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星期一

桑杰嘉: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共最高掌权者在图伯特(西藏)实施了一起重大谋杀行动,在这次谋杀行动中图伯特第二大著名领袖---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遇害。这对图伯特国家和人民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更不能容忍的是中共谋杀了班禅喇嘛后称其是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这是对第十世班禅喇嘛极大的侮辱。

虽然,中共掩盖了谋杀班禅喇嘛真相二十多年,但是,他们无法永远掩盖,随着境内外藏人和学者以及关注这件谋杀案的人们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后,由中共高层领导人经过长时间策划的谋杀事件之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中共有关班禅喇嘛圆寂的谎言编造的再好也经不起事实真相的拷问。

图伯特第二大领袖第十世班禅喇嘛额尔德尼·确吉坚赞于1989年1月28日圆寂的噩耗传来时,整个雪域高原沉浸在了无限的悲痛中---。昨天还不是好好的吗?我们的仁波切(班禅喇嘛)也没有什么健康问题---悲痛的同时几乎每个图伯特人产生了一连串的问号。但是,这不能公开讲,而且,更不能让政府听到,所以,大人们确定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谈论班禅喇嘛圆寂的事。虽然他们只有中国官方公开的消息,但是,他们还是非常坚定的认为 “加米仲当尼应(藏语,是中国人害死的)。当时在境内的图伯特人无法公开质疑中共公布的有关班禅喇嘛圆寂的说法,但是每一个图伯特人坚定地认为中国人杀害了班禅喇嘛。也因此,第十世班禅喇嘛圆寂后图伯特一位高级珠古冒着生命危险通过各种渠道从法体上成功获取了头发和唾液,并想办法送到印度进行鉴定,但由于有人告密而未能送达印度。1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图伯特境内外有很多人开始调查、研究有关中共谋杀班禅喇嘛事件。同时,也有非常亲近班禅喇嘛的人士流亡国外透露了更多的消息使这一案件的调查和研究迈出一大步。

如,阿嘉仁波切流亡美国后透露十世班禅喇嘛圆寂前后的更多情况,他也在自己的自传中《逆风顺水》2也谈到这一事件,阿嘉仁波切的舅舅是班禅喇嘛的经师,也是班禅喇嘛遇害后最先进入寝室看到遗体的当事人之一。流亡在印度的图伯特人藏楚.多啦长期调查该事件,他通过扎什伦布寺以及西藏境内的不同渠道收集各种信息后,于2012年出版了《班禅额尔德尼研究》(藏文)3一书。流亡澳大利亚的图伯特作家安乐业和中国学者袁红冰通过中共高层的良知人士、受到整肃的中共高层官员的家族成员、中共体制内的图伯特官员搜集相关信息和资料联合出版了《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4。

经过二十多年的调查、研究结论越来越清晰,真如当初图伯特人确信的,第十世班禅喇嘛并非如中国政府宣称的急性下壁、广泛前壁心肌梗塞,引起心脏骤停(室颤)5心脏病突发6而是遭到谋杀,而凶手就是中共。

也许很多读者会辩解说:第十世班禅喇嘛没有反叛中共,而且,一直和中共合作的很好,更何况中共信任他。他圆寂后中共给予了高度评价,如:我国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国务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中国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其实,中共的这一评价本身也是这次谋杀行动的一部。

中共为什么谋杀班禅喇嘛?

中共非法入侵图伯特后,开始以各种政治运动的方式,对图伯特民族和文化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大清洗。如解放民主改革平叛文化大革命等等有计划的实施消灭图伯特民族和文明运动。中共在图伯特实施最激烈的种族灭绝政策的上世纪六十年代,班禅喇嘛无法目睹灭族灭教的残酷政策冒着生命危险写下了震撼中共高层的《七万言书》。对此,遭中共打击坐牢九年零八个月。

班禅喇嘛出狱后,继续忍辱负重,为图伯特民族的生存和拯救文化日夜操劳。中共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几乎彻底摧毁的图伯特文明在班禅喇嘛的努力下一座座寺院,一座座学校获得重建,班禅喇嘛召集或支持文革中幸存下来的知识分子、宗教领袖和学者担负起佛教和文化复兴运动。

