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喬木:基層人大選舉為何會有長者


今年是五年一次的中國區縣一級人大代表的換屆選舉。各地的時間不同,但都在不引人注意地漸次展開,只是最近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選舉,引起了社交媒體和外媒的討論關注。當然官方媒體不會深入報道,他們在忙着批判美國的選舉亂象、金錢政治、虛假民主。

儘管中國的大街小巷和媒體廣告到處都是「民主」,這一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關鍵詞之一,選舉作為民主最直接的體現,中國人還是難得享受。除了最低一級的村委會主任(俗稱村長)是村民直接選舉,其他的各級領導,或任命,或由同級的人大代表替你間接選舉產生,而不是由選民直接選舉。

而代表你的人民代表,除了最基層的區縣一級,形式上是由人民直接選舉外,其他的市、省、全國人大代表,又是間接選舉,有人代表你投票產生。披露出來的著名的遼寧、湖南、四川等地的人大賄選,就發生在這個環節,由於人數少、封閉、便於賄選操作。而對於基層直選人大代表的廣大選民來說,由於人數多,連被賄選的機會都沒有。

當然這已經比政協好多了。基層人大好歹還走個選舉的程序,基層的政協委員,不選舉,直接由統戰部門邀請指定。再往上的各級政協,又是間接選舉,和你我沒有甚麽關係。每年三月的「兩會」看看熱鬧而已。

今年的基層人大代表選舉,比起5年前,少了許多民間自薦的「獨立候選人」。2011年,由於當時的政治相對寬鬆,借助社交媒體的影響,全國出現了許多體制內外的獨立候選人,有些還有相當的聲勢和影響。

但自那以後,政治趨緊,參選的江西劉萍等被抓,主張公民權利的「新公民運動」的許志永等被抓。直至後來的抓網絡大V、抓記者、抓律師,以及愈來愈嚴格的網絡管控。到了今年,體制內的沒有一人再敢自薦參選,體制外有輿論影響的也無人參選,基本是一些底層抗爭的訪民、維權人士,通過參選發出主張權利的聲音。

但是他們又遇到甚麽呢?英國傳媒的一段視頻紀錄了一幕,當記者按電話聯繫好的,赴某地一獨立候選人家中採訪時,到了門口,就被七八個壯漢圍堵,難以進入。內裏的人聽到聲音想開門出來,也不得。在窗戶上應答幾句,又被喝止。隨即又趕來更多的制服男便衣漢,對記者開始推搡驅趕、罵罵咧咧,只好退走。對外國記者還是夠友好,中國記者選題通不過,去不了。真要去了,能不能全身而退,還是個問題。

但是也有亮點。上海北京等地的高校,官方指定的候選人有些在第一次投票時,沒有夠半數,很多選票另選他人,寫的名字是江澤民、蒼井空、川普、希拉里等人。學生們說,比起那些不認識、接觸不到的候選人,至少我們看過美國大選的電視辯論、了解兩個人的訊息、政策。敗選的希拉里感到欣慰。

選江澤民就更有意思了。儘管這位被官方稱為「長者」的前核心,已經淡出政壇多年,但網上流傳着他的各種傳奇段子,和香港記者的嬉笑怒罵,和美國記者的談笑風生,戲曲歌劇合唱,各種真性情的流露。時代不同,不好類比。但人們懷念過去,比如毛的時代,不是說那時多麽好,想回到過去,而是覺得現在本應該比那時更好。同樣,懷念江的時代,也是對現在有難以言說的想法。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