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刘青:习核心通往何处



习近平派系数年来在大陆媒体舆论广泛造势,试探并进而鼓吹习近平上位为习核心,终于在中共此届的六中全会上通过达成。现在中共文件白纸黑字承认习近平为权势核心,这离独裁者的宝座似乎仅有一步之遥了。如果习近平再完成中共总书记打破只任两届的规则,那么习近平梦想的如毛泽东一样唯我独尊的中共政权,好象便可以再次笼罩在阴霾难散的大陆上空了。中共的权势核心一说起源于邓小平晚年的自诩和谋略,邓小平将祸害大陆数十年的毛泽东尊为中共核心第一代,将玩弄两代总书记于鼓掌的自己自称为中共权势第二代,将他曾警告要拉下马的江泽民封为掌权的第三代。江泽民任满时不转交中共权势核心的称号给胡锦涛,而是布下中共常委一人一票的多头权势之局,从而让接替胡锦涛的习近平也无从继承权势核心的称号。权势野心远超胡锦涛的习近平绝不甘心连个正式头衔也没有,上台近四年可谓呕心沥血挖空心思做大自己的权势形象,终于在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上一圆权势核心称谓的美梦。
接下来习近平要做的无疑是完成他毛式独裁的权欲梦,从中共权势核心踏上唯我独尊的独裁者宝座。习近平成为中共头号人物后首先发出的重要信号,就是中共要千秋万代永掌大陆乃至包括台湾的中国政权,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习近平认为必要条件就是自家大权在握。而习近平初登大位时的成功无疑助长了他的自信甚至是狂妄,他利用隐身不出手段迫使当时眼看要召开的中共十八大,授予他显然远超前任胡锦涛疲弱不堪的权势和地位,一举摆脱必须遵奉太上皇的儿皇帝的尴尬难堪处境。其后习近平又运用反腐打下一系列敌对派系的老虎,并在此过程中强势掌权自封了囊括一切关键权势系统的组长。所以今天习近平成为中共文件正式承认的权势核心,似乎是在习近平设计的权势之路上按步就班发展,成为毛式独裁者好像已经猎物在望好戏即将登场了。
不过这仅是中共权势派系厮杀中的表面现象,实际上习近平想成为毛式独裁者没有这么简单,习近平死于此梦想的途中要比达成此梦想的机率大无数倍。第一点习近平厮杀中胜负难定的就是需推翻中共任期规则,这包括总书记任期只有两届及常委不那么明确的七上八下。中共总书记任期仅两届虽然没有明确的文字规定,但毛泽东之后中共文件中一再提到最高领导人任期要有限制,防止个人权利无限的情况再次造成巨大危害。而且中共统治现实中也形成了总书记两届任期的政治,这曾经迫使权势欲十分强的江泽民也不得不接受,虽然江泽民搞出了九常委一人一票的群龙无首状况,但毕竟不得不让出总书记宝座而退居幕后了。还有曾经逼退李瑞环的七上八下不成文的规定,恐怕也要习近平王岐山需要花费些力气才能搞定。
关于这一点习近平团伙其实早已经按捺不住了,近年来不断放出各种试探气球测试社会的反应和轰造舆论如正在制造社会舆论试图改变七上八下的中共常委不成文规则,中共媒体已在说七上八下仅是社会的传说并非内部约定等。这其实是为改变中共总书记只能掌权两届在铺路,达到习近平终身掌权并实现保护中共政权永存的目的。但是习近平的争权之路其实已经疲态尽显,从目前来看他没有多少可用的弹药助他攻坚。首先习近平大肆抓权身兼十多个关键权势系统的组长,但是三年多时间政绩不彰没有一个搞出什么名堂的,这些抓权兼职只是凸显了习近平无比的权欲,以及与此野心恰成反比的霸着茅坑不拉屎的无能。再如中共六中全会虽然以文字形式承认习近平为核心,但是同时也强调了集体领导的毛泽东死后的这一中共所谓的原则。这说明习近平多年的努力仍然于毛式独裁可望不可及,因为毛所拥有的是党内最终决定权也即一票否决权。
习近平想一圆毛泽东式的口含天宪言出即法的独裁梦,绝对无法做到的就是毛泽东残酷斗争中形成的权势威望,以及毛泽东烂熟于肚中的帝王权术和因而聚集起来的死忠团伙。说到底习近平的威望基础不过是中共红二代永远掌权的欲望,以及运用反腐之名打击铲除敌对派系而具有的社会蒙骗性。习近平的这点权威基础不仅与毛泽东坚固基础天差地远,而且有如镜花水月转眼便可以消逝得踪影全无。红二代之所以支持习近平掌权无非是保障自身的权欲物欲,习近平倘若损伤甚至剥夺他们实现权欲物欲的途径和方式,那末红二代不仅不会支持习近平而且要同仇敌忾视若仇敌的。而习近平如果仍如今天对红二代毫发无损枉法庇护,那么他反腐反贪的真实面目早晚要暴露无遗为社会所唾弃,所以习近平目前这点权势的基础也是相互矛盾难以持久的。
习近平走毛式独裁美梦的另一个绝对绕不过去的天堑,就是中共内部反对意识和力量与大陆社会反抗独裁的意识和行动。习近平王岐山等都曾哀叹过号令不出中南海的无力和无奈,这实际上不仅说明它们空有大权在握的名份,而且也说明他们处处遇到抵制和官员们的阳奉阴违。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并非全是对立派系拆台作对,更多的怕是习王的主张伤及中共官员整体以及难以被接受。且不说习王以反腐为名对不属于红二代和本派系的追查抓捕,就是恢复毛式的人人检讨过关以致二十五人的政治局,只有习近平王岐山许其亮和王沪拧四人没有遭到点名批评,这种整人迫使效忠的伎俩也必然招来严重不满和抵制。习近平一味效仿毛泽东不仅说明他的令人厌恶的无能,也说明他根本缺乏对历史糟粕和人心向背的洞察眼力。
至于习近平严控舆论和思想意识并以国安为名大肆抓捕,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独立知识分子和维权民众成待宰羔羊,这种种倒行逆施早已经让社会民主发展力量识破和痛恨。所以今天的大陆已经没有什么习王派系可以依靠的社会力量,对习王的反对和声讨之声不仅公开出现而且日益发展增强。可以说习近平根本没有能够独裁执政的任何理论法律基础,又没有能够强势掌权的功绩和政经成就,还没有让部署大众信服的品格智谋和胸怀。习近平派系强势推进习核心的政治运动,不仅未见得让习近平更接近梦寐以求的大权独揽,反而诸多无能无奈一再显现暴露不利一面和疲弱衰势。习核心的确立可能通往的不是习近平梦想的独裁,而是习近平政治地位由盛转衰的到来。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