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侯多淑:杀完公鸡,天还是要亮的



在当下说实话是犯法的,但实话还得说,实话咱就绕着说。活在当下真是一个不容易,半天不更新微信或在群里冒个酸嗝泡泡,会给人许多咒诅式的猜度或联想,此人是欠揍还是欠钱,干吗动不动就玩大活人失踪失联的游戏,吊足象鸟样的看客的胃酸,其实一点不好玩,横空凭添两鬓青丝愁绪。为家国千秋计,不妨常在微信朋友圈露脸冒头,表明尚能正常吃饭睡觉,签画个卯卵,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夜壶。即便风声紧似一阵,露脸就有打脸的风险,也强过失踪失联,强过强力部门黑头套的现实苦逼。

话说失踪失联不好玩,有人就不信这门子邪乎,偏要玩玩这说不上古老的游戏,太过自意骄傲,相信奇葩就在这秋风里。四川的几个朋友近日就嗨玩起了这桩游戏,相继失踪失联。素常三天打不出一个响屁来的闷骚朋友,蛮有心计的,比如昆明的子肃,年纪一大把,六十有二,也装逼扮时尚 ,酷爱上这危险的失踪失联游戏,终于卷涉进局子里去了,瞬时堵住了天下人悠悠的臭嘴巴,不好意思再怀疑他是自带干粮的老网红。我倒是听闻姓子的这次撞到铁门槛上了,背后的黑手很耸人,规格相当的高级,属于VIP省部级,出手非常凶狠和精准,令许多平常套近乎的朋友圈惟恐躲闪不及,怕溅起的血污脏了衣襟角,弄皱了心中的美丽风景。

又是秋风起,一番思绪,该怀念良人故旧。不说那昆明姓子的,辜负了这天凉好个秋。认识姓子的,掐指一算,也就经年有余,说不上源远流长,不过这经年有余,我虐那姓子的千百遍,他待我仍旧如初恋,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时人常称的子肃老师,在我嘴里就是子老屎,因为现在的老师实不敢恭维,就是坏了一锅上汤白菜的那粒老鼠屎。此外,什么子老头子老虎,以及龟孙子肃都是出自我的戏谑笑损,现在想来我做人实在不咋地,有亏欠于那姓子的一个厚道。今天那姓子的终于求仁得仁的失踪失联,不发声相应,说上一点有关他的糗事,真有失做朋友的道义,对不住曾经谑他千百遍。

关于那姓子的我知之不多,早年当过知青和工人,云南大学79级的,治学经济的,后混迹中共云南党校,时人称姓子的为教授,其实仅是一个讲师而己。因为现在的教授多为野兽,姓子的怕有辱姓子的祖宗,不愿和野兽派有瓜葛的嫌疑。姓子的原是年轻有为的后生,89年就挂职县长,是正的县长,不是那种放屁不响的副县长,仕途令人非常看涨。广场枪响后,其母亲劝诫姓子的退党,不要为五斗米折腰,誓绝不与魔鬼同盟,从此姓子的遵从母命,便断了做官的念叨。不过,由于姓子的生性的原因,还是六根未净,说不上是个完全的孝子贤孙,至今仍是8千万共党之一。这也是姓子的倍受攻讦的原因所在,微信江湖传言他是派出来执行特殊任务的。至于个中纷繁的原因,我等局外人也不便妄言猜度,稍俟年月,还是听听姓子的真情告白,便知其所以然。

夜半一声叹息,姓子的还是没挨过秋天,俗话说秋后算账,不过这秋风不会是最后的秋风,明年秋风还会乍起,这帐咱还得细算,从头到尾的算,到底谁欠谁的陈芝麻烂谷子?杀完公鸡,天还是要亮的。一场秋风起来,天气渐寒冰,姓子的这把老骨头是不耐冻的,常说三九四九冻死老狗,看来有那姓子的罪受的。圣经里讲,为众人抱火者, 不可使他冻毙于风雪。姓子的作为基督徒,连同老婆和女儿均蒙神的拣选,现在我等也只能为他祷告,求神怜悯保守他,神是大能且公义的,愿姓子的能从被掳囚中毫发不损的平安归回,显明神的荣耀。

2016年10月26日侯多淑于达州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