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何频:中共官僚难挑战習近平核心



习近平在没有正式被确认为核心之前,有很多疑问和传闻,而六中全会被确认为核心后,仍有很多疑问。最具代表性说法,是毛泽东那一代的核心,是通过战争洗礼而确定领导核心地位;邓小平核心则既经过激烈权力斗争,也是因改革开放这个重大决策,且主张和实施“六四”大屠杀,使其成为核心;江泽民核心是元老们给他“封圣”;现在习近平被称第四代核心,是习近平自封,所以成为核心之前,党内遇到很大阻力;成为核心后,很多人怀疑他是不是真正具有核心的权威。

从另一个角度看,毛泽东、邓小平成为一代核心,所处艰难环境,一点不比习近平容易。因为当时的同志,是一起闹革命、经过无数次残酷权力斗争;即使成为核心后,毛泽东一直遭遇来自一起闹革命的人挑战,始终缺乏安全感。实际上,第一代领导者虽用残暴手段成为核心,但他们安全感最低。邓小平比毛泽东相对安全,虽然他和元老们也有分歧,但元老们由于身体原因,经过几次权力斗争疲惫、对自己家庭利益的考虑,对邓小平的挑战减弱了。当然,保守派的陈云和其他元老,对邓小平仍有牵制作用。

江泽民核心虽源自元老们恩赐,但随着元老们衰老,一个个去世,江泽民权威也慢慢在党内建立,而同级别的同僚对他不构成挑战。

到习近平这一代,既没有经过战争,也没有参与50年代、60年代、70年代、甚至80年代权力斗争;他也没有在福建、浙江和短暂上海工作期间做出令人震撼、具开创性的政绩。同僚中,无论政治局常委、委员层次,更不用说省部级层次,这些人的政绩、能耐、道德威望,没有几人能构成对习近平的挑战。

习近平在党内其有法统地位,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头衔之外,还可利用官员们腐败,对付一切可能的挑战。几乎所有高官,尤其政治局委员、常委们,家族贪污腐化辫子比比皆是,很容易被用反腐名义制约。所以他们没有能力挑战习近平,没有道德勇气挑战习近平。由于成长于这个官僚体系,必须放弃独立人格、学会服从,才能爬到高位。而退居二线的元老们,无论原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多数人乐于享受奢侈生活,维护自己家族利益,同样没有底气、勇气挑战习近平。

习推动政策 面临官僚队伍怠工

六中全会前,虽有一些诸侯、地方领导、地方官员提出习核心说法,但一段时间后又平静下来,并不是因习核心称号遭到党内反弹,更大可能是因习近平是相对较规矩、较正统的人,不希望通过不规范方式,把自己莫名其妙成为核心。他需要通过中央全会的正式途径,来确定核心地位。

习成为中共领导核心,并未遇到党内官僚和退休官僚强大挑战。成为核心后,权威、权力除非发生不可测的政变,否则不会遭遇一般意义的挑战。

习近平面临的问题,主要有几个层次,第一,面对这样的官僚队伍,一批靠吹牛拍马、弄虚作假、行贿受贿,拥有升官的便利条件,比如靠少数民族、女性、某一界别代表,才成为中共官员。这批官僚不是经过竞争选举上来,也未通过战争洗礼,更不是通过残酷政治斗争上来。他们平庸、腐败,缺乏做事动力;做任何事情都要承担责任,有些人怕沾麻烦,有些人怕后患无穷,所以宁愿选择不作为。这种不作为是隐秘、隐藏的,很难实实在在抓住把柄。这是官场最安全的方式。

而习近平要推行理想和政策,面临官僚阶层全面怠工问题,他很难用空洞政治说教和传统意识形态,鼓动这批人干活。他面临官僚阶层的普遍性怠工。

第二个是制度性问题。中共经几十年暴力革命和几十年执政,建立一套又一套官僚体系等级制度,遵循利益分配原则;这个规则决定腐败的制度,保证级别不同、职务不同,拥有的搞腐败条件也不同:一切不是按劳、按需分配,而是按权分配。这种制度固化,官僚要在权力结构中拾级而上,成为中共各阶层领导人,不可能回避、弃用这套官僚化程序、已经固化的制度。

(待续,下文请见本周日世界论坛。作者何频系明镜集团董事长,近出版有《雄心如梦》)

文章来源: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