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贾敬龙抗强拆杀村官被执行死刑 引发民间剧烈反响



不满婚房被强拆,愤然杀死村支书被判死刑的石家庄村民贾敬龙,周二被执行死刑。早前,律师和法学界曾持续向最高院发起呼吁,要求当局刀下留人。观察人士指,贾敬龙是夏俊峰案后,另一宗官民对决的案件,官民之间的对立情绪已日趋严重。(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媒体人周二淩晨透露,在收到最高法院院长签署的死刑执行令之后,石家庄中级法院已派人赶赴贾敬龙家,通知其家人去进行临刑会见,此后即迅速执行了死刑。这标誌著民间持续一年多的努力,终未能拯救贾敬龙的生命。

贾敬龙的律师魏汝久也在朋友圈写到,他心情很沉重。并告知各位律师同仁称,“我做到了我能做到的一切”。

周二中午,本台记者与贾敬龙的律师魏汝久取得了联系,他证实,贾敬龙已于今日被处决,当详细的时间和地点未知。邢前,贾的亲属参加了最后的会见。

他说:执行死刑了,上午。新华社也发了消息。我没在现场,就这么简单啊,我心情很沉重,没有什么想说的。

本台记者随后联系上了贾敬龙的姐姐贾敬媛。她透露,自己和父母一大早就被通知去见了弟弟半小时,现在弟弟已被枪决了,还没有通知领取骨灰的消息。

她说:今天就光见了一下面就执行了。已经枪决了。在看守所见的,6点,都去了,没多长时间,半个小时吧。什么都不告诉,搞得特神秘。

当问及会见谈话的内容时,贾敬媛透露,说了很多,在最后的会见中,弟弟在遗言中表达了对这个社会的极度失望。而他们直到最后都没有收到最高院的说法。

她说:很多了,对这个社会太失望了。法院一点依据都没有,想要法律给我们一个公正,结果什么都不给我们答复,现在人命都没了。在贾敬龙被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中国官媒新华社、人民网以及新京报同时刊发新华社的署名文章,以调查报导的方式重新呈现贾敬龙杀人的过程。而此前,官媒对此事一直保持沈默。民间律师和法学人士呼吁重新审查该案,以及学者张耀杰等实地调查贾敬龙事件的文章也遭封杀。

贾敬龙被处决后,本台记者连线了河北当地的遭强拆的村民,询问他们对此事的态度。一位村民认为,他们对这个结果很失望。他认为,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是死,还不如反抗,争取一线机会。

他说:草菅人命呗,开发都是当官的开发的,把他毙了保护一大帮当官的,这是。我们有什么办法啊,军警特都是他们掌握著,我们怎么想?继续抗争呗。反抗是死,不反抗也是死,反抗还有机会。我是坚决主张反抗,坚决主张维权。

贾敬龙是石家庄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其婚房在2013年遭强拆,此后,其生活陷入困境。去年春节,他用射钉枪杀死该村支书被法院判处死刑。包括法学家江平、张思之等在内的数十位业界人士多次呼吁最高院刀下留人,但都不为当局所采纳。

贾敬龙被执行死刑 引发民间剧烈反响

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于1115被执行死刑。此前,多名著名法律学者和律师等曾多次呼吁“刀下留人”,事件引发民间剧烈反响。有评论认为,贾敬龙之死是中国拆迁制度下必然产生的悲剧。

中国官方新华社1115报道说: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

贾敬龙于20151124,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贾敬龙提出上诉后,今年517日,河北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高法复核认为,贾敬龙将被害人何建华用射钉枪杀害,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

贾敬龙被处死前,民间多个团体包括学者、律师等曾多次发出“刀下留人”的呼吁。而对于最终贾敬龙仍被执行死刑,大陆学者辛可评论说:为什么贾敬龙会死,道理很简单,我告诉你,其实跟法律(死刑存废)没多大关系,也没有太深刻的政治含义。原因只有一个,以后还搞不搞强拆?如果不搞了,那实在没必要杀掉他,让人骂,何苦呢,他们也不傻,或不在乎别人骂。如果继续搞,那他大概非死不可,否则谁以后还敢强拆呢?如果你找到了以后他们要不要继续强拆的答案,自然会得出他会不会死的答案。

资深媒体人高瑜也在推特上写道:千万人的呐喊和呼吁阻挡不了一纸死刑复核裁定的执行。贾敬龙成为强拆的最新牺牲者,他的不归之路自有后来人……又一例国家罪错的血案。强拆不仅代表极权掠夺人民的本质,也表现举国体制的效率和速度。

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则认为,贾敬龙之死一是因为维稳需要,二与政府财政收入需要征地拆迁有关:

“一个是政治方面的维稳需要,从夏俊峰案就能看出来。跟政府财政收入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半壁江山以上,大概60%多靠征地拆迁获取的地租,所以非杀他不可。单纯从现行法律阶段,他的罪行肯定不超过谷开来,为什么谷开来杀人就可以免死?主要是大的气候决定的。习近平上台以后,维稳镇压一直非常厉害。”

官方《环球时报》1115发表社论称,贾敬龙的死刑判决得到最高法院复核,虽然“一些舆论活跃人士表达了强烈反对意见”,但当局仍然坚持死刑,是“法律在舆论面前的一种坚持”。

关注案件的北京律师陈建刚15日向记者表示,最高法的解释,并不足以说明贾敬龙必须被执行死刑。陈建刚认为,死者何建华是统治者的爪牙,而贾敬龙是被统治者,杀贾敬龙也可以对其他反抗者起到震慑作用:

“贾敬龙和死去的何建华是两样人,何建华是统治者的爪牙,一个是被统治者。所以我觉得杀掉贾敬龙也就是让其他想反抗的人不要反抗,没有胆子反抗。如果像咱杀掉统治者的爪牙,(统治者)一定会为他报仇。其实就是对大众的一种威吓。”

有网民将此事和之前山西警察打死讨薪女工被判刑五年进行比较认为,在中国,不同社会阶层和不同职位所代表的生命权利并不平等。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