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洋泾浜基层选举 上海滩拍案惊奇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搞定。上海人史无前例的“参与”始终,甘甜苦辣,有滋有味,寓教于乐,乐在其中。
黄粱梦醒,方知身处神州,上海滩正紧锣密鼓着“搞”基层选举。

本台相关报道集锦:松江区部分选区在日前的基层人大换届选举中,不少选民将选票投给川普和苍井空,而由于首轮投票产生了大量废票,选民被迫重新投票。此外,在投票前夕,杨浦区独立参选人冯正虎被警方扣押了24小时。闵行区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黄尧年周二晚9点被当地警方带走。警察指称,有人举报黄尧年涉嫌赌博,需到派出所接受询问调查。黄尧年被关押在闵行区镜都路派出所直至11月16日投票日晚7点多,即所谓人大代表投票结束之后,才获得释放。据悉,黄尧年为上海闵行区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代表,今年以独立参选人身份获得闵行区第169选区22位选民的推荐,成为首轮人大代表候选人。但当局经“组织协调”后,黄尧年却没有被列入正式候选人名单。11月16日,上海迎来基层人大换届选举,而在松江区,部分选民当天连续投了两轮选票。据网络消息,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在16日上午的投票中,因产生大量废票,下午进行重投。另据网传图片显示,有选民在“选区代表候选人名单”上写上了“江泽民”,据称还有不少人将票投给了希拉里和特朗普。香港明报报道说,在11月16日上海松江区人大投票中,上海工程技术大学选区有不少选民将票投给了江泽民、川普和苍井空。据悉“江泽民”获得5%的选票,“苍井空”获得6%,而“川普”获得10%,另外有21%弃权,18%属于杂票。5年前的人大换届选举中,上海复旦大学也发生过类似的一幕。当时,因学生弃权太多,两名候选人均无法获得过半票数;还有学生恶搞,在候选人名单中填上陈冠希、苍井空等名,令选举无效,要重新投票。有评论说:有人在网上说大学生真胡闹,不过不能全怪大学生,给的名额谁都不认识,做过什么事迹等等,一概不知,来怎么选呢?全凭眼缘吗?这样也是对被选举人的不尊重。也有网民表示:选举日当日不允许拉票,但是选举日之前也没见宣传啊?一个选区就那一个区,贴贴海报开开见面会就那么难?基层人大提不了什么提案你也得介绍一下观点啊,我不关心你得过什么优秀党员什么先进分子,我要知道你怎么想!持有什么观点!此外,上海杨浦区独立候选人冯正虎在选举前夕,被警方扣押了24小时才获释。冯正虎17日告诉记者,他的电脑、手机都被查没,他们的目的就是阻止他参选。“就在选举日两天之前,14日下午我又到小区内发放最后一次传单,内容就是冯正虎向选民拜票。我们街道平安办的人员阻止我发。过了一段时间,110警察来了,说警察里的领导要找我谈谈,警车就把我带到那边做了个笔录。他们就是要把我扣住,还不放心我,可能选举之前我还要去宣传。15号他们又到我家里来,把我一台电脑、激光打印机搬走了,说要检查。释放我的时候,又把我手机扣留了,他们也说是检查。”此前,5名维权人士为冯正虎助选时,被警方以“破坏选举“的罪名抓捕,并被行政拘留5天。冯正虎表示,扣押他本人以及行拘助选人都是十分荒唐的事。

【读报补丁】

破坏选举的一伙人——冯正虎的参选日记

10月28日
昨天上午约10点我去五角场街道选举办投诉,出面接待的又是信访办,再次与当日值班领导街道司法所马所长、退休的贺书记交流我的看法,一起学习与探讨《选举法》,我投诉:把选民小组会议变成有限额的选民推荐会,这种限制选民推荐权与被推荐权的做法,是违反《选举法》。我要求五角场街道选举办予以纠正,直接发一张《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给我。马所长、贺书记认真地接待,又请我吃午餐,并答应:与选举办沟通后,下午给予答复。

