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3日星期日

王冲:選舉的力量


有些故事,你猜得到開頭,卻猜不到結局。

11月9日早上,上飛機的時候,還感覺良好;飛機降落上海,卻發現俄亥俄州和佛羅里達州都被川普拿走,知希拉里大勢去矣。確實,還是有些失落。從2015年6在東方衛視環球交叉點的節目起,我就說希拉里的好話。不是喜歡她,而是判斷她將入主白宮。在東網以前的專欄文章裏,我也預測過,希拉里會當選總統。

全世界和我想法一致的民眾很多,專家也很多,媒體的民調公司、主流媒體更是一邊倒的支持希拉里。可惜,大家都錯了。真理似乎真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德國的朋友告訴我,他們國家80%的人都認為希拉里會贏,如果算全世界的支持率,希拉里更是遠勝川普。為什麼會這樣,我覺得需要認真反思。因此除了環球交叉點的節目外,我謝絕了其他多家媒體的採訪,想好好地反思一下。

反思之前,我需要承認預測錯了。有人說過,政治的魅力就在於它的不可預測性,但錯了還是錯了。得承認。我知道,大家關心的是我裸奔的事兒。11月15日下午,做客鏘鏘三人行,這事兒在竇文濤老師的一畝三分地兒說的,就要在那裏兌現。不是嗎?當然,新浪微博的網友也可以有機會看到──你想看的。

然後,就要分析為什麼這麼多專家、這麼多媒體都啪啪地打臉。

第一,世界確實變了。英國脫歐,菲律賓選出杜特爾特,奧地利的右翼政黨差一點上台,芬蘭乾脆把極有政黨拉入內閣。世界的保守化,呼喚強權,給了特朗普機會。

第二,這是庶民的勝利,白人的勝利,窮人的勝利。在全球化浪潮下,貧富分化差距。美國的窮人,無論是白人,還是拉丁裔,在變窮,中產萎縮。他們期待變化。而精英們,看不到這種變化。

第三,社會的撕裂。精英和大眾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美國一方面是兩極化,一方面是碎片化。

第四,媒體的公信力。這麼多主流媒體對希拉里的支持,還不如阿桑奇的一個解密。

第五,FBI的黑哨。FBI在大選前11天要調查希拉里,而在前兩三天又撤銷,相當於比賽結束前五分鐘判罰點球。

對於我自己,更要深刻反思。反思的不是打賭裸奔這件事兒。學者當然應該嚴謹,但我還是覺得在需要判斷的時候,不要說要麼要麼,這樣那樣,而是要有一個判斷。我實際上打賭後,並不理性,而是選擇無論如何在公開場合堅持自己的判斷。

更重要的教訓是,學者要深入基層。這一點沒做到。我2004年、2007年去美國的時候,有空就和出租司機、酒店門童聊天,到集會場合和販夫走卒扯淡。那時接觸的是活的。這幾年,即便去美國開會,也是出入賓館酒店,和企業家或學者空談,不接地氣。這是研究中要命的事情,要改,沒有親身的調查不行。我想,美國很多學者大概也有同樣的問題。

美國大選持續一年,終於以川普的勝利而告終。這是偉大的選舉,還是如媒體所講的亂像?我們先看看,選舉可以帶來什麼。首先選舉可以提供可預測的結果,有利於穩定。不管打鬥如何激烈,不管如何拼命抹黑對方,美國的選舉都在規則內進行,大家都是文鬥不是武鬥。

其次,選舉是個透明的過程,通過巡迴演講、政策辯論,各方的觀點都可以清晰地表述出來,在辯論中形成政策的方向,完成對過去政策的調整。民眾根據自己的喜好做出選擇。從而對未來有預期。

第三,我們看到的是美國大選,是兩個拳擊手比賽。其實這只是龐大的選舉系統的金字塔。在美國,從鄉鎮到縣,從市到州,從警察局到檢察院,很多職位都是民選的,而落選的就成了監督者,拿著放大鏡看勝利者幹得怎麼樣。在這樣的制度下,貪腐、混日子無異於自殺。

最後,選舉的過程也是啟迪民眾,讓民眾參與政治、培養公民社會的過程。在美國,政治、經濟形勢差的時候,民眾的投票率高些;政治、經濟形勢好的時候,投票率就低些。民眾無需採取激進的革命,通過各級選舉,來表達自己的意願,來追求自己的目標。美國的問題在於,這些年既得利益群體越發貪婪,貧富差距加大,兩黨鬥爭升級,導致無論誰上台,都無法解決這些結構性矛盾。

2016年大選特朗普的橫空出世,正是這些問題的集中體現。他能解決這些矛盾嗎?拭目以待。無論如何,這不是亂像,而是偉大的選舉。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