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

古德明:中共释法 孰令致之



习近平十一月七日假人大之手「释法」,废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果,斩香港法庭所立公义女神,旋即杀气森森说:「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香港立法、司法制度,一废一斩,孰令致之?

《韩非子》卷四载:楚国春申君爱妾欲春申君废正妻,斩嫡子,先「自伤其身」,以伤示春申君,哭诉遭夫人打伤,于是夫人被废;那小妾又「自裂其亲身衣之里(撕破自己的内衣)」,以破衣示春申君,哭诉遭嫡子调戏,于是嫡子被杀。今天,那小妾借尸还魂,变成热血公民、青年新政、香港民族党等等,再为厉阶,显然唯恐中共不「释法」。

例如青年新政领袖梁颂恒、游蕙祯,十月十二日宣誓就任立法会议员,竟然模仿日本皇军,称中国为「支那」,激起轩然大波,却意犹未足,十月二十二日联袂去台湾「勾结」台独势力,誓把香港拖进「分裂中国」的漩涡。

香港民族党领袖陈浩天、周浩辉不甘后人,十一月十日同赴日本,「勾结」内蒙、新疆、西藏等独立运动者,宣布「全力支持每一块不应属中国的土地脱离中国」,又说「香港人追求独立建国」。按革命党行事,本应秘而不宣,但陈、周竟然发新闻稿公告东瀛之行,真是有趣。

香港民族党除了陈、周二人,不见有其它「党员」,也许只是二人组织。无论如何,他们和青年新政、热血公民等一样,实实在在的革命举措一无所有,却一味作港独革命之状,使人想起春申君爱妾之自伤其身、自裂其衣。习近平于是振振有词,对香港霍霍磨刀。

其实「香港人追求独立建国」者,十万无一。这不是说港人不想摆脱中共统治,但挟泰山以超北海,不是港人力之所及。这一点,中共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很清楚。十一月十一日,他以团结香港基金会主席身分致词说:「民族自决之类论调,有损国家和香港利益。港独由始至终在香港都没有市场。」既然港独主张从来不获港人信奉,中共藉「遏制港独」之名「释法」,就是无中生有,这是董建华都承认的,不能明言而已。

大律师公会前任主席石永泰十一月八日说,港独由梁振英策动:「港独思想,不是行政长官梁振英去年在施政报告之中着意渲染,根本无人理会。堂堂行政长官,怎么不断挑起港独议论?」石永泰说香港本无港独活动,那是对的,但中共小题大做,却不该归咎梁振英。梁振英是何鸡狗,哪里敢如香港一些政论家所言,「挟港独,逼中央,求连任」。他只能听命而行,而且毫无疑问是听中共至尊之命,也就是习近平之命。

青年新政、香港民族党的伤身裂衣把戏,和中共释法,配合得天衣无缝,绝对有功于中共,只是香港人无故当殃而已。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