼?不是;
升职无望?不是;
上有高堂、下有妻儿?也不是,

现今七十尾八十后最痛苦的,莫过于他们年轻时,活在港英治下,耳闻又目睹、亲身领会、什么是公平、自由;什么是制度,法治。

他们对未来因而产生无限憧景,却发现一踏进社会,跨过九七,这些过往珍而重之的一切又一切,竟然日渐流逝,日渐枯萎。

有一班享尽时代好处,养得肚满肠肥的老不死,长居顶层,为求续享荣华富贵,甘当走狗,马屁精。社会变得黑白不分、指鹿为马,阉人们说得一口流利谎话,保有一副厚厚脸皮,把香港弄得乌烟瘴气。

看在眼里,却无法回天,这种痛彻心扉、哀莫大于心死,才是七十尾八十后的最痛。

(原文刊于一刻馆作者FB专页

文章来源:立场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