下午我接到杨浦区五角场街道信访办贺书记的电话通知:明天上午可以去街道选举办领取《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这是一个进步,表明五角场街道选举办尊重法律,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保证选举人的法定权利。我也考虑,若我被选民推荐为初步的代表候选人,即使最后经协商没有被评选为正式的代表候选人,我也会正面报道官方在选举上每一点进步。

今天上午9点半,我去街道信访办去领推荐候选人登记表,接待的还是司法所马所长、退休的贺书记,我们有一次畅聊,快到中午时选举办的工作人员送来一张《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并告知:明天晚上12点正之前必须提交到居委会的选举工作小组。10月29日晚上12点是提名代表候选人的截止时间。

从我拿到登记表到明天的提名截止时间只有一天半时间,让已同意推荐我作为代表候选人的选民签名一下,这个时间也足够了,十几位选民早已与我确定做我的推荐人,只要拿着登记表上门签名就可以了。

而且,我这张登记表是选举办发的,不是自制的,也表明官方同意我与推荐我的选民可以行使选举权利。但是,很古怪,上海好像有两个政府,同一个五角场街道的平安办公室、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及五角场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却在妨害我及推荐我为代表候选人的选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清楚是谁指使他们破坏选举的?一系列丑闻就产生了。

中午我乘出租车去国顺路128弄1号的潘老师家,他妻子刘老师也是复旦大学的退休教授,都是我的校友,他们愿意推荐我为代表候选人。当我在潘老师家聊了一会儿,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动,门一开,看到七、八位四平一居委会工作人员堵在门口,宋书记、主任及一位穿红的长袖体恤衫的中年男人急忙涌入屋里。这位中年男人凶恶地指责我:“你不是我们居委会的,怎么可以到我们居委会来找人推荐?”我回答他:“选举法规定,我是第115选区的选民,你们居委会管辖的选民与同一选区,是可以推荐的。”潘老师告诉他:“我们都是复旦的,我要推荐我认识的、信任的人做人大代表,我已推荐过宋书记。”那位中年男人威胁口吻地说:“你要推荐他(指冯正虎),你就要——-。”

潘老师当即回答:“你是威胁吗?推荐谁是选民的权利,我愿意推荐冯老师。”并果断地在《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签上潘老师的姓名与地址,接着刘老师也签上。一股正气令我感动,为复旦人感到骄傲。那位试图阻碍选举的中年男人灰溜溜地退出潘老师的家,留下居委会宋书记与我们聊一会。

我离开潘老师家下楼,看到一大批人企图阻碍我与选民见面的人已聚集在小区里,有政民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还有跟踪过来的街道平安办公室工作人员及五角场派出所警察、保安,十几人虎视眈眈地注视我,若我还去找其他选民签名,他们一定会围上来阻止,并威胁选民。我独自一人的抗争是无效的,而且还要连累无辜的推荐人。我不得不放弃见其他选民的计划,离开东方家园小区。
回到自己居住的仁和苑小区,进入破坏选举的重灾区。警察已临时租用我楼道对门的一间公司办公室,有穿制服的,有便衣的,许多警察在压阵,还有警车,起到震慑的作用,谁敢来签名推荐我?昨天助选志愿者徐佩玲来拜访我,在小区门口被抓捕了。门口有便衣警察、保安站岗,主要通道上站着许多五角场街道平安办公室工作人员及其他陌生人,小区里弥漫着恐怖的气氛,要出什么大事了?传闻也流传起来:冯正虎是被监控人,不可以推荐他做人大代表,谁推荐他,要麻烦的,还要被抓起来。

我一出家门,就被跟踪,要去见小区内的邻居就要受到围住。五角场街道平安办公室工作人员大刘请求我:“今天不准你进入其他居民家里,领导担心你让其他选民推荐你为代表候选人,你帮帮我的忙,就不要去选民家吧?”我告诉他:“你们妨碍我与选民见面,是破坏选举的行为。”大刘说:“我也知道,但没有办法,领导要我们做,我们不得不做。”

