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评论:特朗普连打几个响亮的耳光



不久前还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特朗普将成为美国下届总统。德国之声评论员Michael Knigge指出,人们极度震惊;特朗普胜选将带来的影响现在难以预测。
(德国之声中文网)特朗普成功了。在以人身攻击、傲慢和无知为基础的选战中,他不仅成功地动员了对政治失望的那些选民群体的最底层直感,而且,他还以这一战略赢得了选举。不仅如此:特朗普不只是获得了胜利,而且是明显获胜,以事实上谁都认为不可能的这样的高票当选。
特朗普的胜利是一种煽动性的、部分是蔑视人性的粗劣民粹主义的胜利,是对建制派、美国政治精英及其代表人希拉里·克林顿的一记响亮耳光。克林顿成了容易应付的竞争对手,因为,她几乎与特朗普一样不得人心。此外,经咎由自取的电子信丑闻,希拉里·克林顿自己不断向特朗普提供了得以持续攻击她的弹药。
不过,克林顿之不受欢迎不是特朗普戏剧性取胜的唯一原因。
宣泄不满的阀门
特朗普的胜利更多地是长期来在众多选民中可隐隐感受到的那种深度不满、以至仇恨的表现-对现况的仇恨、对全球化的仇恨以及对华盛顿政治体系的仇恨。在众多民意调查中,许多美国人一再表示,他们的生活水准和未来前景均不如父母辈。将尤其是来自传统的白人劳工阶层的这一不满情绪作政治上的转换,特朗普是恰当的工具和阀门,而希拉里·克林顿则成为他适切的对手。希拉里在民主党内预选阶段好不容易才击败直到那时还几乎名不见经传的来自佛蒙特州(Vermont)的社会主义者桑德斯(Bernie Sanders),实在已是一大警讯。
我们现在知道:它也是一个迹象,预示着还将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Michael Knigge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评论员Michael Knigge
特朗普的胜利亦是对建制媒体、拥有大批专家的智库和民意研究机构的响亮耳光。因为,它们当中几乎没有一个认真预测到特朗普的胜利。最后,特朗普的胜利同样也是对美国传统的西方伙伴们所煽的一记耳光。这些伙伴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曾公开力挺希拉里·克林顿、反对特朗普。与此相对照,这名共和党人的胜利会在克里姆林宫引发欢呼-毕竟,特朗普曾一再赞扬过普京。
特朗普之胜选使美国的全球角色成疑
事情刚刚发生,特朗普的这一令人惊讶的选举胜利对美国及世界到底意味着什么,此时此刻碍难预料。一个原因是,特朗普还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可供人们作为比较;另一个原因是,特朗普迄今未提出过任何完整的内政或外交纲领,而且,除个别人士外,他缺少一个政治经验丰富的顾问班子。
不过,现在就可以说,特朗普之胜选对美国的现状提出了质疑,也对迄今的世界秩序和美国的角色提出质疑。然而,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还全然不清。此人挑动各族群互斗,又怎么可能团结这个分裂的国家?特朗普是否会试图将其孤立主义的和保护主义的选战口号诉诸于行动?选战期间,他曾一度称北约 "荒唐",那么,他到底如何看待美国在这一跨大西洋防卫联盟中的领导角色?作为总统,特朗普会如何看待美国与众多国家达成的那些自贸协定?-他曾在选战中说过,他有意重新谈判这些协定。特朗普总统将如何对待全球各地的穆斯林?-作为候选人的他曾要求对穆斯林颁布入境禁令。他将如何对待拉丁美洲人?-在选战中,他曾一再侮辱过他们。特朗普会如自己所要求的那样退出巴黎气候保护协定吗?最后,特朗普总统会如何看待本国的核武器库?-他曾在选战中发问过,何以不用美国的核武器?在所有这些问题上,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会扮演何种角色?
对所有这些问题,此时此刻,都还没有答案,更谈不上能让人安心的答案。随着特朗普的选举胜利,美国和世界将走向新疆域。只有一点是清楚的,即:特朗普总统任内,我们将面临不平静的时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