班禅喇嘛也对中共错误的图伯特政策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千方百计地保护图伯特人民权益和传统文化。如为了调查1987年中共武力镇压图伯特人在拉萨的抗议运动的真相,凌晨一点左右上中共西藏自治区最高官员伍精华的家,找回抗议现场的原始录像带,发现先由中共警察开枪的证据。并多次强调人民弟子兵是为人民服务的,却向人民开枪,这是政府犯了错误吧!--”7全力保护图伯特人的权益,争取遭捕的藏人获得自由。

班禅喇嘛对达赖喇嘛的尊重和肯定更是中共措手不及。如1962年3月,班禅喇嘛在图伯特首都拉萨大昭寺出席墨兰钦莫(传昭大法会)时面对一万多名民众和中共官员申明自己的坚定信念:西藏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重获独立,神圣的达赖喇嘛一定会重返宝座。神圣的达赖喇嘛万岁!8

上世纪八十年代,图伯特流亡政府的代表团访问中国和西藏时,班禅喇嘛接见代表团成员时每次第一个问题就是坦吉千巴古吉塞秀要丹(全知者,佛,指达赖喇嘛安康?)1982年图伯特流亡政府代表团访问北京,代表团转交达赖喇嘛的信函给班禅喇嘛时他双手接过信函举过额头顶礼之后阅读。9

1986年,班禅喇嘛去尼泊尔参加世界佛教大会前也特别准备了给达赖喇嘛的礼物,希望能在会议上见到达赖喇嘛,但由于中国政府抗议施压,最后达赖喇嘛未能参加会议。

班禅喇嘛多次公开场合表示达赖喇嘛和我是道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并且多次表达对达赖喇嘛深深地思念。

班禅喇嘛也借出访的机会打电话给达赖喇嘛问安,并讨论关系图伯特命运的重大问题,以及图伯特问题等。

总之,班禅喇嘛重获有限的自由之后,打乱了中共彻底消灭图伯特民族和文明的如意算盘。相反,他抢救了濒临灭亡的图伯特文明,从而救活了接近死亡的图伯特民族。而且,他处处为图伯特民族利益保驾护航,就在短短几年内图伯特文化蓬勃发展,民族认同前所未有的强烈,自救文化传统的旋风扫荡雪域高原。这是中共最不想看到的事。

当时基本形成达赖喇嘛在境外领导流亡图伯特人抗争,境内班禅喇嘛领导图伯特人团结一致,继承发扬图伯特文明,以及在有限的空间内争取更多的民族权利的局面。而图伯特人民对达赖喇嘛的敬仰程度中共从流亡政府代表团访问图伯特时看清楚了,对班禅喇嘛的敬仰中共心知肚明,这是中共最担忧的问题。

另外,由于班禅喇嘛在图伯特人民最艰难的岁月里所做的贡献,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人民,以及他固有的精神领袖的地位使他的影响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且远远高于中共。这对共产党是巨大威胁。

笔者认为由于以上这些原因中共谋杀了班禅喇嘛。

《班禅额尔德尼研究》的结论是怀疑被中共下毒药害死,10原因与笔者没有太大出入。

《杀佛》认为中共谋杀的班禅喇嘛的理由是:中共元老寡头集团也很快就意识到藏传佛教复兴运动对其在西藏的集权政治统治的威胁。他们对班禅大师的忌惮主要在于下列各个方面。其一,十世班禅大师在藏人中享有崇高的威信。其二,中共元老寡头集团对于班禅大师的政治立场,一直怀有深刻的疑虑。第三,班禅大师推动的佛教复兴运动逐渐引发追求西藏自由和西藏复国意志再次崛起的效应。第四,班禅大师积极为藏传佛教复兴运动和西藏文化复兴运动,寻找和建立不受中共当局控制的独立的经济基础。第五,班禅大师的社会关怀超出了藏区和佛教的范围。11

其实,早在一九六一年邓小平已经说的很清楚:和班禅合作要聚精会神,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娃娃,不要看成是可以轻易对付的。他是从政治环境中培养出来的。合作中要讲究方法,有合作也有斗争。12

谁谋杀了班禅喇嘛?

