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星期四

各地人大独立参选人分别受打压



全国各省市地区人大代表选举陆续进行,北京独立候选人普遍受到政府打压。有北京独立参选人欲于辖区宣传,但被居委会派人骚扰,亦有参选人被派出所监视,不能离家半步。(李莱 报道)
北京独立人大代表参选人野靖环向本台表示,原定计划于周三(2日)到辖区宣传,但被居委会以高音喇叭等方式阻挠,有其他参选人到场观看被包围,场面混乱,但警方并没有派人处理。
野靖环说:他们组织了八、九十人,都是老头子老太太,在社区外面,全把社区占满了。而且我的选民小组组长,拿一个高音喇叭跟著我,我走到哪,就放高音喇叭在身边。然后他又组织了六、七个人在跳舞,这么高音的喇叭这么放,不就影响社区办公,但是社区不管。这18个人(参选人)里的两个人来看看,结果立即被七、八十人分头的包围,这些全都是群众干的,警察没有一个出头露面的,没有一个穿制服的。
野靖环忆述被一名老太太推倒,手机更被抢去,她于是报警。警察到场分开群众,她提供照片后方成功寻回手机。
野靖环说:结果一报警,这几个老太太有人就说,起来吧起来吧,本来有2个人压倒在我身上,结果那2个人很快就起来。推倒在地上以后,电话就从盘里掉出来,压倒在我身上的那个老太太就就立刻把我的手机捡起来跑了,跑了就把手机交给我们选民小组的池组长,那个池组长也是拿了手机就跑。
结果野靖环的宣传活动告吹,她形容当局劳师动众阻挠宣传,场面罕见。另一名在北京的人大代表参选人杨凌云,为首位计划进行宣传活动的独立参选人。不过他向本台指出,活动前夕,公安局派人监视他,亦不能离家半步。
杨凌云说:我们整个小区就被北京公安局控了,等于我跟外面没有一点的接触空间,我就被强迫居留在家了,所以那个就没有弄成了,然后他在小区开展别的活动,把那个地方占了,我又不能出去。我2011年参选过,但是那一次我成功了,那次我在小区里搞活动成功了。
杨凌云表示,因为想为社区服务而参选,对当局的打压感到无奈。
杨凌云说:其实我们真的没有跟政府作对,国家作对,或者是搞乱甚么,真的没有,只想给我们社区办点好事,也确实无奈,只能说无奈。
另外,湖北省潜江市有58名独立候选人周二(1日)发表联合竞选宣言,其中一名候选人伍立娟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由于尚未到投票期,宣布参选后至今当局仍未有明显打压,但估计稍后会有行动。
伍立娟说:现在目前还比较顺利,还没有正式投票,还没有正式拉到票,票还未拉到。可能会有一些行动,但是总得有人站出来呼吁正义吧。我知道我也选不上,虽然提了名,我想争取当选,但是不可能让我当选,也不可能给我票,但是这个权这个义务我要争取,不管他给不给是另一回事,我要履行自己的职责,一个公民的职责。
不过,据维权网报道,潜江市另一名参选人姚立法,周二遭当局强制离开潜江。本台曾多次致电姚立法,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姚立法暂时去向未明。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