晚上六点左右,我走出仁和苑小区,直接去政民路230弄的小区,见一位前天已与我电话约定的推荐人。当我走到她家,平安办公室的大刘等人也赶到,拦在门前不让我见到她们,后来政民居委会主任等人也赶到,他们极力劝我放弃见选民,拉拉扯扯地带我回家了。回到仁和苑内的居委会办公室,所有的居委会工作人员都在上班,她们对我吐苦水:“今天你不回家,我们就无法下班,要陪着你,请你不要见选民吧。”我与她们很熟悉,看看她们也很可怜的。

上海市满街挂着横幅“人民代表人民选,人民代表为人民”,我也高高兴兴出来参选,想痛痛快快玩一把,选举日应该是人民群众的派对。一个小小的区级人大代表,若当选了,也只是为选民服务的份,根本不影响一党专政的牢固地位。何必要惊恐万分呢?这一伙人为了确保领导的意愿,不惜破坏选举。我终于看明白这条横幅:人民代表领导选,人民代表为领导。

退出争夺候选人的虚幻战争
10月29日
10月29日上午助选志愿者崔福芳、徐佩玲来我处见证选举情况,10点多与我一起走出小区,准备去五角场街道选举办投诉,走到政通路淞沪路交叉口被驶来的一辆警车挡道,下来五角场派出所的两位警察把她俩非法带走。

当时,我问警察:“一起把我也抓走吧!”指挥警车的彭警官说:“冯老师不要,档子太高,她们与你不是一个档子。”不要我上派出所,我就继续去五角场街道选举办投诉,一路上前俯后拥,有便衣警察、有保安、有街道平安办的人。

到了五角场街道办事处,我又被迎接到信访办公室,他们把一块“人大选举(咨询服务)”牌子放在办公桌上,紧急通知上周信访办值日领导司法所马所长来加班再次接待我。我与马所长已经聊了好几天,他对选举法已越来越熟悉,知道应该依法行事,而且对我的参选行为有所理解,觉得积极参加选举是一件好事,公民行使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是合理合法的。

昨天上午街道选举办直接发一张《上海市杨浦区第115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人大代表候选人登记表》给我,表明五角场街道选举办依照《选举法》实施选举,尊重公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杨浦区选举工作的进步值得称道,但我表扬报道还未写出,五角场街道平安办就来砸锅了,让杨浦区背负破坏选举的罪名。街道平安办公室的前身就是综合治理办公室,干砸锅维稳的事熟门熟路。
马所长与另一位值班的信访办工作人员出面接谈。我向他们投诉:昨天中午起,五角场街道平安办工作人员及雇佣的保安人员,还有部分居委会工作人员及个别警察,非法跟踪骚扰,强行围阻我与选民见面,妨害我和其他选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其目的就是让我在今晚的提名推荐代表候选人截止时间(2016年10月29日24时)之前无法得到选民十人以上的推荐签名。

我请马所长转告五角场选举办,事关破坏选举的严重问题,要求选举办领导出面接待,我直接向选举办投诉,并申明我的态度。下午2点许,五角场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选举工作小组负责人吕先生来到信访办接待我。

吕先生是负责选举工作的,对选举法很熟悉。他坐下来就谈《选举法》,认为如果按《选举法》去做,选举工作不复杂,《选举法》第三条已经清清楚楚规定了每个公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和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吕先生的言下之意,这些妨碍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破坏选举行为都是违法的,也是不应该发生的。他见到我在桌前放着一本宣传选举工作的红皮书《上海市区、乡镇人大代表选举工作问答40题》,指着这本书说:“这本书是市委宣传部编的,编的很好,简明易懂,选举的问题都解答的很清楚。我们已给每家选民发一册。”

我告诉他:“我这本是退休的贺书记前天送我的。很多选民拿到也不会看的,大家对选举不关心,怎么选,选谁都是听领导的。你应该要发给一些领导部门,让领导好好读一下,至少不去做一些破坏选举的傻事。”

我说:“如果领导真的能看懂《选举法》,要达到不让我成为代表候选人的目的很容易做到,即使我能顺利得到十人以上联名推荐,也只不过成了一个初步候选人,若领导不同意,肯定会在产生正式候选人阶段被合理合法地协商掉。何必非要在推荐初步候选人阶段表现得如此惊恐万分,一点自信也没有,野蛮地破坏选举,赤裸裸地违背法律呢?”