由于中共谋杀班禅喇嘛计划非常严密,因此,外界还没有太多中共如何筹划谋杀的详细情况。从严密的谋杀行动和班禅喇嘛圆寂后的处理,以及这么多年的保密措施等显示谋杀行动来自中共最高层。

不过,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近几年更多的人关注、调查和研究成果也不小。安乐业和袁红冰通过中共高层的良知人士、受到整肃的中共高层官员的家族成员、中共体制内的图伯特官员调查发现谋杀班禅喇嘛的计划来自当时中共元老寡头集团。

据《杀佛》一书讲:一九八七年中共元老寡头集团初步作出不惜用特别方式解决班禅问题的政治决策。该集团成员包括:邓小平、陈云、李先念、薄一波、彭真、王震、杨尚昆、宋平等。他们在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召开了会议,提出了对班禅喇嘛的特别处置的预案。这次会议之后,中共元老寡头集团确定主持特别处置班禅方案的人员,他们分别是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候补温家宝,贵州省委书记胡锦涛。温胡再选择具体实施行动的胡春华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实施毒药的人选是由王敏清介绍专门负责党和政府领导人医疗保健工作的北京医院内科主治医师周美珍。由于温家宝和胡锦涛实施了这一谋杀计划,给共产党做了一件大事,所以,共产党也给了他们最大的好处,他们分别被钦定为中共第四代领导人。而,其他人也好处不少,升官发财样样不缺。胡春华也为了进入更高权力层,如今又在中国乌坎打开杀戒

如何谋杀班禅喇嘛?

中共高层掌权者秘密决定谋杀班禅喇嘛后,精选了必要的人员,同时也选择了实施计划的地点、时间等。

为了避免怀疑班禅喇嘛遭谋杀,地点选择在图伯特班禅喇嘛的寺院扎什伦布寺,而非北京和中国其它地方。这一计对图伯特人起到一定的欺骗作用,因为,一般情况下图伯特大喇嘛们选择回到自己的寺院显示圆寂。时间是班禅喇嘛在扎什伦布寺主持第五世至九世班禅喇嘛合葬灵塔开光大典之际。

首先,中共利用谋杀班禅喇嘛前一年的时间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舆论准备,既透过中共控制的国内外的所有媒体,用生动有效的方式,广泛传播十世班禅同我党同心同德,坚决反对分裂主义的信息。其目的是谋杀班禅喇嘛之后消除怀疑和分化内外藏人,减弱国际反应。

其次,研究者发现为了不引起对胡锦涛参与谋杀的怀疑,虽然胡于一九八八年初已经开始主持中共西藏党委工作,但到离谋杀班禅喇嘛不到两个月的十二月中共才正式宣布胡锦涛的任命。

第三,一九八八年初,温家宝和胡锦涛研究确定用毒药造成突发性疾病死亡方式 13谋杀班禅喇嘛。方案由王敏清策划,具体施放毒药的任务由周美珍承担。只要用一根比头发还细的金属芒刺,涂上药物,刺入皮肤,见血即可生效;而且,在芒刺上同时涂一些高效麻醉剂,芒刺刺入皮肤时便不会有任何疼感,因此,只需要一名医护人员,利用给施药对象量血压或者听诊心肺的机会,便可以不露痕迹地完成施放药物。14

