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星期六

专访:人大释法显示政治考量高于法治精神


中国人大常委会近日公布了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根据这项解释,两名“独派”人士极有可能失去立法会议员资格,还有更多人的议员身份也可能不保。此举对香港政局影响如何,香港政治学者郑宇硕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周一,中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公布了对香港基本法的解释,那么人大释法的结果在您意料之中吗?
郑宇硕:释法文本的很多内容是大家可以预期的,就是尽力打击港独,不让游蕙祯和梁颂恒出任立法会的议员。但我们更关心的是,如何维护香港的法治精神。众所周知,人大释法是对香港法治的一大打击。尤其是在终审法院并没有要求人大释法的情况下,人大常委会对法律作出这样的注释,更是对香港法治的极大打击。这显示出,对于北京领导人来说,政治的考量要比维护法治更重要。它还说明,北京不相信香港的司法程序,它要保障它的立场和要求得到落实,所以它不让终审法院去完成司法程序,不让终审法院做出裁决,而是让人大常委会作出释法,以保证北京的立场得到落实。
Hongkong Abgeordnete Baggio Leung & Yau Wai Ching (Reuters/B. Yip)
德国之声:正如您刚才所说,香港终审法院就相关争议还没有做出裁决,中国人大常委会则先做出了释法,那香港有关的司法程序还会继续下去吗?
郑宇硕:因为人大常委会既然已经做出了解释,香港法院就必须要遵守。这也就意味着,人大释法取代香港的司法程序,以保证北京领导人的政策和要求得到落实。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香港的法治精神受到打击。这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北京领导人的政治考量被置于香港的法治之上。事实上,大家都很清楚,所谓的港独就是一些年轻人和年轻人组织对北京治港政策所表现出的不满。他们的诉求都停留在口头层面上,并没有什么要让香港独立的时间表、路线图或者行动纲领之类的东西。现在北京对这股势力大力打压,我想对年轻人来说,只会收到相反的效果。
德国之声:香港一些民众已经就人大释法举行了抗议示威。那么,人大释法文本公布之后,香港民间的反映如何呢?
郑宇硕:过去几个月的民调显示,40%以上的年轻人希望移民离开香港,这也就是说,这些年轻人对香港的前途失去了信心,所以他们表示一有机会就会离开香港。此外,我们还看到,香港大中学校的学生会基本上都属于所谓本土派,还有一些年轻人声称他们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但是,当局采取粗暴方式打压这种不满情绪,只能使这种不满情绪被激化被提升。这也是我们普遍的担忧。
Joseph Yu-Shek Cheng Politikwissenschaftler (Privat)
德国之声:根据本次中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文本,游蕙祯和梁颂恒两位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了。那么,立法会出现的议席空缺问题应当怎么解决呢?
郑宇硕:首先绝大多数香港人都不认同香港独立的主张,也不认同这两位议员的所作所为,特别是他们两位在宣誓仪式上的表现。就目前看来,在人大释法的压力之下,游蕙祯和梁颂恒恐怕不能出任立法会议员了。这样一来,就不得不进行补选了。其实补选本身也是一个挑战:因为无论是北京当局,还是香港特区政府想必都不会容许这两个人参加立法会补选。但是,本土派总是会推选候选人的。在当前情况下,如果泛民阵营给本土派让路,让本土派单独挑战建制派候选人,那么本土派重新获得议席的胜算还是很大的,最低限度,他们的得票率也应当不会低于九月立法会选举时的18%。所以说,你这样做,岂不是会把本土派的支持度进一步提升了吗?
郑宇硕是澳大利亚籍香港学者,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真普选联盟召集人,2006年至2008年任香港公民党秘书长一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