我告诉吕先生:“中国的法律是根据中国的国情制定的,每部法律总会有一条考虑到领导的特殊要求,下面为领导干活的这些人只要好好研究一下法律,总可以找到依法依理的解决办法。选举法已经考虑到不让领导满意的人成为选票上的候选人,有一个产生正式候选人的协商程序。这几天派人违法阻碍我与选民见面的部门领导要好好学点法。习近平说,领导干部要做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模范。吕先生,你请要这些部门领导带头学法,不要再做这些破坏选举的傻事。”

我与吕先生交流得很通畅,我也清楚他的难处。他说的好,但未必都能做到,他能管住选举办的几个人,但管不住其他部门的人,他自己还得听领导的。他能接受我的投诉,但无法马上制止这些破坏选举的违法做法,等他们上下协调处理下来,今天已过去,超过了提名推荐代表候选人截止时间,我就失去了被推荐为代表候选人的权利。

下午我正在与吕先生、马所长交谈时,有一位居住在国顺居委会管辖小区的选民打来手机电话,他已看到我的选举宣传资料,要求签名推荐我作为代表候选人。我非常感谢他的信任与支持,并婉言相告现在暂不签名推荐我,等过几天后我会去当面感谢。我清楚,若我今天去见他,会给他带来麻烦与压力。而且,此时我已决意放弃以当选候选人的方式参选人大代表。

最后,我向代表五角场街道选举工作小组的吕先生宣告:“请你把我的投诉向上反映,现在破坏选举的这一伙人还在你们信访办外等候我,你也无法马上制止他们破坏选举的违法行为,今晚提名推荐代表候选人截止时间之前我已不可能见到一个选民,我也不希望伤及无辜。所以,我宣布退出推荐候选人的活动,不再继续找选民签名推荐,直接以另选他人的方式参选。”

结束会谈,我离开五角场街道信访办。在我居住的仁和小区里,火药味还相当浓,街道、居委会工作人员、保安及警察数十人都在紧张地死守今晚。这一伙人不相信我会自动放弃争夺,仍是对我盯死看牢。我索性离开我居住的小区,远远离开第115选区的管辖范围,去南京路附近的悦来大酒店参加朋友的聚餐,街道平安办的大刘等人还一直跟踪到酒店,看到我真的没有见选民,或许才放心了。
面对现实,我承认这一伙人破坏选举成功。我提前宣布退出,让压制我的对方松一口气,也让自己轻松一下,卷入一场争夺代表候选人的虚幻战争实在没有意义,无论是十人以上选民联名推荐的,还是组织推荐的,最后都要领导满意的。独立参选人无法指望在选票上指定候选人的方式参选,只有一条路,通过另选他人的方式直选人大代表。

☯铜锣湾书局☯

《十年一梦》
徐景贤
朗读之三十八

周恩来总理是个大忙人, 他住在大路旁小卖部附近的一幢普通楼房里,便于和各地的中委们接触。但是,全会开始前的气氛是轻松的,这从周恩来的神态中也可以感觉到。会前,我们几个年 轻的中委相约去看望周恩来和邓颖超,周恩来穿着一件白色的翻领两用衫,一条米色的长裤,足登一双半新的牛皮凉鞋,显得风度翩翩而又十分精神,周恩来告诉来 访者,这次全会的议程很简单,主要是讨论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然后提交给四届人大正式通过后颁布;另外还要讨论一下国民经济计划等。 他说:“会期不长,有三五天就可以了。”“啊,只有三五天!”我们几个年轻人都惊呼起来,觉得会期太短,看庐山都看不够。
邓颖超也说,好不容易来江西一次,她已邀了几位老大姐,在全会结束以后到向往已久的井冈山去访问。

