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宣誓案】駁回梁游上訴 上訴庭:釋法有追溯力 按釋法梁游首次宣誓已失議員資格



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及游蕙禎就宣誓案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早頒下判詞,駁回梁頌恆及游蕙禎的上訴,並且需要兼付全部訟費。上訴庭判決指,人大就基本法一零四條的釋法具追溯力,生效日期為1997年7月1日,「適用於所有案件」。梁游一方稱正研究判詞,下午兩點將交代是否上訴。
案件由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和上訴庭法官潘兆初一同審理。 判詞指,若任何一方要上訴至終院,法院會在明日早上九點半開庭處理上訴申請。
論釋法 張官稱無證據顯示今次釋法超越「解釋」範圍
梁游一方早前陳詞,指今次釋法實際上是修法,因此不應具追溯力,但判詞則指,《基本法》並無賦予香港法院司法管轄權,去處理今次釋法的爭議,包括今次釋法實質上是否修法的問題。判詞又重申,今次釋法在公佈當刻起已等同香港法律,是有追溯力,生效日期為 1997年7月1日。
張官指出,目前無證據顯示,在中國大陸奉行的大陸法制(civil law system)之下,與今次釋法同類的「解釋法律」,其適當範圍為何,因此目前並無法爭辯及下定論,指今次釋法是超出了「解釋法律」的範圍。張官重申,對於這個問題,一個沒有受過大陸法訓練的普通法律師,其意見法庭不會考慮。

與原訟庭法官區慶祥強調「釋不釋法都一樣」不同,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判詞中明確指出,根據案情,2016年10月12日,上訴人梁游在妥為獲邀作出就職宣誓時拒絕宣誓,法院是按照今次釋法的第二(三)段,裁定兩人在法律上立即自動喪失議員資格,並按《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裁定其必須離任,並指容許他們重新宣誓在法律上並不可能。
回應「不干預原則」 林官稱僅屬「自我制約」
而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則指出,梁游一方所強調的「不干預原則」、即法院不應介入立法會事務,在香港的情況而言,只是法院的自我制約,而非對法院的司法管轄權構成限制。林文瀚強調,對於立法會或議員與《基本法》抵觸的情況,如立法會的立法是否違憲,以及立法會議員就任時有否違反憲法要求,是法院的責任,法院只會考慮法律問題,不應被視為介入政治。
上訴庭法官潘兆初則指,法院有責任確保立法會或議員,依照基本法的憲法要求行使權力,唯有如此,立法會才能獲得公眾信任,保持立法會決策的誠信(integrity)。
特首梁振英早前聯同律政司,司法覆核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案,法官區慶祥本月中頒下判詞,裁定政府勝訴,撤銷梁游二人議員資格,梁游兩人的議席於10月12日已懸空,另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不能再為二人宣誓。
立法會行管會早前決定,全數追回二人的自10月1日起的月薪及預支營運資金,大約每人93萬元。
文章来源:立场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