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潘小涛:习近平的集权与特朗普的当选



美国社会的主流民意全面右转,不仅体现在特朗普胜选,更从共和党在今次国会改选中成功控制参众两院可见一斑。但西方选举政治有「钟摆效应」之说,也就是一个政党或阵营败选后,往往会洗心革志,认真自省及改过,然后在下次大选提出更符合选民期望的政纲;相反,胜出政党在执政过程中总会犯下各种过错,甚至会被胜利冲昏头脑,以致民怨大增,在下次或再下次选举中落败的机会大增。很多国家的政党轮替就是这么完成。

「钟摆效应」还可应用在社会的主流价值。过去几十年,美国的「政治正确」越来越严重,对歧视非常敏感,不能冒犯及歧视弱势群体(不能有性别、年龄、种族、性取向、贫富、宗教等歧视),这就是「政治正确」的金科玉律,执政者要致力从制度及政策上消除这些歧视。可是,全球化浪潮虽然替美国壮大了很多跨国企业,金融及科技业更受益匪浅,但同时,制造业因成本增加而外移,加上涌入的大量非法移民、难民等竞争,很多劳工及低下阶层、没学位白人等失去工作,而在政治正确下,他们无法申冤埋怨,传媒及政客也不会认真关注及聆听他们。这种潜藏的不满终于在今次大选形成「钟摆效应」,很多人将选票投给政治绝不正确的特朗普!

中国虽然没有大选,但「钟摆效应」并没两样,习近平上台短短四年就成为党的核心,「钟摆效应」也应记一功。

一人独大之祸见诸历史

文革十年浩劫,人民固然受到极大摧残,很多老干部也受到打击,以致文革结束后人心思变,由闭关锁国走向改革开放,中共党内也深知文革祸因是毛泽东高度集权,因此从过去一人独大的高度集权,不断分散及下放权力——企业自主权增加,地方政府拥有更大财政、人事及决策权,中央也由党主席制改成总书记及集体负责制。1980年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正是党内分权之始的最高文件,其中的十二项原则有很多都是反集权,包括「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坚持党性,根绝派性」、「发扬党内民主,正确对待不同意见」等。

到了胡锦涛时代,分权极致就是九个政治局常委各管一块(军队、党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宣传、纪检、政法、青工妇),形成互不从属互不干涉的「九龙治水」之局,胡锦涛基本被架空,其恶果显而易见:各自为政、互相扯皮、权力私有化,甚至出现周永康等独夫,改革裹足、腐败空前。要救党救国,必须彻底改变这种「九龙治水」格局,由极度分权改为高度集权就顺理成章了。过去四年,习近平利用这种氛围,透过设立各种由他负责的领导小组作为决策机构,收缴各系统权力,月前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更确立了他的核心地位,正式为36年前力主分权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画上句号。但集权于一人之祸,早已见诸中国及中共的历史,习近平可以例外吗?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