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吳虞:不讓選希拉里 難道是想讓我勾獨立候選人




如果不是由於沒有中國國籍,剛剛競奪美國大位失敗的希拉里大媽,說不定可能轉而當選太平洋彼岸——中國的基層人大代表。因為根據這兩天社交媒體上流傳的消息,在多地最近舉行的區、鄉鎮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時,希拉里大媽以及其「死對頭」特朗普,還有日本AV女星蒼井空老師等,獲得大量選票。特別是上海工程技術大學選區,由於廢票過多(都投給了「外國友人」),導致官方指定的兩位候選人均未達到所需當選票數,不得不重新選舉,一時淪為輿論笑談──確定不是笑柄?

不得不佩服中國選民,尤其是廣大大學生「首投族」的智慧,如果不是因為有這些可堪入史的「投票笑話」,估計很多仍在怒刷美國大選的吃瓜群眾,都還不知道原來咱這今年也是「選舉年」,而且規模還不小,總計有9億選民參加投票,直接選出的基層兩級人大代表多達250萬。但既然大街小巷的拉票廣告寫的都是「投好莊嚴一票」,你們卻偏偏寫甚麽希拉里、特朗普,致使知名度最高的候選人「好莊嚴」同志抱憾落選,就連我都覺得,有些人實在是太不珍惜自己的民主權利,票投的太不嚴肅了。

不過關於嚴肅不嚴肅這個問題,也是見仁見智的。比如,有些人以為在會場上大談特談甚麽「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好像是件很嚴肅的事情,但另一些人卻覺得,如此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實在是太不正緊太不嚴肅了;反過來,公家覺得吃瓜群眾填希拉里、選特朗普非常不嚴肅,但群眾卻可能會說,自己就是因為嚴肅認真才選希拉里、特朗普的,因為咱就認識他們啊。難怪有不懷好意的媒體對此評論說,「上海的這次選舉,展示了選民的覺醒」。

當然,這票本來投的可以更嚴肅一些,比如投給一位既擁有中國籍,又為選民所知曉,願意為公眾服務的候選人。這樣的人不是沒有,BBC探訪過的那幾位北京的獨立候選人,像劉慧珍、野靖春其實都不錯。可是公家偏偏就是不讓,既不把他們的名字印到選票上,也禁止他們與選民接觸、拜票,而非要塞進一些大夥聽都沒聽說過的人名。這就有些強人所難了嘛,即便是過去舊社會的包辦婚姻,雖然事先男女雙方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但彼此的生辰八字等總還是清楚的,事後醜媳婦也總是要見公婆的。可我們的那些人大代表呢,選舉前見不着人,當選後就更沒影,搞得我這個碼字工都開始懷疑自己的語文水平,是不是「人民代表」這詞又有甚麽新解了?

說起來,相比2011年那一次選舉,今年民間獨立參選人大代表的熱情已經不知道低了多少,沒有了微博的助力,也不再有像李承鵬、五嶽散人、吳丹紅這樣網絡大V來攪局。若是換上聰明人來操盤,就讓他幾個獨立參選人當選又何妨?想當初,2003年、2006年不早就有獨立候選人當選的先例嗎?結果影響大局了嗎,妨礙奧運會舉辦、4萬億發放、18大接班了嗎?都沒有,不僅沒有,相反還起到了花瓶點綴的作用。這次要是也能那樣,別的不說,今後外交部的發言人在回應西方關於選舉啊人權啊的提問時,也能夠挺起點腰板理直氣壯地說話了。

但不知道是公安局跟外交部有矛盾,還是像李首輔說的那樣有內鬼,總之,從BBC等媒體的報道來看,今次有司對於獨立候選人上的手段甚至比五年前更狠。想當初,北外還只是監聽監聽獨立候選人喬木的手機電話,禁止他深夜進入女生宿舍——從防火防狼防叫獸的角度,倒也能自圓其說。而這次居然直接把劉慧珍、野靖春軟禁在家裏,限制起人身自由來了。與其這樣大傷腦筋大動干戈大費周章,結果還因為半路殺出個BBC,搞的大驚失色,倒不如索性把選舉取消得了,反正也沒人相信中國有真選舉。

像現在這樣,既當婊子又想立牌坊,倒可能讓敵對勢力鑽了空子,抹黑中國。當然,裝逼這事也是會上癮的,你瞧人家朝鮮都還要往國號裏摻「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塑化劑了。要是一時半會兒戒不掉,那也沒關係,但是請閉嘴,別再去指責人家填希拉里、選特朗普的不嚴肅,不珍惜民主權利了。因為不讓選希拉里,難道是想讓我勾獨立候選人?望三思。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