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星期五

胡平:从美国的种族问题谈起 (一)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川普放言无忌,挑战政治正确,引发广泛争议。我们知道,所谓政治正确,本来是美国的一些精英试图加给全社会的一套语言规则或禁忌,旨在反对歧视、保护弱势群体。政治正确脱胎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九十年代变得相当流行。

政治正确反对各种歧视,首先是反对种族歧视。因为在美国,种族问题始终是个大问题。

美国的种族问题严重吗?严重。就象美国的车祸严重一样。在美国,每年死于车祸的多达五万余人,平均每天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人。然而,美国的车祸为什么这么严重?是美国的公路质量特别差吗?是美国人开的汽车特别差吗?是美国的交通规则最不健全吗?是美国人开车最不遵守规则吗?不是,都不是,是因为美国的车太多。同样地,美国的种族问题严重是因为美国的种族最杂最多。事实上,美国在种族问题上的法律和规则是相当公平的;相比之下,一般美国人的种族歧视观念也是比较淡薄的。但是美国的种族问题依然很严重,就因为美国的种族太杂太多。

就拿我居住的纽约市为例。纽约是世界上最不寻常的城市。在纽约,居住着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们,他们有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政治倾向,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生活习惯。就在我家附近的艾姆赫斯特街区,其居民据说来自一百四十几个国家。911世贸大厦的遇难者有两千多人,据统计来自多八十个国家。在这么多民族混居的地方,不同族裔发生摩擦的机会太多了,有这种或那种种族歧视太可以理解了。

下面,我打算从几个方面讨论一下种族歧视的成因。

1964年,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华盛顿的纪念碑前,发表了他的伟大演说《我有个梦想》。其中一段讲到:“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皮肤的颜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

这话说得多好啊。我相信我们很多人都会真心赞同。问题是,即使我们真心赞同,可是在实际生活中也很难做得到。

原因很简单。看肤色很容易,一眼就看见了,想不看见都不行。看清一个人的品格何其难。如果不靠特殊的情境和事件,那就需要长期的近身接触。如果我们生活在熟人社会,大家都朝夕相处,彼此都知根知底,我们比较容易做到,不是根据皮肤的颜色,而是根据品格的优劣来评判别人以及被别人评判。然而在今天,我们生活的世界太大了,我们与之打交道的人,绝大多数是陌生人;我们不断地与之不同程度互动的,是那些我们了解很少、甚至见都没见过的人,而且这些互动常常是一辈子也只有一两次。对于这千千万万的陌生人或者半生不熟的人,我们无法看清他们的品格;但是在很多情境下,生活又要求我们必须迅速对对别人作出判断,以便决定我们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他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只好贴标签了。我们就只好根据某些简单的、一目了然的标记或线索进行归类,再根据我们的知识和经验,匆匆地给别人做出评判。肤色既然是最容易看到的标记,这就怪不得人们往往会根据肤色做评判了。这实在是很无奈的。

例如性别歧视。假如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报考物理系研究生,考分都一样,教授只能取一个。这个教授很可能就会录取那位男生。因为根据他的知识和经验,女性的数理能力一般不如男性。虽然这位女生的考分也很高,但日后不会有多大的发展前途。殊不知那位女生有居里夫人那样的天才。如果这位教授和两个考生都很熟悉,那么他就很清楚这个女生远比那个男生更优秀,当然应该录取这位女生。可是这个教授对两个考生都同样陌生,他只能根据一张考卷来决定取舍,所以他只好贴标签,到头来就犯了歧视女性的毛病。

关于种族歧视的其他成因,我下次再谈。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