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5日星期六

卢峰:粗暴释法对无赖宣誓的悲剧 必需坚决站出来反对



最不想看到的事终于发生了!

北京官方已正式知会特区政府将就《基本法》104条释法,相信星期一会议完结后会颁布释法具体内容。换言之,北京已决定不管港人包括建制派反对,坚持透过人大释法处理宣誓风波,而结果极可能是取消梁颂恒、游蕙祯的议员身份,并可能一举剥夺所有主张港独人士参选立法会以至出任公职的资格,以示不容主张港独及分裂国家的人进入政治建制。

令法官失独立判案能力

正如我们前几天一再强调,对于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在就职宣誓时展现的儿戏、轻佻及不尊重我们绝不赞同,认为是对议员身份及立法会的轻蔑,也是对市民选民的不尊重,他们当然得承担行动的责任及政治后果。问题是采取人大释法这样粗暴、高压的方法处理不但是杀鸡用上牛刀及小题大做,对香港的法治、政治生态及中港关系都产生长远不良影响,实在是下下策,令人愤怒及难以接受。

事实上根本不必用人大释法这样极端的手段处理小学鸡风波。首先,梁、游两人的做法及表现大部份人都不认同,引起的公众反弹相当大,他们即使能在司法覆核中保住议席也不会有多少政治能量,根本不必太担心二人成为「港独」思潮的推手或争取到大量支持者。此外,香港法院及司法体系完全有能力、有足够法理依据处理今次风波,不必人大常委会出手释法。由香港法院作出解释及裁决不但可以体现一国两制精神,彰显司法独立真义,也能加强市民对法院保障公民权利的信心。

现在,人大常委会选择释法,以释法这样的重手法处理两个不成气候的「小学鸡」,就像以开机关枪打蚊子一样,即使消灭蚊子也弄的满目疮痍,实在不划算。

更重要的是,今次释法的坏影响比过去几次释法还要严重。其实每次释法都会打击本地司法体系的权威,影响公众以至国际社会对司法独立的信心,因为释法意味把更多内地法律元素加进香港的法制中,把更多政治考虑渗入法院的考虑中,令法制越来越受政治压力及需要影响。今次人大常委会选在法院开始审理案件以后出手,不管释法结果如何,都难免被视为预先设定审讯结果再由法院执行,令法官形同政府及北京的工具,失却独立判断、判案的能力。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情况更损害香港司法制度的权威、更伤害司法独立呢?

两制失互相调节的可能

除了对司法独立的损害外,政治上的副作用也不容低估。一方面,人大若真的借释法褫夺两人的议席,令两人失去立法会议员的身份,这意味北京一手推翻九月立法会选举的结果,意味否定数以万计选民的意愿及选择。开了这样的先例,选民以及其他从政者不免要问,今次儿戏宣誓已令北京悍然出手扭转结果,日后其他发表不同政见,批评内地政策包括要求平反六四及释放维权人士的参政者可能遇到同一命运,成功当选后被人大常委会以释法取消当选资格。这等同令人大常委会变成一票顶二百万票的太上皇,可以随便否定选民的决定。这对香港的选举制度固然是个重大挫折,立法会作为真正的民意代表机构的地位同样大受打击。

长远而言,有效的政治制度、选举制度都会尽力吸纳社会不同意见包括较激进、极端的政治团体。这样做未必可以令他们投入社会主流,但至少可以保持沟通对话,让不同意见透过体制内方法解决问题。现在人大以释法方式解决风波,把部份政见较极端的政团及人物逐出政治制度外、令他们永远在野。对这些边缘团体及从政者而言,既然不能在体制内争取本身的目标,剩下的选择便是体制外抗争包括采取更激烈的方式及手段。香港的政治风险因而大幅提高,社会稳定更是无从谈起,一国两制本来就需要大量回旋及缓冲空间,好让双方有空间作调整,避免硬碰。今次梁、游两小学鸡以无赖、儿戏方式搅局,北京立即借机来个强硬回应,重手释法,令两制缓冲的空间更少,失去互相调节的可能,还重创法制及司法独立,令政治生态急剧恶化,实在教人既愤怒又悲哀!

为了捍卫两制及法治,我们不能退缩犬孺,必需坚决站出来反对释法。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