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星期二

中国强人规则考验西方


外国媒体关注中共六中全会赋予领导人习近平“核心”头衔。有外媒发表社评表示,习近平结束集体领导,个人集权,挑战了西方国家认为经济繁荣将导致中国变成更加开放政治制度的设想。有海外学者认为,西方政府和很多学者一直对中国大陆怀有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英国《金融时报》10月30日发表的题为“中国的强人规则为西方设下了一个考验”的社评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正在挑战西方国家信奉的、经济繁荣将导致中国在政治上变得更自由的信念。 几十年来,西方民主国家一直对中国奉行接触政策,认为经济的繁荣和开放,自然会导致中国接纳更自由的政治制度。而经济发达的西方国家以为,通过向中国展示西方生活方式的优点,中国最终也会变得像西方那样,这种信念目前已被习近平的一系列做法动摇了。 

社评说,习近平上周在中共中央委员会的六中全会上将自己命名为执政中共的“核心”,有效地使中国回到了强人统治,结束了中共历史上短暂的集体领导阶段。 

社评指出,与前任相比,习近平更强势地、反复地拒绝了民主理念和普世价值,并承诺要在中国搞民族复兴,令人回想起中国过去整个“天下”都受至高无上的皇帝统治的时代。习近平2012年年底上任后开始将权力集中在自己身上,破坏了中国大陆仅存的一些能起到某些监督作用的机构,并对异议和民间社会进行了最严厉的打击。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就此表示,他多年来一直在指出,西方政府及许多学者一直对中国当局抱有一种天真的期望,以为帮助中国大陆经济发展,中国就会最终走向民主,但目前看来这种期望并不切合实际: 

“多年来,一些西方政府和学者一直以为,如果中国经济市场化了,那它随后也会拥抱民主和自由。但现在证明这种看法是太天真了。我最近就写了一篇指出,如果以为市场化就会导致民主化,这是犯了小学生级的错误。但如果一个国家先民主化,那么,市场化也就不存在阻力了。” 

《金融时报》的社评说,习近平在中国和西方的辩护者认为,他巩固权力是必要的,因为强权可以便于他进行困难的经济改革、甚至政治改革。习近平掀起的反腐运动,有望缓解改革臃肿的国有企业可能带来的冲击,并遏制不可持续的债务暴涨。然而,随着习近平进入他第一个五年任期的最后一年,日益清楚的是,巩固权力才是他最终的目的,习近平巩固自身权力,并不是为了实行重要的改革。 

社评说,习近平上台以来,不断削弱了可以限制中共权力的一些机构,逆转了中国司法体制更具独立性和更具法治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当局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 

社评指出,西方国家正面临着如何与一个由坚决拒绝西方原则的强人领导的、日趋强大的中国打交道的问题。虽然与中国交往仍然是西方国家最好的政策,但这种交往政策必须是基于坚定的原则之上。

社评还提议,西方国家政府应该更密切地审核中国企业购买西方国家重要战略性行业企业公司的努力,以此应对中国政府拒绝允许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许多领域的做法。社评说,这样做法并不是保护主义,而是一种再平衡。这样才能使中国当局明白,它不能再继续对外国投资者关闭中国市场的同时,继续指望外国政府敞开大门欢迎中国企业。 

在美国的程晓农指出,习近平目前独揽大权,一方面显示了中国领导人并没有因为与西方交往而变得更倾向民主,另一方面,这也揭示了习近平所面临的党内权力斗争的激烈程度: 

“实际上,习近平现在大力集权,也就是为了应付将来必将出现的危机。” 

《金融时报》的社评提出,西方国家政府,特别是欧盟国家政府,必须意识到,企图通过相互破坏的方式来讨好中共,最终是短见的和自我毁灭的政策。中国领导人与任何其他国家领导人一样,并不尊重那些向其磕头的国家,中国的投资决定,也并非纯粹基于所谓的“友谊”、或与某国的关系正处于“黄金时代”等这些概念。 

社评最后说,认为随着中国变得富有,它就会自然而然变得民主、并更多融入全球经济体制的观念,现在已被证明是错误的。但同时,现代世界还没有看到过,一个大国能够在实施封闭专制制度的同时,长期运行一个高度开放的经济体。习近平已开始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政治学实验。 

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人士刘青就此表示: 

“我想,这是西方民主国家的一种马后炮。西方民主国家从来对专制国家的本质没有真正的认识,总是以好的意愿出发与集权独裁政权打交道,到最后反而伤害了自己的利益,也为世界带来了威胁。”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10月28日的有关报道说,中共中央委员会在为期四天的六中全会发布公报称,自2012年习近平上任党总书记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就保持了身体力行、率先垂范。 

报道说,在中国,“核心”这种头衔是一个强大的政治资本,这个词虽然并不代表特定的权力,但它向潜在的竞争对手表明,习近平的地位已超越了一般的现代中国领导人,是极少数领导人才能享有的地位。 

报道说,中国各级官员将被要求参加宣传和学习会议,表达对习近平的忠诚,并称颂他的核心地位。这也表明,习近平将抛开前任领导人那种艰难求取共识的风格,对中国的下一任领导班子施加强烈的个人影响。 

报道说,在中国大陆,领导“核心”这个词可以追溯到1989年民主运动期间,在江泽民突然被任命为总书记时,邓小平用这个词来确立江泽民所缺乏的权威。邓小平说,他自己和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两代领导“核心”,江泽民为第三代核心,暗示他们的权威无可置疑。但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是谨慎的人,他没能确定自己的卓越地位,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中共“核心”的头衔。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