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中国记者现场报道美国大选,难逃北京审查



正如过去几个月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美国的民主可以是相当凌乱和棘手的。在像中国这样的一党制国家,选举等同于混乱的叙事受到了官方媒体的热烈欢迎。它们试图将今年这场乱哄哄的总统选举描述成美国政治制度存在严重缺陷的证据。
 
“种种怪象不仅凸显美国政坛的窘迫,也直指美国政治制度弊端,”在中国执政的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长期以来,美国将其热闹非常的选举标榜为制度优势的象征,甚至借此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横加指责。”
 
然而,在过去的一周里,经美国国务院的允许,一小批中国记者一直行走于美国各地之间。这是一个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试图让外国记者近距离观察这届大选,希望他们能将描述选举过程的优点和缺点的新闻报道发回国内。
 
24岁的埃菲·张(Effy Zhang)是一名记者,供职于中国最大的新闻门户网站之一。对她来说,过去几天令人疲惫、兴奋又紧张,因为她永远不确定在北京的审查者面前,自己的文章是否合格。和其他47名到访记者——其中三人来自中国——一起,埃菲在迈阿密参加了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一场集会,在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采访了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还在曼哈顿下城一个投票点热情洋溢的支持者中艰难穿行。
 
“我很吃惊,因为来之前,我认为美国的选举又乱又疯狂,”埃菲周二下午说。“来了以后发现,整个选举过程真的组织得很好,美国人实际上非常认真。”
 
过去一周里,二战结束时设立的外国新闻中心选举项目(Foreign Press Center Election Program)一直在资助这48名记者,其中不少人是第一次来美国。他们分别来自哈萨克斯坦、委内瑞拉、摩洛哥和另外二十个国家。在这些国家,自由选举是一个外来的——有时甚至是危险的——概念。
 
这些记者去了俄亥俄和新罕布什尔等摇摆州,在布朗克斯看到了投票过程的内部运转。在政治上对立的两派的政策专家向他们简要介绍了背景。周二晚上,这场免费之旅在曼哈顿的雅各布·K·贾维茨会议中心(Jacob K. Javits Convention Center)迎来了终点。在那里,克林顿和她的支持者聚在一起,等待最终投票结果。(组织者称,希拉里的对手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拒绝了让部分记者去特朗普在曼哈顿中城的选举之夜活动现场的请求。)
 
国务院负责国际媒体外联的官员理查德·布昂甘(Richard Buangan)称,大部分参与者都供职于不受政府干涉的新闻机构或博客——它们中很多都没钱派记者来美国。一些人常因他们的工作而受到骚扰,比如来自南部非洲的绝对君主制国家斯威士兰的一名记者。
 
“这些记者对有机会直接与美国选民交流,越过国内的官方叙事和令人困惑的倾向性宣传很感激,”布昂甘说。
 
埃菲也面临一些危险。她要求在这篇文章中不提她所在的公司,因为不想引来当局的注意。最近几个月,中国宣传官员发布多项指示,禁止独立报道美国选举。他们还下令新闻机构使用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或官方电视机构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
 
“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被禁止的,”埃菲叹了口气说。
 
为了避开对选举季的限制规定,编辑在文章中去掉了她的署名,然后祈祷能有好运气,希望政府的审查人员能漏掉这些报道。在一名编辑接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打来的一个可怕的电话后,埃菲已经忘记有多少篇文章被毙掉了。
 
“我们生活在恐惧中,但如果有一篇文章幸存下来,我们也会欢呼,”她说。“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
 
最近几天,很多事情让埃菲感到惊讶:在一场集会上,选民在雨中站好几个小时等候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时所表现出的忠诚;在一个投票点,一名选举工作人员因为她拍照而朝她发出的大叫声;在特朗普大厦前面,四名拦住她,让她给他们照相的拉美裔男子。
 
那几名男子面带微笑,然后朝他们身后艳俗的摩天大楼竖起了中指。在埃菲看来,他们粗鲁的动作似乎是对美国民主的概括。
 
“我难以相信他们有多高兴,”她说,然后又接着说了一句,“在中国永远不会看到这种行为。”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