第四,班禅喇嘛从北京出发前往图伯特时,温家宝的命令更换了警卫和服务人员,随行的保健医生则由肿瘤科医师周美珍担任,这次临时警卫任务的负责人叫孟宏伟。

《杀佛》认为:1989年1月26日晚,胡锦涛透过胡春华,向周美珍下达了第二天实施特别处置的指令。

二十七日晚,班禅大师就寝之前,周美珍利用例行的测量血压和听诊心肺的机会,将涂好毒药的金属芒刺刺入了班禅大师的皮肤。

数小时后,一月二十八日凌晨,毒性发作。

有关班禅喇嘛圆寂情况的说法

有关班禅喇嘛的圆寂新华社日喀则1月29日电 记者从班禅副委员长抢救小组获悉,班禅副委员长是1989年1月28日清晨4时30分突然发病的。当时,他说他后背疼痛并波及两上臂。随身医生立即进行检查,当时班禅副委员长神志清楚,呼吸每分20次,血压120、90毫米汞柱,心率每分86次,律齐。心电图显示急性下壁及广泛前壁心肌梗塞。医务人员立即予以吸氧、扩张血管剂、止疼镇静和抗心律失常药物治疗,并先后组织日喀则、拉萨各医院专家会诊及抢救。8时25分复查心电图的过程中,突然抽搐、神志不清,8时34分心电图示室颤,当即采取胸外扣击、心内注射强心药物、胸外按摩、用呼吸机进行人工呼吸等抢救措施。18时30分,由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北京医院副院长心血管专家刘元恕、心血管专家主任医师沈瑾等组成的专家组到达后,先后两次作心内起搏,持续抢救,仍未见效,于20时16分逝世。

《悲剧英雄班禅喇嘛》:一月二十八日凌晨四时,班禅大师感到身体不适,胸部疼痛,找医务人员,服药后又躺下,小睡一会儿。八点三十分醒来,说了句好多了,神志清醒。医务人员过来给他做心电图。八点三十五分,大师地大叫一声,随即昏了过去。后经中央派来的专家小组和自治区的医务人员多方抢救,但无济于事----

《逆风顺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离开时大师还好好的呀!我急切地说。

就是啊,谁都没有想到。嘉雅仁波切的随员小扎西走到我身边,那天早晨,差不多六点多吧,阿襄还没有起床,班禅大师的随员就跑了下来,说有急事要见嘉雅仁波切,我说,嘉雅仁波切正在休息。他不听,直接进去了。

雍增仁波切,赶紧,衮顿圆寂了。’他说。

什么?’我和阿襄都惊呆了。

已经圆寂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和阿襄立刻穿上衣服,手忙脚乱地跑到楼上衮顿的卧房。衮顿就躺在他的床上,神情非常安祥,无法形容的安祥。

往常,衮顿一般五点钟左右就起来了,一听到动静,随员会立刻进去。可是,那天早晨,都等到六点钟左右了,没有一个随员听到动静,就不得不进去了,结果见到了这种情景,就返身跑到了楼下我们的房间。

我们立刻通知了北京跟来的那些人,也通知了自治区。一个小时左右吧,都来了。他们看到上师的脸上还很亮,说要抢救。阿襄就阻止,说:‘人都圆寂了,还抢救什么呀’。可是,他们不听,就拉开大师的被子,解开了睡衣纽扣,先是轻轻地按压,越压越重,越来越快,就这样,大师的脸慢慢地变了,先是发青,然后就变黑了,越来越黑。大约到了下午四点钟左右吧,一直等到温家宝他们来了。大师夫人李洁也在那个飞机上,一起来了,这才算停止了抢救。15

首先,中共官媒新华社1989年1月29日日喀则发的新闻一直作为中共统一口径的说法,官方都引用这一报道,但是,与班禅喇嘛有着特殊关系的体制内学者降边嘉措先生的说法又跟中共官方的说法不一样。按降边嘉措的说法, 1月28日上午八点三十五分班禅喇嘛昏了过去后圆寂。

而当时住班禅喇嘛最近的嘉雅仁波切的随员小扎西说,28日早晨六点中的时候班禅喇嘛已经圆寂。而且,最少凌晨五点到六点没有任何人在班禅喇嘛的寝室里。因为,按常规,五点钟班禅喇嘛起床,而他的随员将会更早起床等待。那么,中共官方一致所谓的4点30分突然发病当时,他说他后背疼痛并波及两上臂。随身医生立即进行检查--”又是怎么回事?如果四点班禅喇嘛真突然发病,医生检查。那么,不可能班禅喇嘛随员不知道,更不可能到六点左右没有一个随员听到动静。另外,很明显,嘉雅仁波切六点左右到班禅喇嘛寝室时没有任何人动过遗体,也没有任何官员到场,所以,我们立刻通知了北京跟来的那些人,也通知了自治区。一个小时左右吧,都来了。

中共对外宣称的有关班禅喇嘛圆寂之事疑问重重,矛盾百出,如没有什么阴谋根本不需要胡编乱造,也不需要做贼心虚,表演的如此过火。

据《杀佛》揭露1月28日早晨中共派遣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总医院、日客则地区人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医院等医疗单位的专家和医护人员,分头赶到,齐聚班禅大师的抢救现场,人数竟达近百人。

