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郭宝胜:川普新政与中国宗教自由及人权


由于美国候任总统川普的孤立主义倾向和对中国“六四”暴力镇压不恰当的描述,使众多人认为川普新政将不会就中国人权与宗教自由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但我们从川普新政的最高战略——“让美国再次伟大”、共和党党纲、川普最近任命的内阁名单及将要出现的最有实权的美国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等方面,可以看到美国不会放弃对中国人权的持续关注与谴责。
    
首先,人权外交是美国自威尔逊总统以来的既定外交政策,它不会因为总统的更改而更改。人权是美国人的基本价值观念,在美国宪法性文件《独立宣言》《权利法案》中特别强调了人权及宗教自由的价值。美国提出人权外交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民主党威尔逊总统,他称:“美国的力量就是道义的力量” “我们并不追求自私的目的······我们只是捍卫人类权利的战士之一”。自此后,虽然有强弱之别,但无论是民主党总统还是共和党总统,都将人权外交作为美国外交的核心内容。二战中,民主党总统罗斯福提出:美国外交的目的之一是在世界各国普及“人类四大自由”。二战后,民主党卡特总统更称:“人权已经成为我国外交政策的中心主题”。1981年,共和党里根总统上台后继续推行人权外交、称“人权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最终目的”。人权外交在导致苏联、东欧等共产主义专制国家瓦解过程中起到了巨大作用。近年来,共和党小布什总统特别关注中国人权及宗教自由,在白宫多次接见中国异议人士,到中国后一定要参加基督教会礼拜,被传为佳话。
    
身为共和党人的川普就职后,一定会延续美国的人权外交,这既是对美国外交传统的尊重,也是川普新政的最高战略“让美国再次伟大”所必然导致的。众所周知,美国之所以伟大,不仅在于其经济富裕、军事强大,更在于其在全球范围内捍卫和倡导普世价值,是地球村的“山上之城”“台上之灯”。如果仅仅是谋求国内富裕而忽视国际战略,美国难以成就伟大;如果为了国内利益陷入孤立主义,美国也就难以实现再次伟大的美国梦。川普及其团队应该明白“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内涵,他们肯定会在照顾国内利益的基础上,坚守人权外交和国际战略利益。对待中国,除了打贸易战和经济上遏制外,人权外交也肯定是川普对华外交的一张牌。而且相比于奥巴马及希拉里的虚张声势、“雷声大、雨点小”的对华人权外交,川普新政极有可能实施更有成效的对华人权外交。
    
川普新政也会受到共和党已全面控制的参众两院和共和党党纲的制衡和引导。今年7月共和党大会由2400名代表通过的党纲,被认为是里根总统以来,对中国最严厉的一份共和党党纲。根据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7月21日报道《美大选期间、中方责共和党无理指控》指出:共和党党纲除指出中国在经济贸易上对美国的伤害外,还指斥中国过去数十年推行的开明政策突然逆转,习近平上台后越见集权,异见声音被粗暴压制,批评政府人士遭到绑架,宗教迫害加剧,互联网受打压,强迫堕胎和强迫绝育的政策持续,毛泽东的狂热崇拜又再重临,并在西藏及新疆进行文化灭绝。共和党党纲中如此强硬的人权外交措辞,使中国外交部罕见地发表英文声明进行反驳。据该党纲起草委员会主席Stephen Yates所披露,党纲是川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委员会一起制定的,完全可以视为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基准和纲领,其呈现的显然是人权外交的特色。
    
另从川普的行政团队来看,都是坚定的保守派人士,他们会更加珍视美国的价值与传统,川普团队中也大都是信仰虔诚的基督徒,他们肯定会珍视信仰自由等普世价值,并具有宣教士一样的热情,将人权价值在全世界进行推广。川普已经提名的第一批官员,如国会参议员杰夫·塞申斯为司法部长,国会众议员迈克·蓬佩奥为中央情报局局长,退役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为国家安全顾问,都是信仰坚定、保守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强硬派人士。被川普约见,著名基督徒总统参选人医生本卡森,也极有可能担任住房部长。川普团队的核心人物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也会在其内阁中担任要职,二位都因坚决抵制共产主义和中国霸权而著称。
    
而与川普相配的副总统麦克·彭斯(Mike Pence)则是川普新政会延续人权外交的最大保证。彭斯与川普配合大选天衣无缝,为川普当选总统立下了汗马功劳。彭斯由于有华盛顿从政经验和强大的政治资源与业绩、政治理论能力、实际问题解决能力、政治家的声望,成为川普不得不借助的左膀右臂,也让彭斯被誉为“最有实权的副总统”。
    
彭斯信仰坚定、一直关注信仰自由,他关注中国宗教自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在竞选初自我介绍中就说:我首先是基督徒,然后才是共和党人,可见信仰在其心中位置。彭斯在众议院期间将基督教保守派的信仰贯彻到自己的政治活动中,他不按照党派、多少、输赢等依据投票,而是以保守派立场投票,这使他在华盛顿政治圈中成为少数派,但他的优秀品质得到美国政界的高度认可。彭斯在印第安纳州长任内签署了《恢复宗教自由法》(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他说法律的目的是:“确保印第安纳人和美国多数州的民众一样能够得到宗教保护。”法律虽然引起同性恋人士的异议,但它却保证了各宗教的自由与平等,保证了基督徒不再成为逆向歧视的对象,捍卫了基督徒等信徒的信仰权利。
    
彭斯在华府任众议员期间,积极关注中国人权,抨击奥巴马政府软弱的对华人权外交政策。根据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报道:2009年2月26日,美国共和党会议主席麦克·彭斯(Mike Pence (IN-6th))、美国众议院克里斯·斯密斯(Chris Smith (NJ-4th))、美国国会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 (VA-10th))及皮芝(Joe Pitts (PA-16th))等美国政要,与中国人权领袖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魏京生、吴弘达、Alim Seytoff及谭竞嫦等一起在国会就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北京的淡化人权外交的有争议讲话发表了义正词严的呼吁。他们驳斥了希拉里的相关言论,并对持续恶化的中国人权状况表示关注。几位国会议员都表示将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并尽一切所能敦促奥巴马政府为遭受人权迫害的中国民众发出呼声。
    
从以上诸项事实来看,那种认为川普上台后将不会关注中国人权的看法实际是空穴来风、没有根据的。相反地,我们从川普新政的最高战略、共和党党纲及其以彭斯为重点的行政团队身上看到,这届政府将是持续保守美国传统价值和传统人权外交路线、重视宗教自由尤其是基督教价值及权利的保守主义共和党政府,我们相信他们会与他们所推崇的里根政府一样,持续关注中国的宗教自由及人权,并配合贸易战,在人权方面谴责中共政权践踏宗教自由等人权的累累暴行。

文章来源:博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