周恩来的秘书钱家栋,在住所的阳台上安排我们这些年轻的中委们和周恩来比赛了几场乒乓球。大家说:“总理是今日得宽余呀!”周恩来微笑道:“我还踢足球昵,”大家都很诧异,钱秘书说:“就在走廊里踢,每次两三分钟,活动活动身子。”大家哄堂大笑。

会前的“水鸭式”活动

在这轻松欢乐的气氛中,谁也没有想到:大块的乌云正向庐山袭来。周恩来原来预期三,五天可以结束的会期,后来竟开了十五天,足足半个月留在庐山,还远远未能解决问题。

正当毛、周打算在庐山召集一个比较轻松的短会的时候,林彪却紧探密鼓地准备全线出击了。

在九届二中全会的议程中,本来没有林彪讲话这一项,但是林彪却在暗底里准备着一篇份量很重的讲话,打算到时候抛出。叶群根据林彪的意思,打电话给陈伯达,要他编一份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称“天才”的语录,分发给几员大将,让他们配合林彪的讲话、引经据典去批判那个否认毛主席是“天才”的人,并一致要求设国家主席,一致要求毛为国家主席。

陈伯逹接到任务以后,紧急布置随他一起上山的中共中央政治硏究室的秘书,连夜查找出马列主义经典作家论天才的语录,先是从庐山图书馆馆藏的马列著作中查找,再打长途电话给北京,请中央政治研究室帮助查找,然后通过电话一一传上庐山;恐怕电话传送有误,另外又把书面语录用绝密件通过中央办公厅用飞机直送庐山。因为査得匆忙,一时没 有查到马克思关于天才的语述,陈伯达就根据已经查到的一些条文,连夜编成《恩格斯,列宁、毛主席关于称天才的几段语录》,用电话一条一条告诉吴法宪。陈伯 达还要汪东兴交打字员打印,印好以后,急送林彪,叶群,同时分发给陈伯达、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人手一份,也给了汪东兴一份。这些都是背着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进行的。

林彪抵达庐山的那天下午,就和陈伯达晤面,密谈了一个多小时,商量如何对“陆定一式的人物”一张春桥发动进攻,陆定一曾任中央改冶局候补委局,中央宣传部部长,当时早已被打倒,他的罪名之一是反对林彪;现在,林彪又把张春桥比作陆定一。

八月二十一日黄昏前,叶群邀请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同游仙人洞,布置他们还要坚持设国家主席。吴法宪立即找了空军的王秉璋、浙江的陈励耘,上海的王维国等人布置此事,他还对有些人讲:不设国家主席,林副主席怎么办?往哪里摆?

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在庐山举行常委会,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五人出席。毛泽东继续以“九大”说 过的话,来要求开好这次全会:希望这次会议开成一个团结的,胜利的会,不要开成分裂的,失败的会。周恩来对次日大会开幕式的安排,作了说明。毛泽东建议: 除了讨论修改宪法、国民经济计划以外,还应该加个形势问题。这样,全会就增加了一项议程。常委会上还确定由周恩来、康生分别在开幕会上讲话。林彪表示同 意,并说自己要讲点意见。常委会结束之后,陈伯达又去林彪那里,第二天上午,大会开幕之前,陈伯达三度到林彪处密商……

全会开会前的表面气氛,是平静的;但林彪、陈伯远、叶群、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林立果、王维国、陈励耘等人的幕后接触,十分频繁,正如某些人所形容的,这是“水鸭式”的活动:鸭子浮在水面,水面波平如镜,一派平静景象;但水下鸭子的双脚却急促地来回划动,忙碌异常。这就活活勾勒出林彪,陈伯达等人在全会开幕前的真实动态……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