稍有医学知识的人都应该当清楚,把这么多医疗单位和医护人员纠集在一起,对于抢救病人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反而会徒增混乱。不过,中共当局就是要透过近乎夸张的庞大的抢救阵容,以证明他们多么想班禅大师活下去,证明他们对于班禅大师之死完全无辜。16

《逆风顺水》说:一个小时左右吧,都来了。他们看到上师的脸上还很亮,说要抢救。阿襄就阻止,说:‘人都圆寂了,还抢救什么呀’。可是,他们不听---”这时应该是七点左右,由这么多医护人员抢救到18时30分,由中央保健局局长王敏清、北京医院副院长心血管专家刘元恕、心血管专家主任医师沈瑾等组成的专家组到达后,先后两次作心内起搏,持续抢救,仍未见效,于20时16分逝世。很明显是在表演,而且表演的过了头。

结论

经过多方证实,第十班禅喇嘛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健康状况一直没有问题,因此,中共所说的突发心脏病的可能性几乎是零。班禅喇嘛的御医噶玛曲培先生特别说明了健康状况极佳,最后一次图伯特之行时也一样健康状况没有任何问题。17

另外,当时班禅喇嘛突然圆寂后,境内外很多组织和学者、研究人员质疑,对此,中共至今无法作出一个具有说服力的说明。

总之,众多的调查结果证实班禅喇嘛是遭到了中共谋杀。因为,他是图伯特天空中的月亮;18是民族英雄; 19是 “当代藏传佛教复兴运动、西藏文化复兴运动、西藏复国运动的精神领袖。20在他的努力下图伯特文化未能被彻底地消灭,使他拯救了奄奄一息的图伯特民族。为三百五十万图伯特信众摸顶祝福,为达赖喇嘛为主的流亡藏人分忧,从不公开玷污达赖喇嘛。在图伯特人民中的威信远远超过了中共。这一切,在中共看来是极大的威胁,所以,中共最高掌权者策划和实施了谋杀。班禅喇嘛的圆寂对图伯特人民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图伯特和图伯特人的守护神远离了他的土地和人民。中共清除了对图伯特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的巨大阻力,这在班禅喇嘛圆寂后的二十多年里得到了证明,也从此,中共空前地加大了图伯特种族灭绝进行式。导致了图伯特境内145名图伯特人自焚抗议,2千多名政治犯遭关押的悲惨局面。

2016年9月30日

注释:

1,《班禅额尔德尼研究》2012年印度出版,作者藏楚.多啦,第82-83页。

2,《逆风顺水》2013年台湾大块文化出版,作者阿嘉·洛桑图旦。

3,《班禅额尔德尼研究》2012在印度出版,作者藏楚多啦。

4,《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2013年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作者,安乐业、袁红冰。

5,新华社日喀则1月29日电。

6,《西藏文史资料选辑—班禅大师专辑》第95页。

7,《逆风顺水》2013年台湾大块文化出版,作者阿嘉·洛桑图旦。第369页。

8,《雪域境外流亡记》作者,约翰F 艾夫唐,1987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第329页。

9,《人生经历》达兰萨拉图伯特图书馆1995年出版,作者达拉平措扎西,第228-229页。

10,《班禅额尔德尼研究》2012年印度出版,作者藏楚.多啦,第83页。

11,《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2013年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作者,安乐业、袁红冰,第156-171页。

12,《悲剧英雄班禅喇嘛》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1999年出版,作者降边嘉措,第109页。

13,11,《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2013年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作者,安乐业、袁红冰,第206页。

14,同上,第214页。

15,《逆风顺水》2013年台湾大块文化出版,作者阿嘉·洛桑图旦。第389-390页。

16,《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2013年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作者,安乐业、袁红冰,第226页。

17,《班禅额尔德尼研究》2012年印度出版,作者藏楚.多啦,第58页。

18,图伯特人称达赖喇嘛是图伯特的太阳,班禅喇嘛是图伯特的月亮。

19,《悲剧英雄班禅喇嘛》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1999年出版,作者降边嘉措。

20,《杀佛—十世班禅大师蒙难真相》2013年台湾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作者,安乐业、袁红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